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特文学 >

执念永恒主角(唐小染沈慕衍)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22 12:55:52 作者: 淇老游 来源: QR
执念永恒主角(唐小染沈慕衍)小说在线阅读

《执念永恒》第六章她死了你也无所谓吗

咦?今天怎么没有看到你的二十四孝老婆给你送中午饭?许绍是沈慕衍的发小,自己家里公司不管,跑来沈氏集团给沈慕衍当总裁秘书,两人关系很好。

沈慕衍从普罗旺斯回来之后的第一天正式上班,按照以往的案例,中午时分,沈太太可是雷打不动,每天都会送来亲手做的饭菜到公司。

沈慕衍厌恶唐小染,好饭好菜就都进了许绍的肚皮里了。

许绍已经被唐小染的手艺养刁了嘴巴,轻易不吃那些外来的食物,每天一日三顿,就指望中午这一顿吃唐小染送来给沈慕衍的中饭。

今天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左等右等,就是没有等到那个浅蓝色的餐盒,这才开口问沈慕衍。

离婚了。办公桌后的男人,轻飘飘丢出三个字,但这在许绍听来,不啻于是一枚空降炸弹!

离婚了???许绍声音都高了八度,不敢置信:开玩笑吧?你那个二十四孝老婆,她会舍得和你离婚?或者说,她会舍得沈慕衍?

那女人对沈慕衍的感情,他们这些认识的人,都看在眼中。

可沈慕衍对那女人他们这些人,也都心知肚明。

有时候,许绍都惋惜,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爱上沈慕衍这个冷血冷心冷肺的男人。

离了,离婚协议书还在我车上。

不是吧许绍眨巴眨巴眼睛:好歹陪了你七年,你就没有一点儿

一点儿什么?办公桌后,男人放下手头工作,抬头似笑非笑王者许绍:你要是喜欢她,你可以追。

许绍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替唐小染喊屈:七年啊,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慕衍,你就一点儿都不在乎?

沈慕衍不为所动。

许绍鬼使神差说道:我是打个比方,如果那女人死了,你也无所谓吗?一点儿都无所谓吗?许绍哪里知道,他这个如果,他这个比方,一语成箴。

沈慕衍薄唇微勾,只是看不出笑意,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淡漠地吐出四个字:管她去死。跟他有关系吗?

那女人,他避之不及,厌烦已久。

许绍闻言,默然以对。

沈慕衍的回答,情理之中,预料之内。

早该知道了,沈慕衍对唐小染,那就是冷情冷血冷肺。

其实,唐小染也挺好的,这七年,我们大家都看在眼中,唐小染她懂事体贴,温柔贤惠,你又何必

话没说完,一声轻嗤打断:

懂事体贴?温柔贤惠?懂事温柔的人,会耍手段逼我娶她?显然,沈慕衍不信。

许绍无言以对,外人不知道五年前的事情,身为沈慕衍发小兼秘书的他,怎么会不知道?

哎以后吃不到那么好吃的饭菜了。许绍无奈叹息:离婚了,你总该知道她现在人在哪里吧?

干嘛?你还真的准备追求那女人?

许绍翻个白眼儿:对啊,谁叫她做饭那么好吃。

当然,沈慕衍只当这是个玩笑话听听,扯了扯嘴角:有那么好吃?

不是吧慕衍,她做的饭菜,你不会一口都没吃过吧?

沈慕衍挑了挑眉头,还真的,没吃过一口。

许绍又翻了个白眼儿:慕衍,她做的饭菜,有家的味道。见沈慕衍不以为然,许绍住了嘴,懒得再说,反正那女人再好,在沈慕衍眼中,不值一文:你啊,身在福中不知福。

哈这样的福气,你想要送给你。走,今天中午我请客。沈慕衍站起来,拿过沙发上的外套,对许绍说:打个电话,把他们几个约出来,晚上我们典座聚聚。

《执念永恒》第七章没有那女人的日子真棒

典座,明珠市数一数二的娱乐会所,出入皆为富豪名流。

顶楼的VIP包厢,三五个男人,各个不凡,水晶茶几上,摆着酒水果盘。

包厢里,有四五个漂亮女人。

或者妖魅,或者清纯,或者高冷,或者热情。

恭喜,你自由了。魏承风三十出头,名流贵公子模样,有着痞痞,举杯朝着沈慕衍致敬,仰头一口喝尽杯中酒。

陆式微笑道:夏若还在普罗旺斯休养吗?

许绍桃花眼眨了眨:这么关心夏若?比起夏若,我好像有段时间没有看到唐小染了。你们不好奇,那女人和慕衍离婚后,过得如何?

沈慕衍轻笑一声:许绍,适可而止,狭长眸子闪过厌烦,是对唐小染这个名字的厌烦:你知道,别提她,我不太喜欢这名字。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几个富家公子喝了个烂醉如泥。

沈慕衍晕乎乎坐上了车,让司机送回家。

额Boss,是送到浅安里吗?司机也为难,送回家,这个家,到底是哪里啊。

沈慕衍听到那三个字,愣了一下,回碧园。

碧园,沈慕衍的家,和唐小染那个女人,没有一丝一毫关系的地方。

七年前,沈慕衍不回沈宅的时候,就住在碧园里,浅安里,与其说是他给唐小染的家,不如说是他不愿意唐小染进入他生活,而安排的一个落脚点。

碧园到了,开门进了家。

这里比浅安里的法式别墅,大很多。

沈慕衍舒了一口气,俊美的面容上,有着一丝畅快慵懒没有那女人在的家,真好。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走到客厅,打开液晶电视,慵懒无比地边喝着酒边看电视,一下子又回到了七年前的感觉,瞬间就觉得心情舒畅无比。

没有那女人小心翼翼的讨好,没有那女人怯怯的眼神注视着,连空气中都是干净的味道,没有那女人摆得屋子里到处都是的香水百合。

七年来,沈慕衍第一次如此松快舒畅的过了一夜。

醒来之时,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照在松软的大床上,而今日,刚好周末,沈慕衍只觉得,生活终于又变成了它该有的样子没有那女人在,连窗外的阳光都那么的美好了。

床头柜上的手机,一阵震动。

沈慕衍摁下接通键,电话那头的人绵软甜美地唤了一声:慕衍哥。

沈慕衍鼻腔里轻嗯了一声,晨起时微微的鼻音,更衬的他原本磁沉的声线,十分的性感:夏若?

嗯,是我,慕衍哥,我对方有些欲言又止的犹豫。

嗯?这边,沈慕衍喉咙里微扬一声:夏若,有事?

你想问什么?

我听说慕衍哥你和那个女的离婚了?

男人剑眉微动了一下,垂眼扫了一眼手机,不动声色地问了回去:小若你的消息很灵通。

慕衍哥,你不要误会,我也是和芯然视频聊天的时候,听她偶尔提起的。那边,叫做夏若的女子,有些紧张地解释,沈慕衍轻笑了一声: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不用这么紧张。

心里却骂许绍这个大嘴巴,给芯然说漏了嘴。

慕衍哥我想说,这些年,委屈你了。其实慕衍哥你不知道,芯然她,很愧疚。

因为她,慕衍哥你才要被那个女人强迫,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和那个女人结婚,芯然她一直一直很愧疚你,这些年,慕衍哥,你太苦了

《执念永恒》第八章夏若执导的一切

对方还要说什么,沈慕衍心里没来由的怒火中烧,不愉地打断:夏若,这是我和她的事情。

虽然态度依然温和,但是明眼人都可以听出沈慕衍话里的警告。

沈慕衍心里没来由的恼火,那女人无论他怎么厌恶怎么反感,那是他的事情,但电话里的夏若提起那个女人,却让他十分不舒服。

慕衍哥我,我只是心疼你,替你不值,我没有其他意思的,慕衍哥,你被生我的气。

电话里,夏若慌张地解释。

沈慕衍的眉宇中,俨然起了一丝不耐,出口打断电话里那甜美慌张的声音:好了,我知道了。没什么事情,就这样吧。

说着,正要掐断电话,手机里,夏若突然叫道:慢着!

慕衍哥,姐姐她已经走了很久了,今年是姐姐去世的第八年了吧慕衍哥,你就那么忘记不了我姐姐吗?我难道我就不可以吗!夏若激动的质问:慕衍哥,我和姐姐是双胞胎,我和她长的一模一样,慕衍哥,我爱你。

沈慕衍的眸子里,已然没了温度,寒凉一片:你是你,小兮是小兮,就算是长相一模一样,你也不可能变成小兮。何况,小若,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小兮走后,我对你的照顾,只是因为你姐姐去世前留下的遗嘱。

沈慕衍话落,掐断了电话。

普罗旺斯

一个长发白裙的年轻女子,看着手中已经被终止的通话,眼里迸射出坚毅的光芒慕衍哥,我和姐姐长得一样,只要给我时间,给我机会,我不相信,你还会对我无动于衷。

过去是我傻,傻傻地想要等到慕衍哥你从失去姐姐的阴影中走出来,想要等到慕衍哥你心结打开,再跟你告白,可是那个贱女人,像个打不死的蟑螂,明明知道你不喜欢她,你很厌恶她,她也可以自己骗自己。

她凭什么霸占慕衍哥妻子的身份,那个应该是我的。

还好,那个女人足够愚蠢,说什么她都信。

长发白裙的女子放下手中的手机,嘴角扬起幸福的笑慕衍哥,我不会放弃的!

她的手缓缓摸到了左胸房,隔着一层衣料,感受着心脏平缓的跳动,长发白裙的女子,姣好纯真的面容上,笑容突然止住,那张纯真的脸,被嫉妒扭曲的越来越狰狞:

姐姐的心脏夏兮!谁稀罕你的心脏!谁稀罕你的姐妹情深!谁稀罕!恶心!恶心!恶心!惺惺作态!你和那个唐小染一样,说什么都信,你们都是一样蠢!

那张脸,如同恶鬼,扭曲成一团,眼里无比的嫉妒之色。

爱丽丝,帮我订一张机票。长发白裙的女子给自己的管家吩咐道:回明珠市的机票。

慕衍哥,我相信,只要给我时间和机会,你一定会接受我的感情的。

没有了夏兮,没有了唐小染这两个障碍,长发白裙的女子夏若,信心满满地笃定,只要让慕衍哥看到她的好,慕衍哥会喜欢上她的,像当初喜欢姐姐那样喜欢她不!是比当初喜欢姐姐还要多的更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