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总裁文学 >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免费阅读(陆瑶秦子易)小说全文在线

发布时间:2020-01-11 20:06:41 作者: 筱\\\\/月半妆 来源: zsy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免费阅读(陆瑶秦子易)小说全文在线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第六章滚出去

想到秦子易事先看过她的设计稿,陆瑶忍着心脏的剧痛不管不顾的冲到了总裁室。

抄袭的那个人不是我。

出去!看着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秦子易的心里便莫名的不舒服。

我说抄袭的那个人不是我,是沈小雪,是沈小雪抄袭我,你也看过我的设计稿,你为什么不肯出面维护我,你就那么爱沈小雪?

住口!秦子易骤然低吼了一声,冲她讥讽的道,你都毁了小雪的腿,抢了她心爱的人,你竟然还不知满足的诬陷她,陆瑶,她的能力众所周知,而你这种人却是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你说是谁抄袭了谁?

秦子易的态度显而易见,陆瑶的眼眶顿时红了,却硬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她悲愤的盯着他:秦子易,你可知那些奖金对我有多重要?你从来都没有用心去看待这些事情,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后悔。

秦子易的眼眸骤然阴冷的眯起:你给我滚出去!

他自然知道那些奖金对她有多重要,呵,拿命去养的小白脸当然重要了。

看着他冰冷的眼眸,陆瑶绝望的跑了出去。

再也没有什么期盼了,再也没有什么希望了。

秦子易一直都希望她死,瞧,那个男人无时无刻不在将她往绝路上逼。

陆瑶跑出去后,秦子易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心里无端腾起一股浓浓的怒火。

陈助理小心翼翼的道:秦总,您刚刚为什么不跟夫人解释解释?

在那种大型比赛场合,沈小雪占有绝对的优势,而陆瑶完全处于劣势,在所有人都在说是陆瑶抄袭的时候,若是秦子易出面维护陆瑶,只会给敌对公司落下口舌,说秦子易故意偏袒自己的妻子,到那时候,说不定沈小雪也无法得奖,整个秦氏也会出现信誉问题。

而且,在陆瑶冲进来之前,秦子易也吩咐他给陆瑶发150万的奖金,毕竟谁是抄袭者,没人说得清。

只是在面对陆瑶的质问时,秦子易怎么又忽然改了说法,这一点陈助理还真是想不通。

见秦子易半响都没有说话,陈助理再次小心翼翼的道:那还要给夫人发那150万的奖金吗?

发什么发,不用发了,发给她也不过只是贴小白脸罢了。

秦子易气愤的说着,继而有些烦躁的挥掉了桌上的文件。

呵,他竟然还会可怜那个女人,还真是可笑。

那个女人刚刚进来质问他倒是提醒他了,她那样没日没夜的挣钱不就是为了养小白脸么,他若是给钱她,那么他就是傻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因为抄袭的事情,陆瑶的名声彻底毁了,沈家丢不下那个面子,也公开表示跟她断绝所有的关系。

面对这样的困境,秦子易也从不出面维护她。

陆瑶名声尽毁,走在街上都会被媒体追着讨伐,每次她都只能躲在垃圾桶后面无助的哭泣。

她的心里委屈、悲痛,她想告诉全世界,她并不是抄袭者,也并没有陷害沈小雪,可没人相信她,根本就没人肯相信她。

她绝望又无助的蜷缩在垃圾桶后面,任心脏一阵阵抽痛。

她最多就只剩下一年的命了,她该怎么做才能筹到一百万,她该怎么做才能保住自己的孩子,谁能告诉她,她还能怎么办?

晚上。

陆瑶刚从别墅出来,便被秦子易个陈助理看见了。

秦总,这么晚了,夫人这是要去哪?

秦子易沉沉的盯着那抹坐上车的身影,良久,淡声道:跟上去。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第七章只要你给钱,我就陪你

想着那个女人这么晚出去可能是去私会那个小白脸,他原本不想跟上去的,可一想到那个女人设计了他,心里又还惦记着那小白脸,他的心里便气不过。

他秦子易向来最恨背叛,也最恨别人将他当猴耍。

盛夜会所,豪华包厢。

张总,您说只要我给您设计一份稿子,您就给一百万的报酬我?

张老板笑眯眯的拉着她坐下:我的小宝贝,你慌啥呀,我们来谈点别的。

说着,那肥胖的手便开始不老实,哎哟,咱们认识那么久了,竟然还不知道你会设计,啧啧,人才啊人才。

陆瑶忍住心中的嫌恶,勉强的笑道:张总,您先说一下稿子的要求,我一定尽快给您做出来,但那一百万,还请麻烦您先支付给我。

急什么,我们先来点别的热热身。

张总说着,便要将她压到沙发上。

陆瑶心中一惊,奋力的推开他:张老板,你这是做什么?

呵呵,你以前也没少讨好老子,现在既然来了,又何必装清纯,我张某人还没玩过他秦子易的女人,还真想尝尝他秦子易的女人是什么滋味,哈哈哈哈哈哈那张老板大笑着,顿时将陆瑶扑到在沙发上。

陆瑶脸色骤变,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忽然,只听一声闷响,那张老板顿时哀叫着倒在地上。

陆瑶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身子便被一股大力狠狠拉起,并伴随着秦子易阴冷的嗓音响起:陈助理,好好处理下这个不懂事的张老板。

陆瑶心底震惊不已,秦子易为什么会刚巧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有,他他竟然还会救她?

秦子易一路将陆瑶拽出了会所,并狠狠的塞进了后车座。

陆瑶想起来,却又被他狠狠的压了下去。

眼前男人双目赤红,那阴戾的模样像是要吃人:陆瑶,你还真是不知廉耻,是不是只要给钱,你什么都可以出卖?

陆瑶上一刻还在感激他救了自己,这一刻,那抹感觉便彻底荡然无存。

瞧,他总是将她往不堪的方面想,他从来都不肯用心去看待她。

想到这段时间的绝境,陆瑶一时悲从心来,压抑已久的委屈和悲痛瞬间爆发,她冲秦子易嘶吼:是,我是下贱,只要给钱,我什么都愿意做,你给钱啊,跟他们一样,只要你给钱,我就陪你

这番话似乎彻底激怒了秦子易,此刻的秦子易双眸赤红,宛如一个嗜血修罗。

他骤然从钱夹里掏出一叠厚厚的现金砸在她的脸上,不屑的嘶吼:贱人,这些够玩你一整夜了吧。

说着便疯狂的去扯她的衣襟。

他很少这样失控,这一刻,漫天的愤怒还有一抹说不清的情愫彻底淹没了他所有的的理智。

陆瑶顾及腹中的孩子,拼命挣扎。

而她挣扎的举动无疑是更加刺激了秦子易,他只觉得这个女人是爱极了那个小白脸,爱到连碰都不愿意让他碰一下,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那样处心积虑的设计他,难道真是为了钱?

想到这里,一股毁天灭地的愤怒和一股说不清的疯狂情绪充斥着他的胸腔,他的动作越发蛮横起来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第八章装病

车厢里尽是衣衫撕裂的声音,陆瑶绝望的反抗,心脏的位置却骤然痛了起来。

她无意识的捂着胸口,痛得整张脸都纠结在一起。

秦子易终是缓缓的停了下来,他冷冷的盯着身下蜷缩成一团的女人,眸光冰冷嫌恶:陆瑶,你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垃圾!疼痛总能击垮人所有的坚强,连日压抑的委屈和无助终是逼得陆瑶哭了起来: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像你这样养尊处优的少爷又怎么会体会到我们的艰辛?秦子易,有时候我真的好恨你,好厌恶你,你不肯借钱给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毁掉我唯一的机会,对,那些奖金对你们来说微不足道,可你知道那些钱对我来说又有多重要,你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我恨你,我恨透了你她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浑身冰冷,心更冷,眼泪早已模糊了整张脸,沾着那些钞票,狼狈又可悲。

秦子易沉沉的看了她一眼,便下了车。

他靠在车头前默默抽烟,脸色却阴鸷得可怕。

*****自从那夜争吵后,秦子易便没在陆瑶面前出现过。

而陆瑶也没有精力再去在乎那些私人感情,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她必须拼命挣钱,能挣一点便是一点。

这天,她被陆永明急急的叫去医院,本以为养母是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养母只是很严肃的问她:瑶瑶,你你老实告诉妈,你是不是得了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活不长久了?陆瑶心底一惊,生病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陆永明也不知道,养母为何知道。

妈,您是听说瞎说的。

你你甭管我是听谁说的,你快告诉我,到底到底有没有这回事?见养母脸色着急,陆瑶担心她的病情,慌忙道:没有,我身体这么健康,又怎么会得那什么心脏病呢?那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说你得病了?他们大概误会了吧,其实我是装病的。

好端端的,你你为什么装病啊,多多不吉利啊。

如果不装出得了那么严重的病,秦家奶奶又怎么会可怜我,如果她不可怜我,又怎么会逼着秦子易娶我?要知道秦家那么有钱,只要我嫁入了秦家,以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不就不用愁了么?所以妈,您别担心,我是真的没有得病,只是装病的。

*****秦氏,总裁室。

如果不装出得了那么严重的病,秦家奶奶又怎么会可怜我,如果她不可怜我,又怎么会逼着秦子易娶我?要知道秦家那么有钱,只要我嫁入了秦家,以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不就不用愁了么?所以妈,您别担心,我是真的没有得病,只是装病的。

    听着录音里的对话,秦子易缓缓收紧膝盖上的手,手背上暴起的青筋无不显示着他心底里的滔天大怒。

沈小雪滑动着轮椅到他的身边,柔软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失望:子易,我竟也没想到我亲妹妹竟然是那样的人,要不是我一个护士朋友录到了这段对话,恐怕你我还要被她蒙在鼓里。

秦子易赫然起身,拿了桌上的录音器便往外面走。

沈小雪看着他冷戾的背影,唇边闪过一抹得意的冷笑。

陆瑶啊陆瑶,这一次你大概是真的要完了。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第九章是我救了你,不记得了么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陆瑶的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为了不让秦子易看出端倪,她打算暂时离开秦家一段日子。

纵然对那个狠心的男人有诸般不舍,可也只能这样,毕竟若是让那个男人发现这个孩子的存在,那这个孩子大概是真的保不住了。

离开的这一天,陆瑶忽然想去秦子易的房间看看。

在这别墅里住了这么多天,她竟从未走进过他的房间,就如同她这个人从未走进他的心里一般。

秦子易的房间是冷色的简约系,看着异常的干净整洁,倒也没什么需要她收拾的。

走到柜子前,她拿起秦子易的照片仔细的看了看,忽然有一个东西从相框后面掉了下来。

她捡起来一看,不禁浑身一震。

这是一个校牌,而且正是她七岁那年救那个男孩时弄丢的校牌。

因为校牌上的照片是她,名字却是沈小雪的。

那一天,沈小雪生病了,母亲让她将自己的照片贴在姐姐的校牌上,然后代替姐姐去参加考试,考完试回家的路上,她就救了那个男孩,再然后,那校牌就不见了。

可过了这么多年,这校牌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难道秦子易就是她所救的那个男孩?

想到这里,陆瑶的心脏顿时快速的跳了起来,带着尖锐的疼痛。

她深吸了一口气,拿着校牌急忙往外面跑,她一定要找秦子易问清楚。

只是刚跑了两步,房门骤然被秦子易踹开了。

她没有注意到秦子易那阴沉的脸色,只是拿着校牌急忙迎了上去:秦子易,这这校牌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你是不是是不是就是当年的那个男孩?

秦子易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她。

陆瑶吞了吞口水,极力的忍着心脏处的不舒服,急切的道:你不记得了么?就是那一年,你浑身浑身都是血,然后然后

然后你想说是你救了我?秦子易轻笑着开口,眸中却满是冰凉。

陆瑶怔怔的盯着他:是我救了你,你不记得了么?

呵!秦子易仰头笑了一声,心里却满是失望和厌恶,你还真是满口谎言,坏事一件件做尽,谎话一句句说全,到这时候竟然还想着揽你姐姐的功劳?你究竟是怎样不堪的一个人?

不是的,我没有撒谎,我

没有撒谎?秦子易失望的笑着,骤然将那录音器扔在地上,冷冷的低吼,那你好好听听。

陆瑶不解的盯着那录音器,而当那些对话从录音器里传出来的时候,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为什么会这样,她安慰养母的话语为什么会被人录下来,这次究竟又是谁在害她,当时房间里明明就只有她和陆永明还有养母,难道是有人提前放了录音器在房间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陆瑶疑惑不解的时候,秦子易忽然将什么东西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脸上:给我签了它!

她垂眸看去,脸上的血色再一次褪尽:离婚协议书?

《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小说的主角是陆瑶秦子易已经完结,《请允许我一个人仰望》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