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特文学 >

御天武帝主角(柳倾城楚岩)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22 14:00:02 作者: 晓浅 来源: QR
御天武帝主角(柳倾城楚岩)小说在线阅读

《御天武帝》第6章一拳一个洞

楚岩在药浴中继续运转元气,要是旁人见到定会惊讶,先不说楚岩一直是凡尘一层,命体一星,是一个极品废物,更是从未接受过任何良好的教导,按理讲元气的运转应当十分笨拙,可是不然,如今楚岩运转的元气非但游刃有余,反而还有着一套独特的法决。

只是明眼人若在,一眼定能看出这一本法决的普通来,竟只是一本黄阶一级的法决,在常人看来,修炼这种法决就算是天才也会被练成废物,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

不过楚岩却并不心急,不疾不徐,十分有条理的继续运转。

天星绝尘典!这是当年娘留给我的功法,说将来要是有朝一日我能打开九天玄塔,不要贪大喜功,就按照这一本法典上的记载慢慢修炼就好,虽然不知道为何不留给我一本天际或是更高的功法,可娘既然这样说,我就这样练吧。

天星绝尘典,讲究一个水到渠成,细水长流,虽然不能让楚岩的实力暴涨,不过却在无形中温润着他浑身每一条经脉,这对现在的楚岩很是受用。

现在我已经打开了九天玄塔,能够修炼,实力甚至还要比寻常家族的子弟强一点,可是一旦遇到像秦疯这种世族子弟,光靠蛮力就有一点吃紧,看来,是时候修炼一本武技了啊。楚岩在心中想到,只有配上强大的武技,才能让修炼者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来。

关于武技,柳家弟子都是去武技阁选取的,柳天峰也早就批准楚岩可以随意出入武技阁,可是楚岩一直没有,原因很简单,柳家的武技他并看不上,这些年来他早就为自己准备了众多武技,一直就在等待开启九天玄塔,能够修炼以后。

楚岩在药浴里取出十几本武技来,这些武技上皆是散发着淡淡的精光,要是有外人见到一定会吃惊,因为这其中竟然有一些武技都是达到天级以上品阶的超凡武技,在长龙国都是不多见的绝世珍宝。

可是在楚岩手中,这些武技却很稀疏平常一样,他在众多的武技当中挑选一番,可大多都是在摇头。

这些武技虽然品阶都很高,可是我现在的命体和境界不够,急于求成的话,反而会影响了我的修为,得不偿失,只能先选一本低级一点的武技了。

楚岩用手在十几本武技上感应,看有没有能产生共鸣的武技,可是很可惜,这些武技最低级的也是一些地级武技,最少要动尘境以后才能修炼,楚岩的元气根本无法唤醒。

真尴尬!

楚岩一阵无奈,可正当这时,他眼睛突然一亮,落在一本散发着淡淡魂光的书籍上。

摄魂诀?楚岩被这一本武技所吸引住,这竟是一本没有品阶的武技,正适合现在的楚岩。

就你了!楚岩决定,就先从这一本摄魂诀开始。

这一本摄魂诀很特殊,竟然是能够以气化形,形成一道强烈的魂光进行攻击,最重要的是,这一本武技对修为没有任何要求,算是比较蛮横的,就是凭借元气发动炮弹,只要你元气足够强,那么你一招击毁山河,碎天裂地也是可能的,可是如果你元气不够强,那么这一招就将变成一个软绵绵的花架子。

了解这一本武技的功效,楚岩一下笑了出来。

真是凶悍的武技,当年创造这武技之人一定是一介只懂蛮力的武夫,要是换做其他人,也一定不会修炼这么鸡肋的武技可是我身怀九天玄塔,什么都不比别人多,多的就是元气,我用十年时间来滋润九天玄塔,体内元气犹如山河江洪,可以堪比一般的动尘境强者,那这武技在我手中,就是秘宝啊。

楚岩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开始运转法决,开始调动起体内的元气来。

不多时,楚岩的元气达到一种境界,他抬起手,虚空一掌,只见木桶当中的药液都形成一个漩涡,被吸了起来,汇聚在楚岩的手掌心中,形成一个很强烈的炮弹。

轰!

楚岩重击一拳,只见十米外的墙面都是一塌,竟然半个房间被自己一下给震碎了?

透过一个大窟窿看向外面,楚岩感觉一阵尴尬,自己本来只是想试试招数而已,怎么差一点就把房子给拆了?

不过随后,楚岩兴奋的狂笑起来,自己这一招,绝对可以赢秦疯了。

不过这摄魂诀的消耗还真是大啊,仅仅一掌,我体内的元气就被消耗大半,看来以后还是不能轻易的用,随后还是在修炼一些简单的武技防身吧。楚岩躺在木桶里,所幸也没去管墙壁上的一个窟窿,就这样吹着冷风,洗着露天浴,不知不觉一夜过去。

次日清晨。

当一抹晨光散下后,楚岩只感觉浑身酸痛,可是当他捏了捏拳时,空气中却发出一阵淡淡的荧光,缠绕在楚岩的手腕上形成一个光圈。

楚岩看着自己拳头上的光圈,满意的咧嘴一笑。

泡了一夜药浴,虽然被药性刺痛,但你体内消耗的元气倒是都恢复了。

一道冷风飘过,楚岩就地打了一个冷颤,跟着他看见墙上的一个大窟窿时苦笑声:多亏了是夏天,这要是冬天,这一宿非要冻死本少不可。

啊!

宝儿一早为楚岩拿来要换洗的衣物,可当她刚到门口,就看见墙面上的一个大洞,不禁发出一声尖叫来!

少爷!

一推门,宝儿见楚岩没事才松了口气,可跟着她小脸一下羞红起来,急忙的转过身。

宝儿?你叫什么,难不成是被本少魁梧的身材给吓到了?

才不是,我是担心少爷,我看墙上被打了一个大洞,我还以为是秦家人晚上来袭击你了呢。宝儿背对着楚岩说道。

哈哈,放心吧,那个大洞是我打的。

少爷打的?宝儿心里充满疑惑:少爷不是废物么?怎么能在墙上打出这么大一个洞呢?

敢说本少是废物,讨打!楚岩已经换好了从宝儿身上取下的衣物,随后他装出一副很凶狠的样子瞪了一眼宝儿。

少爷,宝儿知错了!宝儿急忙求饶的说道。

哈哈,逗你的,宝儿这么乖,我怎么舍得打你。楚岩揉了揉宝儿的脑袋,对宝儿有一种没由来的亲切。

不过少爷,这墙上的洞真是你打出来的啊?宝儿还是有一点不信,虽然昨天的楚岩很威风,连秦疯都能逼走,可是柳家的房子都是由琉璃瓦打造,里面还暗藏玄铁,就算是寻常的凡尘境六层一击也不可能直接打出一个窟窿来啊。

当然是本少,要是秦家人的话,本少现在还有命活么?

楚岩看向外面一眼,因为自己的婚事,柳家十分热闹,清晨一早,家奴就都开始忙碌起来,窗户上都贴上了大喜的红花和喜字。

看着这些红花和喜字,楚岩不禁有一点感慨。

还真是要成婚了啊,只是可惜娘,孩儿的婚事,不能由你亲自主持和操办了。不过娘,你放心,孩儿现在已经打开了九天玄塔,要不了多久,孩儿就带着你的EX去救你了,你一定要等着孩儿啊。楚岩抬起头,尽管是白天,可他依旧能够清晰的找到那一颗星朔的位置。

楚岩一直知道,自己的娘没有死,她就在那片大陆上等着自己。

楚岩房内被打出一个大洞一事在柳家引起不小轰动,柳天峰听说此事后也一早就前来探望。

见楚岩没事,柳天峰才松了口气。

楚贤侄!

柳伯伯!楚岩客气的笑了笑。

你没事吧?柳天峰看了一眼楚岩房间上的大洞问道。

当然没事,柳伯伯你看,我现在不是生龙活虎的么。楚岩自然知道柳天峰所问何事,笑着摇摇头。

柳天峰这才放心的点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现在在柳家住的还习惯么?要是有什么不舒适的地方,你和柳伯伯说,柳伯伯派人给你修改。

挺舒适的,柳伯伯就不用麻烦了,再说我也不会在这里住太久不是么。楚岩笑道。

柳天峰一愣,立刻便听明白楚岩的言外之意:你个臭小子,不过也没错,等到三日之后,你和倾城那丫头成婚,我就将柳家一座府邸送给你们,你们两个人搬过去住就是。

多谢柳伯伯!

柳天峰点下头,随后他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的问道:楚贤侄,我听说昨日你和秦家三少发生了口角?

这事啊?柳伯伯放心,要是秦家来找麻烦,我会自行处理的,绝不会拖累柳家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他秦家现在是长龙国的红人,不过我柳家却未必怕他,你三日之后就会和倾城完婚,你就是我柳家的人,他秦家要是真敢找麻烦,你告诉柳伯伯,柳伯伯帮你出头。

楚岩心底有暖流流过,对柳天峰又增添了几分好感。

说真的,他开始还以为,柳天峰在知道自己是一个废物以后会拒绝这一桩婚事,毕竟柳倾城天赋极佳,将来一定会进入一方山门,等到时候,柳家就算没有自己背后的背景庇护,在一个小小的长龙国依旧可以风生水起,但是柳天峰没有,依旧是坚持这一桩婚事,这让楚岩很感动。

《御天武帝》第7章柳倾城有难

不过柳天峰现在也并不知道,将来他多庆幸自己的选择,如果拒绝这一桩婚事,他将会失去什么。

他坚持这一桩婚事,一是为了柳家,二是为了报恩,当年秦若梦之恩,可以说是给了柳家二次重生的机会,曾经柳老爷子说过,没有秦若梦,就没有今日的柳家,他柳天峰也是秉承着这一点,所以这一桩婚事,没人能够拒绝,哪怕是委屈了自己的女儿。

多谢柳伯伯!放心吧,我一定会和倾城好好过日子的。

楚岩客气的道,他也决定,将来若是有机会,就帮一把柳家。

你能这么想就好,岩儿,虽然我不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我一直坚信,那个人的后人,一定不会是一介废物,不过你既然不愿意和我说就算了,但是你记住,三日之后,你和倾城那丫头完婚,你就是我柳家人,等到时候,你还要改口喊我一声父亲,有什么事,你和我说,我哪怕是拼劲柳家所有的资源,也一定会让你重新修炼起来的。

楚岩欣慰一笑,是啊,我是秦若梦的儿子,怎么会是废物呢?

随后两人又闲聊几句,柳天峰本来是想派人帮楚岩将房子上的一个大洞补上的,可是却被楚岩拒绝掉了,说反正三日以后就会搬走,不用麻烦。

见楚岩坚持,柳天峰才没在多言,不过他依旧是派人在大洞上补了一块帘子,至少能够起到挡风的作用,为此楚岩又是一阵感动。

告别柳天峰,楚岩继续开始他的修炼,虽然楚岩平时的性格顽劣,带有一丝丝邪魅,可是在修炼上,他却出奇的刻苦。

哪怕是这十年之中,他知道自己终究是一介废物,连凡尘境一层都不可能突破,可是他依旧没有停止过一天。

因为他很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想过要去那个地方,那他就必须要付出比常人百倍甚至千倍的努力才行。

眼看着婚约在即,柳家家奴忙碌,可是总有人不希望这一桩婚事顺利完成。

此时的另一方,秦家。

昨日一事,秦疯一直怀恨在心,他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灭掉楚岩,可是因为秦破山的话,让他知道,他不能为了一时痛快,给秦家引来巨大的麻烦。

楚岩!柳倾城!我秦疯定要你们不得好死!

所以秦疯一直在算计,可正当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笑声。

哈哈,秦三少,这么愁眉苦脸的干嘛啊?怎么,昨天被柳家新来的姑爷给吓到了啊?少年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叶寻,你放屁,老子堂堂秦三少,会被那个废物给吓到?秦疯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那少年。

别这么大火气啊,虽然我很不愿意跟你这一个武夫合作,不过看在你是要帮我们铲除共同敌人的面子上,我还是很乐意帮你的。

叶寻,天墉城三大家叶家的二少,他和秦疯不同,他本身的天赋极佳,算是一个真正的天才,没有叶家帮忙就觉醒了四星命体,现在更是达到五星命体,实力么,凡尘境七层,还要高于秦疯一层。

你能帮我?秦疯眼睛一亮的看向叶寻。

是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柳倾城么?这个给你。叶寻手腕一挥,将一个小玉瓶扔给秦疯。

什么东西?

你喊你的丫鬟过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叶寻狡黠的一笑。

秦疯也不废话,直接将她的婢女喊来,随后从小玉瓶中取出一颗丹药:服下去。

少爷

服下去!秦疯语气强硬的道!

婢女充满了惊恐,她是很想再说不的,可是她们这些女婢是没有人权的,为了活命,只有遵从,所以她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将丹药服下去。

可丹药刚服用,婢女的玉面便是升起红晕,开始扭动腰肢:热,好热!

少爷,要我!

婢女立刻失去了意志,她纤细的玉手朝着秦疯便伸了过去,整个人春意荡然,不断在秦疯的身上摸索着,不多时,更是将自己的衣物撕碎,扔到地上。

看见这一幕秦疯眼睛一亮,一边享受着婢女的侍奉,一边满意的点点头。

叶家的春心丹?

没错,接下来,我想秦少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叶寻笑道。

秦疯充满了兴奋,双眼之下一闪寒光:楚岩,柳倾城,接下来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叶寻这时也是冷笑声,紧接着他看了一眼正在为秦疯泻火的婢女笑道:既然这样,秦三少,我可就不打扰你的好梦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声,这婢女没有修为,这药效会在她身上持续十二个小时,你可要悠着一点。

本少用不到你操心!

叶寻笑着耸了耸肩,这才转身离开秦家府中。

刚离开秦家,叶寻的两个手下就立刻迎上来。

少爷,柳倾城真的就这样便宜了秦疯?其中一个手下不爽的道:那女人可真是漂亮,水灵灵的,我见过最漂亮的就是她。

江山还是美人的道理,柳倾城是不错,可是为了灭秦家,只能牺牲掉她了。叶寻冷道。

不过少爷,你说那楚岩,当真有这般背景,能将秦家毁灭?

不知道,关于楚岩一事,家族对我也没有提,只是说那人我们招惹不起,不过无妨,是龙是虎,接下来看看就会知道,这一次要能借他手灭了秦家也罢,如果不能正好,秦家和柳家反扑,那等到时候,天墉城就只剩下我们叶家一家独大!叶寻眼底充满了得意的笑容。

少爷聪明!两名手下笑道。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我们这位柳家新姑爷,能在天墉城掀起多大的风波吧。

此事在柳家,楚岩还不知道叶寻和秦疯的各怀鬼胎,从告别了柳天峰后他就一直在修炼。

等到傍晚的时候,楚岩已经被汗水打透了长衫,身体里连续传来一阵阵骨头碰撞的咔嚓咔嚓声,紧接着一股洪流冲向丹田,让楚岩不禁大喜,在他丹田当中,竟然出现了四道光环。

凡尘境四层么?

楚岩满意的点点头,经过这么长久的修炼,终于是再一次突破了啊。

娘说,我在动尘境前都不可开启九天玄塔的第二层,想要修炼第二层,必须要抓紧时间突破才行啊。楚岩心中想到。

正当这时,宝儿推门进来:少爷,刚才门口有人声称是你的朋友,让我给你送信!

朋友?

楚岩皱下眉,自己在天墉城可没什么朋友,谁会给自己送信?

拆开,给我念念。

宝儿应了一声,这才乖巧的将信封拆开,可是当看见上面的内容后一下花容失色。

少爷,不好了,不好了!

大呼小叫什么,天塌了没有?

天倒是没塌,可是这信上说,小姐有难,让你速速去救!

倾城有难?楚岩皱下眉,一下从床榻上跃下来:给我看一眼!

宝儿将信纸交给楚岩,果然,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柳倾城有难,速救!

先去将赵武赵六给我喊来!

楚岩先是交代宝儿一声,紧接着自己开始思考起来,按理讲,就算柳倾城真的有难,对方想要通知那也应该是通知给柳家才对,可是对方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将信送到了自己手中,那也就是说,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

姑爷!

不多时,赵武赵六赶来。

倾城呢?

小姐?小姐刚才还在府中啊,对了姑爷,你这么着急是什么事啊?

别多问,带我过去!

既然对方是冲自己来的,那自己就去会会对方。

赵武赵六带着楚岩来到柳倾城的闺房门前,可是敲了敲门后,发现柳倾城并未在房中。

不对啊,刚才小姐还在房中呢。

算了,你们回去吧,我自己去找找。

楚岩叹了口气,开始他还有一点紧张,可是现在却不紧张了,原因很简单,既然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那只要没见到自己,就应该不会为难柳倾城。

再说,柳倾城堂堂凡尘境九层,天墉城的第一天才,谁能威胁到她啊?

让本少去救她?让她救本少还差不多吧?楚岩只觉得写信的人脑子可能是秀逗了。

少爷,刚才有人看见,小姐就在门外,好像是和秦三少出去了。宝儿这时跑过来道。

秦疯?

听到宝儿的话娿,楚岩的心里再一次不安起来,因为他很清楚,给自己送信的人不可能是秦疯,那也就是说,送信给自己的人和要害柳倾城的人并非是同一伙人。

该死的!宝儿,倾城她们朝哪个方向去了?意识到这一点,楚岩急忙问道。

城北!

楚岩不再废话,立刻起身,朝着城北追去。

好在柳倾城和秦疯刚走不远,楚岩刚追出柳家不远就看见了两人。

柳倾城和秦疯两人也算是老相识,这些年,秦疯一直是柳倾城的头号追求者,虽然柳倾城对秦疯并不感兴趣,要是放在以往,她受到秦疯的邀约以后,肯定是一口拒绝的,可是在有楚岩的对比下,柳倾城现在还真的想出府走走,散散心。

倾城,这么多年,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么?秦疯一边和柳倾城散步,一边说道。

秦疯,我马上就是要成婚之人,你也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柳倾城一直保持着和秦疯的距离,虽然她讨厌楚岩,可不代表就会喜欢秦疯。

难道就是为了那个废物么?

秦疯捏紧拳,他本来想要在给柳倾城一次机会,如果柳倾城选择他,那他今夜就派人暗杀楚岩,可是柳倾城依旧是拒绝他,这让他彻底心生怒意。

《御天武帝》第8章不在有柳家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来到一家酒楼。

算了,倾城,我也知道,婚约这种事情你改变不了,不过你我相识多年,现在你马上就要成婚,最后我请你吃一顿饭,咱们小饮一杯,你总不会拒绝吧?

柳倾城是很想拒绝的,可是她心情确实不好,所以犹豫再三后还是轻点下螓首。

当看见柳倾城点头一刻,秦疯立即兴奋起来,一想到马上就能得到柳倾城,他双眸都是忍不住喷出火来。

喝酒啊,这种好事怎么能不叫本少呢,秦三少,你不够意思啊。可就在这时,楚岩很不和谐的出现在两人身旁。

突然看见楚岩,秦疯和柳倾城都是一愣,特别是秦疯,眼底之下一闪杀机。

你怎么来了?柳倾城一脸嫌弃的冷道。

你是我老婆啊,你出来跟陌生人喝酒,我当然要跟着,再说,这要是秦少想对你做点什么图谋不轨的事,我不是还能保护你呢么。楚岩当初秦疯的面,毫不顾忌的笑道。

你别胡说,秦少不是这种人。柳倾城瞪了一眼楚岩,才急忙的看向秦疯:秦少,你别误会。

哈哈,对,对,秦少你别往心里进啊,我这人说话就这样,不太好听,不过说真的,这也不怪我啊,反而要怪你们。

怪我们?秦疯的嘴角抽搐一下,你说话不好听还能怪到我们?

是啊,你想啊,要不是你们太客气,我哪会这样跋扈啊,可是没办法,你看,你那叔叔,昨天对我说话那个客气,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我能不狂么,这都是怪你们,给我惯的。楚岩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秦疯一下愤怒的捏紧拳,楚岩这话,分明就是在羞辱他秦家。

怎么,秦少不服啊?你还想要在看你叔叔来替你道歉么?楚岩冷笑声。

可不料在这时,秦疯却突然收敛,当然,收敛的只是表情,他眼底那一道杀意却怎么藏也藏不起来。

哈哈,楚老弟你真会开玩笑,不过说真的,昨日之事确实是我多有得罪,今日楚老弟来的正好,一起喝一杯?我也好给楚老弟道个歉。秦疯说道。

酒就不必了,要是道歉的话,那你现在就跪下吧,诚恳点,我说不定真的会原谅你我可和你说,我的忍耐仅限一次哦!楚岩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秦疯被气的火冒三丈!

楚岩,你够了!你要是不愿意喝,你就回去,现在我们还没成婚,我轮不到你管!就在这时连柳倾城都看不下去。

楚岩一阵无语,他是真的很想说:傻丫头啊,我可是在保护你啊,你还这么凶我,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

可是见柳倾城真的有一点不开心,他才叹了口气的摇摇头。

你真的要喝酒?

对,我就要喝酒,怎么样?

那能怎么样,我陪你呗。

楚岩突然一收顽劣,然后很诚恳的看向秦少:哈哈,秦少,不好意思啊,刚才是我多有冒犯,哈哈,你别介意,我们还是喝酒吧,走走走,今天我请客,不用客气!

秦疯和柳倾城看见楚岩的样子都是一愣,柳倾城这时就想不通,世上怎么会有楚岩这种不要脸的人,刚刚还那么羞辱秦疯,现在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秦疯也是狠狠的捏紧拳,可是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在推脱,不然只会暴露他的目地。

怎么能用楚少请客呢,你们两位是新人,当然是我做东。

我也没想请,就是跟你客气客气,别当真。楚岩说着拉起柳倾城的手,朝着酒楼里走去。

看着楚岩的背影,秦疯才不用再继续装下去,他双眸喷火。

楚岩,这是你自己来送死的,那就别怪我了!

秦疯一早就在酒楼里订好了酒桌,是一个单独的雅间,房间很宽阔,能容纳下二十几人。

三人刚一坐下,秦疯便是笑眯眯的说道:楚兄,我和你说,这一家酒楼在天墉城很出名,你才来天墉城不久,好好品尝一下,小二,来走菜,记得,一定要拿上好的美酒!

美酒两个字被秦疯咬的格外的重,然后看见小二回应了他一个明白的眼神,他才放下心来。

很可惜,秦疯并不知道,这些小动作全部都被楚岩看在眼里,他独自一个人手中把玩着一个酒杯,深深的叹了口气。

秦疯啊秦疯,我刚才可是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没有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这家酒楼确实不错,不多时房间里就香味四溢,小二将一道道美味佳肴上来,并且刻意端来了一坛美酒。

几位客观,好好享受!

小二分别给三人倒好酒,这才笑眯眯的离开,一想到秦疯承诺他的,他心里就忍不住兴奋起来。柳倾城,天墉城的第一美女,自己竟然能捡到这样一个大便宜,简直就是三生有幸啊,所以他在离开时,特意又贪婪的看了一眼柳倾城。

当房间里只剩下三人时,秦疯立刻端起酒杯,一脸色眯眯的笑道:哈哈,楚兄,昨天大水冲了龙王庙,你也别怪罪。倾城,你们大婚在即,我先敬你们一杯,祝你们喜结良缘。

对于秦疯的祝福,柳倾城很不想接受,可是不等她说话,楚岩已经哈哈一笑的端起酒杯:多谢秦少,多谢秦少,倾城,你愣着干嘛呢!

柳倾城白了一眼楚岩,可她还是举起了酒杯。

看着柳倾城将酒杯举起,秦疯的双眼之中的兴奋越发浓重。

干杯!

三人全部都是一饮而尽,秦疯这才满意的坐下身,接下来,三人便是有一嘴没一嘴的聊着。在聊天的过程中,秦疯时刻观察着柳倾城的情况,差不多半柱香的功夫,柳倾城便感觉浑身发热,变的松软起来。

秦疯知道,春心丹已经起了作用,他的机会就要来了,急忙明知故问的说道。

倾城,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呢?

没什么,就是有一点不舒服,秦少,今天就到此结束吧,我要先回去了。

柳倾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自从打开修炼大门,觉醒命体以后,她就从未生过病,可是现在脑袋却晕乎乎的,整个人变的十分燥热。

可就在这时,秦疯突然阴邪的笑了起来,手一边敲着桌子一边兴奋的道。

走?这可不行!你可能今天走不了了!

柳倾城立刻蹙下眉,随后雅间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三名穿着夜行衣的黑衣人一下将柳倾城和楚岩包围起来。

柳小姐,你还是留下来好好的陪少爷喝酒吧!三名黑衣人冷冰冰的说道。

柳倾城再傻,这时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她不敢置信的看向秦疯。

秦疯,你竟然在我的酒里下药?

柳倾城刚一要站起身,却发现她浑身酥软,根本使不出一点立起来,体内的元气这时也是一片混乱,完全被打成了结,根本没有办法释放。

柳倾城,老子这么多年对你一直阿谀奉承,殷勤着你,可是你呢,竟然宁愿嫁给一个废物都不愿嫁给我,这是你逼我的!

混蛋!

柳倾城柳叶眉蹙紧,她这时极力的保持理智,可是药力太强,她虽不至于像是秦疯的小婢女一样被完全迷晕,可现在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女子。

柳倾城,你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只是可惜,我原来梦寐以求的希望能娶你,但是自从知道你要嫁给这个废物以后,我对你就没兴趣了,哼,等会老子先爽一下,接下来会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人生真正的乐趣!

另外啊,我劝你最好不要挣扎,你也别指望谁能够来救你,那样只会让我更加期待的想要羞辱你。秦疯兴奋的道。

秦三少,这不对啊,怎么会没人救她呢?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人啊?

这时秦疯淡淡的一笑,从始至终,他都淡定自若,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当中一样。

你么?

秦疯冷笑声:楚岩,我不知道你有多大的背景,可是这酒楼千米之内都已经被我派人给包围了,我就算现在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柳倾城在这时看向楚岩也是十分绝望,每个女人都幻想过,自己在受到威胁的时候,会有白马王子来救自己,就像是十年前,自己被妖兽包围,救自己杀出重围的那个小男孩。

可是现在呢,楚岩是在这里,但他不过是一个废物,命体一星,凡尘境一层,连体身都是最垃圾的凡体,就算他在这又能如何?

柳倾城现在只是后悔,早知道会这样,她一定不会跟秦疯出来的,可惜,天下并没有后悔药。

那你为何不动手呢?可楚岩依旧是不慌不忙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哈哈,别急啊!现在杀你,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女人是怎么被我蹂躏的,等到时候我在杀了你,不过你放心,你死以后,我也会把这个我玩过的女人送上路去陪你,等到明日,天墉城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她柳倾城不想嫁给你这个废物,结果杀了你后又自杀的,等到时候,你背后的势力就算要报复,就让他们报复柳家去吧。自此以后,天墉城,不会在有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