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猎户悍妻

    韩巧蘅毅孙益明主角小说
    为您提供热推小说宅斗言情《猎户悍妻》全本阅读,猎户悍妻是幺兮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韩巧蘅毅孙益明,主要内容:肴。“娘,馒头好好吃。”孙可满脸幸福,一口一口小老鼠一般咀嚼吞下,又大大的咬一口。韩巧嘴上没有许任何承诺。心里却暗暗发誓,一定让三个孩子过上好日子,也不枉她来这异世......

    猎户悍妻小说幺兮-韩巧蘅毅孙益明免费在线阅读

    第四章

    第4章,顾好自己

    三姐妹几乎立即就忙活起来。

    把粮食都搬灶房去规整,孙依、孙可打水、烧火,孙秀则去后院翻地。

    小小的身子挥舞着锄头,汗流浃背却满脸笑意和干劲。

    韩巧本来是想去后院茅房小解,看见翻地的孙秀,她站在原地看了一会。

    “娘。”孙秀甜滋滋的喊一声。

    “你做的很好。”韩巧温柔出声。

    上前摸摸孙秀的头,“这些日子要辛苦你了。”

    “娘……”

    “这次你爹下手很狠,娘浑身都伤,暂时没办法做这些重活。”韩巧有些歉疚。

    她没想过让个孩子干这些活。

    只是目前她也没力气来干。

    “娘,没关系的,这点活算不得什么,我和阿依就能做好,阿可也会帮忙浇水,娘只管好好休息养伤。”

    三个孩子确实能干。

    翻地、耕种、浇水都不用韩巧操心。

    洗澡的时候,孙秀、孙依把洗澡水抬到后院茅厕边的澡房,韩巧洗澡的时候,孙秀、孙依进来帮忙洗头、擦背,看着她一身淤青、红肿,新伤、旧伤交错,孙秀心疼的眼泪直流。

    孙依狠的咬牙切齿。

    韩巧也有意让她们看见。

    她迟早要孙益明好看,得让三个孩子知道,她们娘遭受过什么,往后不能因为孙益明三言两语就改变了态度。

    “阿秀、阿依,帮我洗头吧。”

    “哦,好。”孙秀慌忙应声。

    姐妹两个一个给韩巧抓头、一个冲水。

    这古代的洗头膏、澡豆就是好用,随便一洗头发滑溜溜、清清爽爽,浑身都能洗的干干净净。

    娘四个花了好半响才依次洗好,在院子里晒太阳。

    下晌午的太阳烈,这么晒着有些头晕目眩。

    等头发干了,韩巧才给三个女儿梳头发。

    从头顶延伸到脑后的麻花辫,最后在尾端留十厘米左右,用红绳绑住。

    孙秀、孙依嘴上不说,但眼角眉梢的笑意还是泄露了她们的高兴和快乐,孙可表达就很直接,抱着韩巧娘、娘的喊个不停。

    孙秀、孙依都不用韩巧开口,就去把衣服洗了。

    晚霞漫天的时候,也是要准备晚饭的时候。

    韩巧忍着痛亲自下厨。

    大骨头洗干净焯水炖汤,肉也洗干净放进去煮,一会好捞出来炒回锅肉。切半个南瓜刨皮,切块,等骨头汤炖出白浓的汤,再丢进去煮。

    孙家有两口铁锅,一口锅煮汤,一口锅煮饭。

    看着韩巧往锅里倒米,三姐妹都忍不住身子抖了抖。

    “娘,晚上是要吃白米饭吗?”孙可小声问。

    眼睛里都是希冀。

    她记不得自己有没有吃过白米饭。

    就很期待。

    “对,白米饭。”韩巧捏捏孙可的白白的脸蛋。

    白米饭、骨头炖南瓜,回锅肉、炒汉菜。

    香。

    三个孩子吞咽着口水。

    看着桌子上的菜、米饭,眼皮都舍不得眨。

    “开饭吧。”韩巧温声。

    三个孩子都先夹肉,然后齐齐往韩巧碗里放。

    “娘吃。”

    韩巧一颗心哦。

    真的都要软化了。

    她也给三个孩子分别夹肉,“你们也吃。”

    见三个孩子微红着眼看自己,“吃饭。”

    韩巧不是个好母亲,她以三从四德要求自己,对丈夫言听计从,却忽视了三个孩子,也需要母亲关爱,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

    她的忍辱负重并未感动到任何人。

    以后这就是她韩巧的孩子了,她绝对不会让她们受委屈。

    要说不好受的人也有。

    蘅毅此刻就不好受。

    他武功不错,常年打猎耳力极好,隔壁一点动静他都听得清楚,

    娘几个相处温馨愉快,做的饭菜又香又勾人,还有这几年从不曾有过的欢声笑语。

    他想起林员外今儿对他说的话,他第一次想有个家,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媳妇孩子热炕头。

    “五叔,吃饭了。”

    “嗯。”

    蘅毅应声。

    翻身去堂屋吃饭。

    蘅家人没分家,一大家子加起来二十多口,一桌两桌坐不下,分成三桌坐,蘅毅跟四个哥哥、爹娘坐主桌,四个嫂子分成两桌,分别带着她们的孩子坐。

    桌子上的饭菜清汤寡水,没肉、没蛋,没点荤腥。

    蘅毅根本不在乎,端起饭碗夹菜吃的飞快。

    其他人都很默契吃的很慢。

    “奶,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吃肉,吃什么肉?家里哪里来的肉?”蘅婆子怒喝。

    她凶悍起来,孙子们都怕。

    小孙子哇一声哭出来。

    他娘赶紧抱着去哄。

    蘅老头淡淡出声,“大儿媳妇,去炒两个鸡蛋给孩子们下饭。”

    “是,爹。”

    蘅毅搁下碗筷,“我吃好了。”

    起身离开堂屋。

    在他离开后,很快有鸡蛋、肉端上桌。

    蘅老头沉默不语。

    蘅婆子热情的招呼孙子、孙女们快吃。

    不许出声。

    蘅家四兄弟依旧沉默。

    四妯娌似早已习惯,也没吱声。

    只是谁都没想到,蘅毅会站在门口,像座大山一样问,“肉好吃吗?”

    “……”

    “……”

    一时间堂屋里一片死寂。

    小孩子不懂事,立即回了句,“好吃,阿奶说了,肉不给五叔吃。”

    他娘赶紧去捂孩子的嘴已经来不及。

    蘅大郎起身,“五弟……”

    蘅毅转身快步离去。

    他根本不在意这点肉。

    和泓说的对,他要为自己打算,这一家子除了问他要猎物,从没有把他当家人。

    他也不是他们的家人。

    或许林员外的提议可以考虑,反正就是洗衣做饭生儿育女,娶谁应该都是一样的。

    有了自己的小家,他再也不会为这个家做牛做马,任劳任怨,吃两样饭。

    堂屋里

    蘅老头一个碗直接砸蘅婆子脸上。

    “哎呦。”

    蘅婆子吃痛惨叫出声。

    却是一点不敢吱声叫嚷反驳。

    蘅大嫂站起身,“都是我不好,都怪我自作主张切了肉,我这就去跟五弟解释一下。”

    蘅大嫂立即去追蘅毅。

    到了蘅毅的屋子前,她尝试着开口,“五弟,这事是大嫂做的不对……”

    “滚!”蘅毅沉冷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蘅大嫂吓一跳。

    从她嫁进来十多年,蘅毅从没有这般跟她说过话。

    他话很少,几乎很少吭声,只顾进山打猎,说了两次亲事,后来没成他也没有说过什么,依旧早起天不亮进山打猎,回来后洗澡回屋休息,吃了晚饭继续休息。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刮风下雪,天天如此。

    “五弟……”蘅大嫂急急又喊一声。

    门开了,蘅毅站在门口,“你们当我是傻子吗?这么多年真当我没发现吗?”

    “至此你们别管我,我也不会管你们,顾好自己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