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职场文学 >

《风水师笔记》(完整版)&(周易吴幼釉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7 13:25:10 作者: 云中君 来源: WL
《风水师笔记》(完整版)&(周易吴幼釉全文在线阅读)

《风水师笔记》精彩章节阅读:

第一十五章念力

“根叔的父母是王红英戏班子里的工人,一场大火烧了戏楼,他父母被烧死,根叔成了孤儿,王红英把他带在身边。王红英跟我爷爷之后,不再唱戏,被我爷爷养在外宅,根叔也被王红英带出来了......”

“对了!”吴金峰补充说,“根叔是王红英救出来的,不然的话,他也就死了......”

我恍然大悟,再也躺不住了!

“周老师,你要去哪儿?”

吴金峰跟了上来,我往楼下走去,现在体会到了吴幼釉之前的感觉,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脚底下软乎乎的。

走了几步,我停下了。

我要的答案已经了然于心,看破不说破。

我何必问他?

吴根一定是以为我的那道符文是针对棺材里的王红英,所以暗中把它破坏掉。

但是他没有破坏棺材上原来的旧符文,那说明吴根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我想起他坐在地上抽烟的样子,落寞,心事重重。

而他靠在棺材上休息的样子,又是那么淡定,安然。那棺材在他那里已经不是棺材,而是能让他依靠的港湾。

我之前的推断没错,他果然是一个经历过重大打击有故事的人。

有人来告诉吴金峰,吴根不愿意换班,说让别人守着他不会放心。

“他不休息那怎么行?”吴金峰说,“我亲自去给他说......”

我说:“让他守着吧。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坚持,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不要让他为难。”

吴金峰说:“周老师,你是一个大度的人。对不起......”

我知道他指的是我救吴根这件事,我当时确实挺气愤的,可后来想起老鬼对我的告诫,万事有度,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也是该有的度。

吴幼釉醒来后,情况稳定,她不会再陷入昏迷,元气渐渐恢复,之前我预测的两天危险期她已经安全度过。

她在阳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她穿着浅绿色的长裙,清新文雅,我看得出来,她想和我说说话。

我实在太累了,我需要尽快调养身体,准备下一场的生死决战。

“周老师,你睡觉会迷糊吗?”吴幼釉问,她侧头过来,脸上的表情很纯净。

我认真回答说:“一般不会。除非身体不好。”

我说的是实话,就像我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是在晚上睡觉,很容易被邪气入体,噩梦不断。

吴幼釉说:“那我在外面守着你,如果你做噩梦了就大叫,我就来唤醒你。”

我笑了,做噩梦就一定会大叫?我的噩梦,跟常人的噩梦是不一样的。

“谢谢。”我说,“你刚醒来,就不劳你费心了。”

“周老师,我昏睡时是你唤醒我的,就让我来帮你一次。”

我笑着说:“大白天我不会做噩梦。太阳正猛烈的时候,你不要暴晒在阳光下,回房间吧。”

“为什么?”

“晒黑了不好看。”我说。

其实我想说的是,正午太阳正猛,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同时,也是阴气生成的时候。

“好,我听你的。”吴幼釉乖乖地说。

我回到房间,紧闭了门窗,做了几次气息调整,让自己静下心来,冥想周家修神秘术,修复自己受伤的内气,如此反复多次后,我终于有了想要美美睡一觉的感觉。

我躺下一会儿,突然听见窗帘被风吹动的声音,我记得之前我关好了门窗。

我睁开眼睛一看,屋里一片漆黑。

窗帘微微地动着,风,不是从外面吹进来,而是屋里起风了。

我浑身感觉到了一阵淡淡的寒意,还有一股奇怪的香味。

我一愣,这不是阴气。

是谁闯进来了?

我准备翻身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这是鬼压床的感觉。我之前和老鬼学驭鬼术的时候,一开始我总是被鬼压床,后来我知道是老鬼故意“收拾”我的,是为了给我练胆子,以及我的应变对付能力。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被鬼压床,没想到现在栽了个跟头。

我默念驱邪咒,念了三次后,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不说,我的头开始疼,剧烈的疼,太阳穴就像被刺进了两把尖刀。

这是反噬。

反噬是非常可怕的东西,等于是对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放出去的箭全部反弹到自己的身上。

那奇怪的香味更浓烈了一些,房间里出现了一个人。

是个戴着大斗篷的女人,这香气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

她站在我的床头,穿着一身紫色的衣服,大斗篷把她的脸遮挡得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我却能感受到她那犀利冷血的目光,犹如刀刃,这就是刺入我太阳穴的刀。

“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管闲事。”

女人的声音一出口,我惊讶极了!

这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她最多二十五岁。

这么年轻的女子,有这么高深的法术!她是什么来头?

“你要做什么?”我问。

“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马上从吴家滚出去!从此之后,你不准再插手这件事,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的声音冷冰冰的,像冬天吹过旷野的风,不带一点儿感情。

“挡我的路,你就得死!”

我没有再说话,我发现自己嘴巴能动,于是我紧咬着舌头,一股腥味弥散开来,我喷了一口舌尖血出去。

“哼......”

随着女子的闷哼声,我感觉到浑身一松,我醒来了。

我一下子坐起来,浑身冒汗。

那女子已经不在房间里。天色也没有黑,现在还是下午。

屋里残存着那股特殊的香味,证明我刚才不是在做噩梦。

但是门窗依旧是从里面关上的,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想来想去,突然,我完全愣住了。

那个女子,她确实进来过,但是,却不是她本人进来的,而是她的念力。

她的念力入侵了我的梦,入侵了我的意念,这种现象,比灵魂出窍来得高级和神秘。

那女子很年轻,却有这么深重的念力,还能自由出入别人的意念梦境。

我深深感觉到了压力,特别是在我现在受重伤的时刻。

但是我有一事不明,她已经警告我两次,两次都有机会杀我,为什么不直接要了我的命?

小说《风水师笔记》全本已有,想知道 周易吴幼釉 的大结局快来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