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特文学 >

拐个王爷去种田主角(陈小莲莫绍峰)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22 12:24:22 作者: 慕容锦 来源: QR
拐个王爷去种田主角(陈小莲莫绍峰)小说在线阅读

《拐个王爷去种田》第6章我来杀

杀蛇?

院墙外,陈小狼瘦弱的身子一僵,脸如菜色。

他磨磨蹭蹭地走了进来,声音微颤道:姐,这这可是蛇啊,你,你真的要杀蛇?

陈小莲斜陈小狼,凉凉道:家里没点荤腥,爹如今伤势严重需要补身体,不杀蛇吃什么?

这话,陈小狼没法接。

家里是有荤腥的,昨夜睡觉前,他还闻着灶房里传来烧肉的香味,只是那肉是给四叔做的,他们三房半点都沾不到。

如是想着,陈小狼头皮发麻的走向陈小莲,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准备接过蛇去宰了。

只是,看着那绿色的蛇头,扭动的蛇身,还有那阴毒漆黑的蛇眼,陈小狼在离蛇寸许的位置停住,怎么也无法再进一步。

这蛇,方才咬了凶神恶煞的林大,那它比林大还要可怕。

咕哝

喉头动了一下,陈小狼眼底满是恐惧。

半晌。

嘴唇动了动,陈小狼脸色苍白,冷汗不停从额角滑落,看着似乎随时能昏倒。

没用!陈小莲低斥,眼底却还是忍不住闪过一抹柔软。

这小子与她生活的环境到底不同,不能强逼啊!

行了,这蛇我来杀,你去弄些清水过来!

陈小莲动作利索的将蛇钉在院中的木板上,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一听不用亲自杀蛇,陈小狼如释重负的同时,眼底不由闪过愧疚。

大姐被逼自杀,醒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要是在从前,大姐看到蛇恐怕就尖叫着晕倒了,哪里会想到抓蛇给爹补身体,都怪他没用。

蛇头被钉死,不多时便不再扭动。

就在陈小莲准备剥皮处理的时候,坐在地上的薛氏才反应过来。

她腾的一下跳了起来,冲到陈小莲身边就扬手挥下。

口中嚷嚷道:我打死你这个不安分的小蹄子,要不是你没脸没皮的去跳河,老三也不会欠下那么多银子,你倒好,什么好事都办不了,还把林大给弄伤了,要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拉你去抵命!

陈小莲一矮身躲过薛氏的巴掌,还顺手将蛇皮干脆利落的完整剥了下来。

阿奶你放心吧,林大不会有什么三长两短的!顿了顿,陈小莲咧嘴一笑:就算他真的有什么,也是这蛇咬了他,该这蛇给他偿命才对!喏,我已经把蛇杀了,算是给他提前报了仇,他该感谢我才是,拉我去抵命算什么道理?

畜生哪能给人偿命?

薛氏被陈小莲的一番话气歪了鼻子。

你个小蹄子,你丢尽了我老陈家的脸,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你娘那个不要脸的烂货,就是这么教你的?

口中怒喝,薛氏捡起方才扔在地上的耙子,朝着陈小莲的肩头砸了过去。

闻言,陈小莲布满脓包的脸一冷。

她伸手轻描淡写的握住了耙子,声音轻似从云端传来。

说:阿奶,刚才我似乎没有听清楚,你说我娘是什么?

陈小莲的声音很轻,面色在脓包的遮掩下看不清楚,可她灿若星辰的冷眸,却让薛氏微微怔楞。

这死丫头,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拐个王爷去种田》第7章被水鬼附身

往常被骂,陈小莲只会低着头没完没了的哭,不反抗也不顶嘴,现在跳了个河,怎么就敢用这种眼神看她了?

邪乎,真是太邪乎了。

你薛氏张了张嘴,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惊恐道:不好,这小蹄子是被水鬼附身,要祸害陈家来了!

说着,薛氏放开耙子,踉跄地退了几步,居然扭头冲了出去。

看那利索的腿脚,活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后面追。

陈小莲握着耙子,嘴角不由微微抽搐。

她本来想教训一下这个愚蠢无知又刻薄的老太太,没曾想她竟然神来一笔,叫嚷她被水鬼附身就跑了?

好吧!

跑就跑了,至少耳根子清净,能安心给爹炖蛇羹。

薛氏这一走,院墙外围观的人也顿时觉得陈小莲有些邪性,悄悄散去了。

刚巧这时陈小狼也打来了清水,陈小莲就着水将蛇肉洗干净切成段,拿了个陶罐放在小炉子上头文火煨着,顺手又摘了一根葱洗净扔了进去。

狼崽,你把炉子搬屋里去好好看着,爹能不能喝口补汤,可就看你了!陈小莲一边说着,一边用清水洗手。

啊?啊!姐,我这就去!陈小狼小心端起炉子,直接去了东屋。

就在这时

哎?我说莲姐儿,不是说催债的人来了,怎么这会儿院子里就你们姐弟俩?你阿奶呢?你说说看,方才婶子也看着好几个人回来叫人救雅姐儿,这等了好久也不见人来,没办法婶子只好自己把雅姐儿背回来了。

说话这人正是方才在河边浆洗衣衫的妇人之一,她身材壮硕力气极大,背后背着虚弱的陈小雅,丝毫不见气喘。

陈小莲回忆了一下,并没有想起这人是谁。

从前的陈小莲因为容貌的缘故,极少出门,村里认识的人也不多,只有跟陈家相亲的村人才能叫的上来。

半垂着眸子,陈小莲笑道:婶子,催债的人走了,我阿奶也出门了!

哦!这妇人也没多问,将身子虚软的陈小雅放在院中的木凳上,说:莲姐儿,你姐姐被蛇吓的够呛,怕是失了魂得好好歇着,婶子家里还有活计,就不多留了!

说完,妇人爱怜的拍了拍陈小雅的肩膀,说了一句可怜见的就离开了。

陈小雅脸色煞白,半晌才回过神来。

她恶狠狠地瞪着陈小莲,说:你你是故意放蛇咬我,贱人!

哟?

还有力气骂人?

那证明还是吓的不够啊!

于是,陈小莲慢悠悠地开口:这你可就说错了,那蛇专咬心思恶毒之人,不然河边那么多人,它怎么就偏偏咬了你?

若是此时围观的人没走,定然会觉得陈小莲这话听着耳熟。

你才心思恶毒,是你,一定是你,我要给阿奶告状!呼呼呼没说几句话,陈小雅就气喘不停,脸色更加煞白。

相比起来,陈小莲就显得气定神闲。

告就告呗,不过你最好带着证据!

证据?

什么意思?

陈小雅有点懵,陈小莲放蛇咬她,她手腕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据!

《拐个王爷去种田》第8章胆子真小

喏!

陈小莲抬起下巴,指了指尚还钉在木板上的蛇头,以及没了蛇肉的蛇皮。

绿色的蛇头狰狞可怖,黢黑阴毒的蛇眼下,獠牙锋利而骇人。

而那蛇皮和木板上,还有着斑驳的血迹。

啊!

一声尖锐的惨叫后,陈小雅翻了个白眼直接晕了,比前两次还要干脆利落。

咧咧嘴,陈小莲吐出一句:胆子真小!

自陈小莲睁开眼的这三天内,陈小雅不停的挑衅讽刺,处处给她使绊子,都是一些再幼稚不过的手段。

比起从前那些想要算计她命的人,陈小雅这些刁难她根本不看在眼里。

瞥了一眼昏迷的陈小雅,陈小莲一点扶她回房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转身回了东院。

东院是陈家的老院,是陈义智爷爷还在时便住着的,只两间不大的土房,又破又旧夜里还透风,如今陈老三一家五口住一间,另外一间用来堆放杂物。

一道矮墙之隔,是陈义智的爹陈二狗成亲后,自己做工赚银子起的四间新屋,老俩口,陈老大一家及陈老四各住一间,剩下的一间则归幺女陈桂花。

三年前陈桂花嫁到邻村,屋子便空了下来。

陈老大和XF吴氏在薛氏耳边吹风,说陈小雅容貌好身段佳,村里的这些个适龄小伙都配不上,定然是要嫁到县城里享福当姨奶奶去。

若是让人知道她都十岁还与父母兄弟同住,会对名声有损。

薛氏权衡了几天,最后拍板让陈小雅这个大孙女住在闺女未嫁时的屋子,这一住至今已经六年。

至于人口最多干活最多的陈义智一家,根本没人会为他们考虑。

东院破旧潮湿,西院宽敞明亮。

一墙之隔,两个天地。

推开裂缝的木门,陈小莲一眼就看到身着粗布坐在炕边的娘亲,饶是衣衫上摞着补丁,脸上脂粉未施略显憔悴,可她依旧给人一种很柔美的感觉。

墙角处,陈小狼蹲在地上,死死地盯着冒热气的陶罐。

炕上,陈义智面色灰败地躺着,身上盖着破旧却浆洗的很干净的棉被。

他的身边蜷缩着一个小小的人儿,他粉嘟嘟的脸上挂着泪痕,眉头微微蹙起似是在梦中也不安稳,正是三房最小的儿子陈小星。

看到他们,陈小莲心中不由一阵温软。

她从前那些日子太过黑暗,黑暗到她死后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有了父母,有了两个弟弟,没有排斥就欣然接受。

她想抓住这份亲情,谁都不能抢走。

呜呜见女儿回来了,李氏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忍不住低头抹了抹眼泪,说:莲姐儿,娘好怕,你爹的气息越来越弱了,他不会真的

不会的!陈小莲快步走到李氏身边,坚定道: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爹有事!

可是

没有可是!

李氏泪眼朦胧地看着陈小莲,半晌之后才勉强道:好,好吧!娘就是怕,自娘跟你爹成亲这十六年来,从没见你爹伤的这么重过!

娘你放心,伤筋动骨一百天,爹慢慢将养着就没事了!

可是你爷奶都说你爹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