主页 > 耽美文学 >

武道宗师张均_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武道宗师小说

发布时间:2020-01-10 13:52:58 作者: 爱潜水的乌贼 来源: zd
武道宗师张均_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武道宗师小说

武道宗师 第23章 张五爷

林娴的目光扫到胡晓慧身上,她的眼神充满了轻蔑和厌恶,像在看一只卑贱且身上长满了蛆虫的母狗,迅速地移了开去。显然,她对胡晓慧这种下乘女人,完全没有斗嘴的兴趣。

路边的一条疯狗对人狂吠,人是不会骂回去的,这就是人和疯狗的区别。这句话她没说,但人人都能体会出这种意境。

胡晓慧顿时气红了眼睛,盯着林娴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酒店经理满面笑容地走了过来,热情地握住张均的手,非常客气地道:“张先生大驾光临,是我们酒店的荣幸,今天各位的消费一律免费,希望张先生能够满意。”

所有人都一呆,免费?

此时,张五正隐在了暗处,他已经看了很长时间的热闹,于是暗示经理过去处理此事。这家酒店正好属于大义集团,他控制的产业之一。

武道宗师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经理对张均客气完,然后又突然拉下脸看着胡晓慧,不客气地道:“这位小姐,你对张先生如此无礼,我们酒店不欢迎你,请出去!”

众人一下子震惊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酒店的经理是张均的亲戚,特意长他的面子?

胡晓慧在短暂的愕然之后,突然尖叫道:“你们这样对待客人,我要投诉你们,我要……”

“来人,赶出去!”酒店经理冷酷地道,他身后立即走出两名孔武有力的保安,漠无表情地像拖死狗一样把尖叫的胡晓慧拖走。

张均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弄不清这酒店经理为什么这样做,所以只能点点头。同时感觉到林娴小手的柔腻温暖,他心中一暖,轻轻握了握,感激之情尽在不言中。

他明白,林娴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给他解围。

陈富生的脸色阴晴不定,这酒店经理的脑袋是不是抽风了,怎么跑过来巴结张均?他很清楚这家酒店的背景,是东海张五的产业,等闲人物根本不入酒店经理的眼。

不仅陈富生,其他人也在暗暗揣测,张均难道有什么隐秘的身份?否则怎么能有这么大的面子,不仅让酒店免费服务,而且还赶走胡晓慧,要知胡晓慧毕竟是酒店的客人,这样做很犯忌讳。

拖走了胡晓慧,酒店经理客气地道:“张先生,张五爷在天字一号包间设宴,想请您过去饮几杯,请张先生赏光。”

张五爷!

在场的人不是东海大学毕业的就是东海本地人,对于张五爷三个字如雷贯耳。那可是东海的传奇人物啊,跺一下脚东海都要颤三颤的狠人,他居然要宴请张均?

这件事完全颠覆了他们对张均的旧印象,脸上显露出难以掩饰的惊容。张五爷绰号人屠,心黑手辣,得罪他的人从没有好下场。张均既然是这位黑道巨枭的座上客,那自然也是非常有身份的人吧?

他们中的不少人暗暗擦了把冷汗,还好方才没有落井下石奚落张均,否则岂非就得罪了张五爷?

陈富生脸色很难看,他倒没被张五的名头给吓住,毕竟他的父亲是东海的一名区长,实打实的副省级干部,而且还是实权派,自然不惧怕地下势力。

不等张均说话,陈富生冷冷道:“张五在这里?好得很,我要去见见他。”

陈富生的父亲陈志高,正是东海青龙区的区长,酒店经理自然认识这位地头蛇,便陪笑道:“陈少,五爷没说请您。”

陈富生脸色一变,正要发作,经理的耳机中传来张五的声音:“让那小子过来。”

经理连忙换上笑脸,道:“陈少,五爷有请。”

陈富生冷哼一声,他这样做,无非是要证明给众人看看,所谓的张五爷并没什么了不起,他陈富生无惧。

张均自然也听说过张五的名字,心中犹豫,转身看向林娴。

林娴对于东海的了解远胜张均,深知张五的厉害,她虽不明他为什么要见张均,却也不愿张均得罪此人。想了想,她轻声道:“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张均点点头,对那经理道:“请你带路。”

就这样,张均和陈富生一起在酒店经理的引领下,前往天字一号包间。

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包间,划分了三个级别,分别是天字号,地字号,人字号。其中的天字一号包间最为昂贵,只有达官贵人,巨贾大商才会光顾。

进入包间,张均的注意力并没有被豪华的装修风格吸引,因为这里面坐着的几个人都很特别,每一个都与众不同,气质超凡。

第一个人他认识,正是在幸福公园医治病老人的那名中年人,给他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中年人身后,则是那位一拳轰碎车窗玻璃,将他从险境中解救出来的汉子,他的眼神依旧犀利冷酷。

中年人站了起来,对张均“呵呵”一笑,说:“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冒昧请你上来,莫要怪罪。”

张均心里一下子明白了,那汉子救自己脱险,必然是受此人嘱托。刚才酒店经理出面解围,恐怕也是此人的缘故。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欠下对方两个人情。

“您客气了。”张均道,神色平静。

中年人自我介绍道:“我是华布衣,一介游医,今日请小兄弟过来,是为了救治一位故人。”说着,他向张均介绍其他几人。

包间中,除了中年人和他身后的汉子之外,还有三人,一位七旬老者,一对中年男女。

老者身穿一件宽松的对襟白色长衫,脸色看上去蜡黄一片,晦暗无光。只是,他虽看上去病怏怏的,周身却透出一股凌厉无匹的气势,仿佛横刀立马,指点江山。

谁都能看出,这老者绝对是一位久居高位,曾经血战疆场的上位者,来历必然非同小可。

那对中年男女都有四十多岁年纪,男的穿着黑色的中山穿,温文尔雅,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度。女的保养得非常好,气质雍容,眉宇间亦英气逼人,气势居然不在男子之下。

中年人华布衣介绍老者道:“小兄弟,这位是京城来的李老,他身患顽疾,因来东海是为治病。”

然后又介绍中年人:“这两位是李先生和李太太,都是李老的家人,陪同前来。”

张均对几人点头致意,当他看向老者的时候,总感觉有几分面熟。细想之下,才记起这位老者,以前偶尔会在电视上出现。

他心中一惊,顿时知道这三位都是京城来的大人物,地位贵不可言,不是平民百姓可以触及的。

比张均更震惊的是陈富生。他父亲是体制内的人,耳濡目染之下对政界的了解要远远多于一般的平民百姓,因此一眼就看破了老者的身份,不禁大惊失色。

此人是军中的一位大佬,虽然已从位子上退下,但门生遍地,势力不减。他的几个儿子也都根基深厚,在军政两界有着不弱的影响力。

陈富生的父亲好歹也是副省级的官职,可与眼前这几位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不值一提。不知不觉,他脑门上的冷汗就下来了,却不敢去擦。

本来他看到张均大出风头,不仅带来林娴这种极品的女友,还与东海的地下王者有关系,顿时让他大为不爽。于是就想跑到张五跟前耍威风,让张均知道他在东海的权力,哪知道会遭遇到京城大人物。

张均免费阅读完本

华布衣身后的汉子朝张均点了点头,淡淡道:“兄弟,咱们见过,我是张五。”

张均道:“那天多谢你出手相帮。”

“不客气。”张五淡淡道,然后看向陈富生,不冷不热地说,“陈大少,你有什么事情?”

陈富生神色紧张无比,连忙道:“没事没事,不打扰诸位。”然后鞠躬退下,飞快地离开现场。李老等人并没有多看他一眼,也没问他是什么人。

走在路上,陈富生突然想起什么,脚下一个踉跄,停了下来,喃喃道:“华布衣?难道是那个医术无双,神秘无比的华布衣?”

众人落座,张均思绪转动,道:“承蒙华先生和张五爷救命之恩,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他知道老者身上有病,而这个华布衣那天似乎看破了他的秘密,此来定然有事相求,十有八九着落在为这老者治病上。

华布衣微微一笑,对李老几人道:“李老,我要和这位小兄弟商量一下治疗方案,请稍等。”说完,他把张均请入另一个包间。

看到今天要见的人,居然如此年轻,那中年妇人皱眉道:“文山,这个年轻人能比华神医还厉害,能够根治父亲的病?”

中年人内心也不太相信,只是道:“华神医这样做,想必有他的道理吧。”

老人哼了一声,瞪着中年人道:“你们懂什么?华神医是活菩萨,救活过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要不是华神医欠你老子的人情,你们连见他一面也难。不要多嘴,华神医说什么就是什么。”

中年夫妇连忙点头,不敢再议论什么。

另一个包间,华布衣请张均坐下,笑道:“小兄弟,李老的病已经不能再拖,所以只能冒昧打扰,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张均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道:“华先生想要我怎么帮你?”

华布衣笑道:“其实简单,只要小兄弟给李老一线生机,我便能根治他身上顽疾。”

张均心头一震,心想这人果然看出门道了!他沉默良久,道:“华先生目光如炬,原来那天看出来了。”

华布衣脸色一肃,道:“小兄弟,你身具仙脉,放在古代那可是陆地真仙。大约是这个原因,你的身体之中,有一种可以治病救人的‘生机’。”

听对方居然给出这样的解释,张均一呆,陆地真仙?不过他并不想辩驳,这么认为也好,倒将他透视眼的事情给掩盖了。

他想了想,道:“这个忙,我可以帮。”小命都是眼前这人救下的,他没有理由拒绝。

华布衣却沉默下来,思索片刻后,道:“小兄弟身具救命活人的生机,若能修习医道,成就必定在我之上。”

这事中年人早在公园就提过,不过那时张均对他心有猜忌,更不了解他的身份,当然不会贸然答应。此时,他的心却有了几分动摇,做医生也不赖。

“华布衣能够给京城的大人物治病,加上他那天在公园施展的救人手段,都证明他的医术非常厉害。要是真能跟他学医,倒也不是坏事。”他心中想。

华布衣游历天下,阅历无数,一眼就瞧出张均在想什么,他笑道:“我这一脉传自神农门。神农门你可能没听说过。但神农门出现过的几位医祖,你一定知道。”

张均支起了耳朵,道:“是哪几位?”

“神农门奉神农氏为祖师,有上古歧伯,汉代华佗,唐朝孙思邈,他们都是我门中人。”华布衣道,“到我这一辈,已是第三十八代传人。”

张均一脸吃惊,竟然从上古就开始了,岂非传承了几千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想了片刻,他突然苦笑道:“我今年已经二十多岁,听别人说学中医要从小开始,现在学是不是晚了?”

华布衣一听就笑了,道:“你天生‘仙脉’,就是到了三十岁也不算晚。”

张均思索良久,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毕竟他完全不了解中医这一行当,便说:“华先生,这是关系一生的大事,请让我考虑一段时间。”

华布衣也不着急,道:“好,你随时可以通过张五与我联系。”

谈完收徒的事,华布衣说起李老的病情,道:“李老已是肝癌晚期,以我的医术,只能延长他三个月寿命。他的肝脏已经大部癌变,没有癌变的部分也已坏死。可以说,他的肝脏已经没有完好的地方。这种病,本是不治之症,但你若肯出手,我可延他十年阳寿。”

“治疗时我先以汤剂压制,再辅以针炙,之后就需要你送给肝脏一线生机,有了那一线生机,李老便可活下去。”

张均连连点头,心中觉得很神奇,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能达到这种水平?

确定张均答应下来,华布衣笑说:“好,我们明日再行医治,现在先吃饭。”

两人回到包间,张五便吩咐人上酒上菜。席间,张均一言不发只顾吃菜,而且吃得很快,他不想林娴等得太久。

十分钟后,他居然就站起来,道:“华先生,李老,你们慢用,我先告辞了。”

华先生点点头,等张均走后,对众人说:“李老,有那位小兄弟相助,你可扛过这一关。”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

李老神色如常,只是微微一笑,到了他这个年纪,差不多已经看破生死,道:“有劳华先生了。”

中年夫妇却面露喜色,老人可是他们李家的擎天柱,只要老人不倒,李家就能继续辉煌下去。同时他们心里也暗暗奇怪,那小青年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华神医如此青睐?

张均走时,张五亲自相送。此时两人站在电梯间里,张五道:“兄弟,以后有什么事吩咐一声,我会尽力办成。徐博那边已经摆平了,他不会再对你下手。”

主角名为张均的小说《武道宗师》已经完结,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武道宗师请记得关注哦!本站提供更多热门精彩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