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特文学 >

名门透视女王主角(宋雅怡许宣)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22 12:39:52 作者: 九尾雕 来源: QR
名门透视女王主角(宋雅怡许宣)小说在线阅读

《名门透视女王》第6章赌石

黑色跑车在路上飞奔,越转越陌生,最后才停在了一处不起眼的宅子门口。

这时,后面紧跟着的一辆车也停了下来,宋雅怡和魏红一下车就看到了一片耀眼的红色。

赫,大红色的VersaceLP640,又是个有钱的主!宋雅怡下意识地挑了挑眉。

兰博基尼里走下来一个漂亮的女人,上身穿了件薄薄的红色开司米,下身是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如水蛇一般走了过来。看到萧竟时,怔了怔,瞥了魏红和宋雅怡一眼,轻轻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奕奕然走进去了。

宋雅怡顺着那目光扫了萧竟一眼,萧竟的脸上有些尴尬,不自在地撇开了脸。宋雅怡的眼中露出一丝了然,这个萧竟果然是风流多情种。

几个人紧跟着刚刚那个女子穿过了一个院子,又拐过一个石屏风,眼前一片开阔,柳暗花明。

宋雅怡完全料想不到,这个原本毫不起眼的小宅子里,居然别有洞天。一个大大的院落出现在了她的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还未走进大厅,就看到前面围满了人,走近了些,就听到有人惋惜的声音:唉,切垮了!居然是靠皮绿,真是可惜了!老周你要是刚刚出手,那可就是两百万到手了!现在,你那点皮毛绿只能做个戒面了。

垮了垮了,要赌石哪里有不垮的?神仙难断寸玉啊!那个叫老周的男子看着面前一块切了一个面的石头,眼睛里闪过后悔懊恼等神色。

宋雅怡听了这话,有些皱眉,来的时候她已经从萧竟的口中得知了不少东西,知道赌石并非如她想象的那样就是赌场玩牌,而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赌博。

买石头赌翡翠,凭眼力靠运气。看好石头以后花钱买下来,银货两讫之后,再把石头切开,如果里面出了翡翠,就算是赌赢了,也就是赌石行家所说的赌涨了,然后按照石头里翡翠的成色来判定是小涨还是大涨。

虽然从萧竟的只言片语中,她已经知道,所谓赌石就是赌一块石头里有没有翡翠,但宋雅怡毕竟没有见过真正的赌石,所以一进宅子她就仔细地听那些人说话,想要从中获取她想要的信息。

却说几人刚走进来,大厅里有个中年男子眼尖,已经是笑嘻嘻地赢了上来:哟,秦小姐,萧少,您两位也来了。快来快来,今天我这儿新到了一批好货,别看老周解的那块赌垮了,前头可是有好几位出绿了呢。咦,这两位是?那中年男子看着面生的魏红和宋雅怡,怀疑地上下打量了几眼。

这是我两个朋友,她们没见过赌石,来见见世面而已。齐老板放心,不清楚底细的人我是不会领到这儿来的。这话一出口,那老板才收下打量的眼光,笑着又说起今日的新货,萧竟认真地听着。

宋雅怡听萧竟说这话,而那老板之前看自己的眼神一脸戒备,不由得有些纳闷,这老板这样戒备做什么?

魏红看出了宋雅怡的疑惑,凑近她的耳朵边笑着解释道:这种地方都是很隐蔽的,闲杂人是不让进的。这里的生意,少则几百,多则百万千万,这样大的生意很容易引人觊觎,老板要对客人负责,也不想招惹麻烦。

宋雅怡恍悟,再看向大厅里围着的那些人时,眼光就变得不同起来,上百万的生意,这赌石到底是个怎么样神秘的东西,居然这么值钱!

那边一起来的秦小姐先头听萧竟介绍魏红和宋雅怡,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嘴角微微抿了抿。

这会儿听到企老板啰嗦,极度不耐烦起来,说是要去仓库看货。萧竟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叮嘱魏红和宋雅怡多看少说,不要乱来,得到两人的点头同意之后,这才放心地跟着那个老板去了仓库。

萧竟一走,宋雅怡就朝着那大厅里围着的那群人走去,在外围一边看一边听起来。

慢慢地她也能看出点苗头了,这些人之所以围在大厅,都是在等着解石。在这个大厅里放着两台机器,是专门用来切石头的。围着的这些人,手里都抱着各自选好的石头,正在排队等着切石。

在这里买的石头,可以就在这边切,也可以不切开自己拿回去,切开的石头里面若是白花花的石头,就算是切垮了,若是里面有绿,就算切涨,转手就能卖个好价钱,若是成色好,比原价高出千倍万倍都有可能。

也就是说,如果你买的石头出了高绿,瞬间你就能发财致富,不只是致富,是一日暴富。

这种另类的赌博方式宋雅怡从未听说过,现在见识到了,她的心中不由得一动,看着自己的右手。

这种赌博方式,那不是意味着,她能十赌完胜?

想到这一点,宋雅怡的眼睛里闪过精光,朝着一旁站着的魏红眨了眨眼睛。

红姐,一会儿咱们也去碰碰运气!

那边那个叫老周的男人已经解开了整块石头,除了那片靠皮绿,别的地方都是白花花的石头。

切到靠皮绿,老周虽然懊恼,却不见什么伤心的情绪。一转手,那片据说可以做戒面的靠皮绿卖了五千块。

一旁早有选好了石头等得不耐烦的人急着解石了,见老周退了下来,一个穿着灰青布衫的中年男子抱着一个大石头急不可耐地就走到了解石机前,把石头放到了解石机上。

解石机的砂轮切片急切地旋转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周围人的注意力纷纷集中到了这一块儿,都紧紧张张的看着那男子画线准备切石。先前已经切垮了一个,所以不只是那个切石的男人,就是周围看解石的人都吊着一颗心。

老钱,你这石头看着表现不错啊。一旁观看解石的人中有一个看气氛紧张,忍不住开口热络下气氛。

宋雅怡听着这话,顺着那人的视线看去,想要知道什么样的石头就是这些人口中所说的表现不错。

那是一块不规则的黑褐色石头,约莫七八公斤的样子,算不上很大,石头表面有灰绿色的纹理,不是很多,也不规则。

那是自然,我老齐这里的货可不蒙人,这可都是正宗的老坑种,就老钱手里那块,我敢打赌,绝对是老坑麻蒙玉!原本带着萧竟去看货的齐老板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老钱在解石,忍不住凑上来插嘴吹嘘了起来。

宋雅怡对什么老坑种,麻蒙玉这种专业名词是半点也不懂,便留心记了下来,想着等回去以后到网上好好查查。

这时候老钱已经画好了线,将石头推到了切石机的砂轮前,顺着切线一推到底。

周围的人不无紧张,老钱一双眼睛死命盯着那块石头,随着机器的沙沙声,薄薄的一片石块掉落在地上,一丝淡绿透了出来。

呀,出绿了出绿了!一旁有人眼尖,看到绿色惊喜地叫了出来。

《名门透视女王》第7章花青芙蓉种

出绿了?在外边四处乱瞟的魏红一听到这话,勾着包就往人堆里钻,急急地凑到了宋雅怡身旁来看热闹。

早有人递上了清水,老钱抑制住激动颤抖的手,用手捞了一把清水浇在了切开的石面上,一抹新绿透了出来,非常喜人。

质地细腻,绿色纯正,色清,虽然不是很透,但是是芙蓉种无疑!旁边围着看的人个个都是老手,看了那切面露出的绿意,虽然只是一条绿带,还是能很轻易地判断出石头里翡翠的种地来。

切石的老钱直起腰来,乐呵呵的脸上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虽然不过是芙蓉种,若是那么一大块都是,那也能开出十来对镯子了,若真如此,这石头算是大涨了。

老钱,我出五十万,你看如何?你这石头还是有不少风险的,要是和老周一样是靠皮绿,你就亏大了。而且,谁知道里面变没有变种啊。围着的人群里有个约莫三十来岁的男人开价了。

听那男人开价五十万,宋雅怡吃了一惊,忍不住顺着那声音看去。

那男人个头不高,估计也就一米六五,瘦瘦小小的,站在人群中几乎可以忽略。只是这一出价,那眼睛里透出来的一丝精明算计,让宋雅怡不得不多看了他几眼。

就这么一块破石头,居然可以卖五十万?宋雅怡回过头来看着那个切开了一小块天窗的石头料子,再一次对赌石这个东西有了另外一层定义。

这玩意儿不是在赌博,这是在泼水啊!就这么一块破石头,居然喊出了五十万的天价!

老钱,八十万。又一个人开口了,居然是先头赌垮了的老周,他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兴奋,似乎先前赌垮了的事完全没有发生过一般。

宋雅怡先头就被惊吓到了,现在看到居然还有人不要命地开始加价,而且一加就是三十万,这下她彻底被震住了,僵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老钱手里的那块石头。

那哪里是破石头啊,简直比黄金还贵啊。宋雅怡在心里细数着八十万后面有几个零,想着自己辛苦了赶工画设计稿准回来的稿费,简直是没法比啊。

嗨,看到没,这就是赌石哦,算不算一夜暴富?!一旁的魏红看宋雅怡一副傻呆呆懵了的样子,知道她被震住了,忍不住眨眨眼睛戏谑地道。

宋雅怡急切地点了点头,又朝着老钱看去。

人堆中的老钱摸着下巴,细细观察着石头的纹理,似乎在考虑八十万的可交易性。

那边人群里有人已经等急了,开始起哄:老钱,快解开,这一定是块芙蓉种!要是都是这么薄一层皮,老钱你那块石头至少买一百五十万!赌吧!

卖了吧,老钱,别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边的老钱根本不受其他人的影响,拿着石头仔仔细细地翻看了好半晌,这才下定了决心,咬了咬牙,在整个石头上画了线。

这次,他也不敢自己解石了,对着一旁解石机旁的解石师傅笑道:姚师傅,还是您来帮我全解开吧,我这手抖得不行。

好嘞那边正看得手痒的姚师傅听得有这等好事,顿时咧着嘴笑开,露出一口黄牙,搓了搓手就急不可耐地走了过来,接过了老钱手中的石头。

老钱的心里矛盾万分,想看又不敢看,脸也紧紧绷着,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姚师傅操纵着切石机开始切石头,刚刚喊价的那个男人和老周都是又失望又期待地看着。

砂轮机沙沙地磨,碎石块一片片地掉,很快,一整块石头就全部解开了。

一个椭球形的石头出现在了姚师傅的手中,居然有半个足球那么大。

姚师傅激动地掬起一把清水撒在石头上,水流带着细沙滴下,一抹浓绿透了出来,那淡绿色的石头中竟然有一许多深绿色的脉带。

啊居然是花青芙蓉种!

芙蓉起青根,这么大一块,透明度也好,水头也不错,这块石头是真的赌涨了!

虽说不如玻璃种,但是也算是不错了!

就是,你看那脉,居然是顺脉,颜色还那么艳,老钱这下可发了!

那切石的姚师傅乐呵呵地将解出来的石头递给老钱,老钱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拿起来就爱不释手。

宋雅怡在人堆中看着,焦急地等待着周围的人喊价,这么一块石头,按照那些人所说,应该是要卖不少钱了。

她现在最关心的是,这样一块翡翠原料,究竟能卖到什么天价。

宋雅怡心中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出一百二十万!人群里有人开始喊价了,有几个人开始附和,纷纷要老钱出手。

宋雅怡望着那块翡翠料子,眼睛都直了。一百二十万!宋雅怡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老钱摩挲着那块石头,似乎有些不舍,听到有人出价一百三十万,眼睛亮了亮,随即问道:还有人出价吗?

人群一阵沉默,突然先前喊价的那个瘦小的男人开口了:一百五十万。

一百六十万。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也开始加入竞价,看着老钱手中的花青芙蓉有些跃跃欲试。

一百八十万。那个瘦小男人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那个竞价的胖子一眼。

宋雅怡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这些人都是疯子吗?十万块一加,跟不要钱似的。

两百万,钱老板,我买。这时从宋雅怡的身后传来了清脆的女子声音。

宋雅怡连忙回过头去,喊价的是先头那个随着齐老板去仓库选石头的秦小姐。

听到那女子竞价,之前那个有些不依不饶的瘦小男人脸色一沉,却是不再开口。在场的众人听说出价两百万,都不再闹了,纷纷看着那个出价最高的女人。

宋雅怡连忙侧开身子,给那个女人让出一条道来。那女人看了宋雅怡一眼,擦过宋雅怡的肩就走到了老钱的面前。老钱显然认识那个秦小姐,点了点头答应了这场交易。

那秦小姐也不含糊,拿起那翡翠仔细地看了几眼,确认无误之后,便拿起了电话给老钱转账,很快老钱这边就收到了转账信息,银货两讫,老钱笑眯眯地将石头递给了秦小姐。

一桩交易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完成了,宋雅怡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纵然是她嫁入陈家一年多,见识过的大场面不少,也没有见过如此财大气粗的时刻。

她忍不住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垂下的眼眸中是难以抑制的兴奋。这么快就赚了两百万,如果她也能赌到一块花青芙蓉,在魔都买个小套房就指日可待了!

小雅,咱们也去买吧,多买几块,要是咱们也能赌涨,那咱们就发财了!哈哈

魏红急切地就要拉着宋雅怡去找齐老板买石头,宋雅怡几乎忍不住要翻白眼。这大姐以为这石头里个个都能出翡翠不成?

刚刚交易完石头的秦小姐听了魏红这话,回过头来轻蔑地看了她一眼,似不屑又似嘲讽的微笑令宋雅怡感到很不舒服。

但想起先前萧竟看到秦小姐时脸上的不自在,宋雅怡也不打算计较了,这秦小姐显然和萧竟有特殊关系,自己以后还要在萧竟手下干活,还是不要和他的女人起什么冲突才好。

红姐,萧老板不是说让我们先看看再说吗?再说赌石这玩意儿我们接触不多,生手容易犯忌讳,还是先观望下再说吧。看魏红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宋雅怡知道她是被老钱的那块花青芙蓉冲昏头脑了,急忙拉住了她劝道。

恰好那边的萧竟也走了出来,怀里抱着一块大石头,那石头足有三十公斤重,皮壳乌黑似碳,像是抹了锅底灰一般。最重要的是,在那块石头的顶端,居然裸露着两指宽的一条绿带。

哎呀,萧少,还是你大胆啊,这块黑钨砂我们这么多人看了半天都不敢出手,你这一来倒抢了先了!

先前那个肥头大耳的胖男人看到萧竟搬着那块大石头出来,急急地就迎了上来,伸手又摸了摸那块石头。

那胖男人一嚷嚷,一旁准备看解石的人纷纷围了过来要上手研究,萧竟也不介意,任由那几个人拿着手电放大镜围着石头摸索起来。

《名门透视女王》第8章赌

一堆人开始研究萧竟手上的这块石头,宋雅怡在一旁仔细听着,一面将那些陌生的名词牢记在心上。

买毛料,石头的场口、表皮的颜色、莽带、松花、水种、裂绺等等都很重要。要判断一块翡翠毛料的好坏,必须逐序、仔细细致地察看翡翠的种、地、水、色和裂绺,然后把察看的各方面关联起来,进行综合剖析。

这般听下来,宋雅怡只觉得头昏脑胀,一堆名词堆积在脑子里,乱糟糟一片。

魏红可管不了这么多,她早被老钱那一块石头卖出三百万给忽悠进去了,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痒痒,急切地就要拉着宋雅怡去买石头毛料。

她可不缺钱,工作稳定又高薪,信用卡刷爆也没有关系,可惜宋雅怡根本不听她使唤。

萧少,这可是块好东西啊,光是看这玉肉,里面至少是蛋清种!你这石头没有两百万拿不下来吧?老齐不宰你一通他哪里会罢手啊?

老周笑眯眯地看着萧竟,年轻人大胆,对于萧竟这般大手笔,他心里其实是不认同的。可是这块石头他还真有些瘾。

原来萧竟买下的这块石头,看不准的人还真不少。先前老周就在仓库里看了不下半个小时,心里没有多少把握,其他的人也是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他就有些没了底。

原本想着若是到了最后没有人买,他就拿下回去好好研究慢慢解,不料萧竟一来却抢了先,直接就把这块石头给挑走了。老周顿时有些懊恼自己没有出手,又期盼着萧竟赶紧解石,看看里面的翡翠究竟是什么品种。

周老说笑了,我其实也看不好,不过想着赌一把,这般鲁莽,倒是让你们这些行家笑话了。萧竟看老周那又爱又恨的神情,哪里还不明白他心中所想,也就客气地谦虚了几句。

宋雅怡看着萧竟手里的那块石头,心里有些发痒,也想上上手。

她先前在周围听着那些老手们研究石头时提到,这块露出了玉肉的石头是开了一个口子的,算是半赌毛料了,行内话叫开天窗。

宋雅怡忍不住在心里猜测着,这块开天窗露出了玉肉的石头里面,会切出多大一块翡翠来呢?

我能摸摸吗?心中想着,宋雅怡忍不住走上前去开口问道。

征得了萧竟的同意,宋雅怡就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摸了上去,一股温热从掌心顺着经脉流进身体里。

宋雅怡只觉得浑身一颤,果然,她的右手才覆盖在石头上,她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石头的影像。透过这块石头粗糙厚实的表皮,她看到了一大片晶莹剔透的绿。

宋雅怡顿时愣住了,忍不住抬起头来偷偷地看了周围的人一眼,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别处,并没有留意到这边的情形,这才松了口气,慢慢地松开了手装作认真的样子查看起石头的表皮。

魏红看宋雅怡研究石头似模似样的,好奇不已,也学着她的样子蹲了下来东瞧瞧西看看,顺口问了一句:小雅,你也懂赌石吗?

宋雅怡哪里懂,摇了摇头,随口回了一句:我看他们都是这么看的,估计有什么窍门。我们找找

噗哧从宋雅怡身后传来了笑声,宋雅怡和魏红忍不住回头看去,就见一个面容俊朗的男人站在大厅里,自顾自地笑得开怀。

那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穿着一身灰色的衣衫,抱着一块石头,那石头不大,也就篮球般大小,周身呈红棕色,远远看着像一块锈掉了的铁球。

萧少,你从哪里寻了这么两个活宝?怎么,最近换口味了?那男人抱着石头走了过来,挑眉看了蹲在地上的宋雅怡和魏红一眼,小妹妹,挑毛料可不是这么挑的,你得有专门的手电筒和放大镜。

林少,这是我的两个朋友,她们是外行,就是来瞧个热闹而已,你不用管她们。萧竟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轻描淡写地介绍了一句,视线落到男子手中的石头上,笑了笑,铁沙皮?

我可没有你那手笔,三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那个林少点了点头,戏谑地看着地上蹲着的宋雅怡:要想赌石,不仅仅是要会看会摸,还要有足够的胆量。这玩意儿,女人可是不行的!

林少明显地看不起女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露出的全是轻蔑。这话可是直接戳中了魏红的脊梁骨,魏红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还瞧不起女人的男人,所以一听到这林少说女人不行,她猛地就站了起来:谁说女人不行!?那个秦小姐为什么又能赌石?!

魏红这话一出,伸出食指指着另一侧正准备解石的秦小姐。

林少瞥了秦小姐一眼,回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萧竟。

萧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那男子会意,看着魏红,理所当然地回答道:笑话,秦钰当然能,她们秦家可是浸淫翡翠行上百年的大家,她的爷爷秦老前辈是赌石界有名的翡翠王,十赌九涨,这些年秦老爷子将毕生绝学都传授给了她,你说她能不能?

魏红听了这话,气焰顿时灭了七分,只是还是有些不甘心,气道:谁规定赌石的就一定得是男人!不是说赌石除了考眼力,还靠碰运气吗?我们小雅昨天买刮刮乐还中了头等奖!你等着,就凭我们的运气,今天我们也一定切出绿来!

宋雅怡差点没被魏红这豪言壮语给噎住,大姐,这赌石可不光是靠运气就能赌涨的。要不是我有透视眼,哪里能有那样的运气?

不过宋雅怡也实在看不惯这林少阴阳怪气的腔调,他这么褒扬那个秦钰,贬低其他女人,那样轻蔑的口吻,让她瞬间就想到了陈明华那个王八蛋,顿时倒足了胃口。

萧竟也被魏红的话给吓住了,他和魏红是多年大学同学,知道这姑奶奶说出来的话从不食言,下了决定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见魏红拉着宋雅怡就要朝着仓库走,他慌忙拉住了她。

红姐,我的姑奶奶,你非要来给我捣乱是不是?你要这样胡闹,我可不管你了!

萧竟这次来是为公司采购玉石原料的,自然没有精力照顾魏红和宋雅怡。

可是这两个女人冲动的性子,两个睁眼瞎要买毛料,不是明摆着是让人宰。萧竟虽然不愿意和林少闹红脸,可也不愿意让魏红吃亏,哪里肯让她去闹腾?

萧少这话可说错了,说不定两位美女真的有运气能赌到一块极品翡翠呢,你这样拦着别人发财,可不太厚道!那个秦钰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上来插嘴说道,声音清清脆脆,煞是好听。

但宋雅怡和魏红哪里听不出这秦小姐不怀好意,她那话明摆着是在嘲讽自己二人不自量力,眼中虽然带着笑,却是一副等着看她俩的笑话的模样。

秦小姐,要不咱们就赌赌看,要是我魏红今天赌不出翡翠,您挑中哪块,我白送你!魏红一副她能赌涨的信誓旦旦的模样。

哦,那我就等着魏小姐的好消息!秦钰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冲着一旁的林少使了个眼色,两人都笑得诡异。

宋雅怡哪里看不出来他们要坑魏红,忍不住嘴角微微勾起,笑道:若真要赌,秦小姐也要拿出一点诚意来吧?不可能只有我们出彩头不是?

林少和萧竟面面相觑,这这两个女人难道要来真的不成?

秦钰没有料到宋雅怡会忽然来这么一句,不过也是,既然是赌,双方就必须出彩头,赌博可没有一方出筹码一方不出的道理。

这样吧,就赌秦小姐刚刚买下的那块石头,如果我们切出了绿,秦小姐就将那块石头送给我们,如何?宋雅怡指着秦钰放在解石机旁边的那块石头,笑道。

这话让秦钰忍不住皱紧了眉头,那块毛料是她从仓库那一堆毛料中精挑细选才挑出来的,里面极有可能出高绿,她花了五十万才拿下来,真就这么送人了,她还真有些舍不得。

怎么,秦小姐不乐意?我们的彩头可比秦小姐的那块石头要大吧?秦小姐连一块石头都出不了,这赌可就没意思了。难不成秦小姐还怕会输给我们两个外行不成?还是说,秦小姐只是看我们两个新手好欺负,想要讹我们?

宋雅怡这话明显是激将法,秦钰不可能不答应,周围这么多人听着,她要不答应就是承认自己在讹诈新手,那会砸了秦家的招牌。不过她可不相信,自己会输给这两个连赌石都没有见过的菜鸟。

秦钰只能点头,眼中的阴蛰一闪而过:既然是真赌,那咱们事先得说好,开窗的料子不行,要赌出绿,你们只能选全赌毛料!由齐老板作证!

成交!宋雅怡点头答应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了秦钰和林少一眼,拉着魏红就朝着仓库走去。

本不过是魏红的一句气话,却演变成了这个样子,萧竟见这两个女人较真了,也没有办法再阻止,只能朝着齐老板示意。好在他也知道魏红的家底,就赌这么一次,还不至于输不起,就当是交学费好了。

一旁的齐老板忙热切地领着两个外行进仓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