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七零小辣妻

    夏雨楚为主角小说
    主角是夏雨楚为的小说《重生七零小辣妻》,是作者“四四石榴”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为先!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楚为先不说话,夏雨想起前世自己和他的惨状,忍不住趴在他肩头又开始哭,一抽一抽地哭,说话鼻音非常严重,“哪怕以后你不要我,我也要......

    重生七零小辣妻(四四石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

    第5章

    第5章

    自己外甥是什么情况,个个都心知肚明,只是不好当面说出来。人家小姑娘既然想通了,愿意跟他外甥好好的,做母舅的还有什么可说的?

    只是也可怜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就要照顾一个半身不遂的人,还得是一辈子,也怨不得人家中午的破口大骂。

    要是自己闺女摊上这事,估计他们会比这小姑娘骂的还凶。

    舅舅和舅妈走了,夏雨又给小姨,姑姑们道歉,婆婆刘晓琴心里觉得很安慰。不管怎么说,这儿媳妇还算是知书达理,对自己家里人也懂得最起码的尊重。

    其实,她之前已经做了一些铺垫了,说儿媳妇年纪小,不懂事,遇到这种情况哭闹也是正常的。这会儿再加上儿媳妇亲自下来给各位亲戚道歉,说明她想通了,这场被人看笑话的婚礼总算是有一丝尽如人意的地方。

    送走了所有的客人,夏雨站在一旁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公公婆婆,心里充满了愧疚。

    上一世不知道老两口得知儿子的去世会是怎样的心痛,那么大的打击,他们是否都挺了过来。

    如果自己没有和为先离婚,日子过的好好的,老两口或许不会经历晚年丧子之痛。

    偏偏......

    夏雨不想再往下想,一想起来,心就疼,绵绵密密的疼,像是用针在扎。

    不过要给楚为先治疗的事还是得尽快让他们知道,因为她需要的东西自己没办法弄来。比如银针,比如药材。

    她是重生了没错,可老天没给她什么福利,除了有上一世的记忆,连个牛逼的空间都没给她。有些事情,单凭她是没办法做到的,还得求助于公婆。

    毕竟她年纪还小,兜里也没钱,要想买银针,还是得找他们。

    夏雨走到公公婆婆的身边,坐下,不疾不徐地开口:“爸!妈!对不起!今天我太失礼了。让你们跟着担心,也让为先蒙羞,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想请爸妈帮我一个忙。”

    表示歉意是想请他们帮个忙?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刘晓琴首先就不高兴了,刚要发作,被楚博明用眼神制止了。

    他和蔼地笑着问:“孩子!你想让我们帮什么忙?”

    楚香香在边上冷哼:“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要钱要物呗!”

    夏雨无语,很想回敬她一句:“恭喜你答对了。”

    “爸!妈!我给为先把过脉了,他的腿只要得到及时的治疗,一定会好起来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香香尖锐的笑声给打断了。

    “呵呵呵!夏雨!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你给我哥哥把脉?你才多大就能给我哥把脉了?想骗钱就直说,拐弯抹角地瞎编什么?”

    要是在前世,楚香香这么说话,夏雨早就怼过去了,可此刻嘛!她倒是笑的像个看着调皮晚辈胡闹的老奶奶。

    “香香!我看你面色晦暗,每个月的那几天一定疼的你死去活来的吧?不过不急,你这个是可以调理的,只要你想,我就可以给你调理好。”夏雨说完又望着对面的婆婆刘晓琴,“妈!最近您一定老是失眠,盗汗,心烦意乱,经常头晕头疼,提不起精神对不对?我知道是为先的事让您操心了,可再怎么样,也得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了。您要是相信我,可以给您开副汤药,估计十天半个月就会好,没什么大碍。”

    楚香香和刘晓琴跟见鬼了似地看着夏雨,眼底露出惊讶。

    为什么?

    因为她说的很到位,基本上把她们身上的症状都说出来了。

    “爸!您的颈椎应该有点问题,胃也不是很好,不过都不是大问题,平时注意保养就好了。”夏雨凭着前世给人看病的经验,一眼就看出了楚家人身上的不适,“其实我要的东西不是特别难找,只是我自己身上没钱,一时之间找不来。我能拖,可为先身上的问题不能拖,拖久了会越来越难治。”

    刘晓琴此时已经意识到了眼前的小姑娘,自己今天刚刚娶回来的儿媳妇在说什么了。她都能把自己身上的所有症状都说出来,那是不是真的可以把儿子的腿给治好?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楚家娶的可就不是儿媳妇了,而是救命恩人呀!

    “你都需要什么?告诉妈,妈帮你去准备。”

    “银针。”夏雨也不怕把人吓着,大大方方地就说了出来,“为先的腰上有血块,堵住了血管,压迫到了神经,必须把那血块用银针一点一点地给它化去,他才能慢慢地好起来。”

    楚博明两条眉毛紧紧地皱在了一起:“你会针灸?你确定你能把为先治好?要是治不好怎么办?会不会使他的病情更恶化?”

    老头子一说,刘晓琴也不免担心了起来。

    态度开始摇摆不定:“是呀!万一要把为先扎坏了怎么办?我看你年纪轻轻的也不像是会针灸的人。还是算了吧!先不忙着给为先针灸了。”

    楚香香也冷嗤道:“针灸应该是属于中医吧?一般拿手的全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医师,像你才几岁?竟然大言不惭地说懂那个?会不会太狂妄了?”

    夏雨也知道自己年纪太轻,说她会针灸实在是没人信。如果是在前世,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懂针灸。可她重生了,以她前世那三十多年的技艺,可以称得上是国医圣手了。

    跟楚为先离婚后被奶奶赶出家门,她直接去了京都,跟师傅不期而遇,成了他的关门弟子。后来又开了中医馆,在京都的上层圈子非常有名。

    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被王娟算计,给自己喝的水里投毒,造成了肝硬化。

    可这样的事,她要怎么跟公公婆婆说?

    “爸!妈!按照她说的去做。我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楼梯口传来楚为先不容置疑的声音,“尽快把银针给她找来,不要浪费时间。”

    夏雨站起来,小鸟一般朝楼梯上扑去:“为先!你怎么出来了?你要下楼吗?我背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