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叶小说狂婿如龙在线阅读-陆叶是主角的小说

陆叶小说狂婿如龙在线阅读完本,陆叶是主角的小说狂婿如龙作者一生欢喜全部免费阅读,《狂婿如龙》免费阅读作者一生欢喜的小说完整版未删节。三年隐忍为婿,酸甜苦辣百般滋味!今朝怒龙睁眼,恩怨情仇一肩担尽!我点朱砂向风雪,此生人间不称红!...
陆叶小说狂婿如龙在线阅读-陆叶是主角的小说

《狂婿如龙》第16章取消订单

面对王老的质问,现场白家人,一个个更加茫然了。

陆叶是谁?

还能是谁?

白家的一条丧家之犬罢了。

呵呵,能赌赢我老王的人,你们说他是谁!王老脸色冷峻,不客气地说道,昨晚,他

老王吧,你话似乎有点多了。陆叶淡然地说道。

现场的人心脏狠狠一跳。

老王吧?老王八?

这小子,简直胆大包天,对王老如此无礼!

但是,王老听了之后,却是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

赌赢?陆叶,难道你昨晚跟我说出去有正事,就是跟他赌去了?白风雪小声地问陆叶。

陆叶想了想,答道:也算吧。

声音虽小,但是四下寂静,听的一清二楚。

白家的人,牙齿都要咬碎了!

王老在清城,有两大盛名,一是药理精湛无双,二是嗜赌成性。

这小子,居然找王老赌博去了?

还敢赢王老,让王老当场下跪!

这要是王老怒起来,那白家之前跟他们研究所的订单

想到这,所有人都目光似火地瞪着陆叶!

白镇声也是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马上恭敬地问道:王老,那我们之前跟你们研究所签下的订单

王老深深地看了一眼陆叶,说道:取消。

两个字,如惊雷一样,炸在白家上下每个人的心中!

取消了

签下来的订单,说取消就取消了

这!

果然,是这小子惹出来的祸!

现在,王老震怒,将怒火撒到了整个白家身上!

好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王老,不可啊!白镇声都快哭出来了。

这笔订单,他可是拖了好大的关系才求到了。

为此,他不惜挪用了公司的部分钱财

这要是黄了,自己的钱不就打水漂了吗?

但是王老斩钉截铁道:我说取消就是取消,你们大可以去起诉。

白家的人,一个个如哑巴吃黄连。

起诉?

谁敢起诉!

他们这种医药公司,可全部都指着药物研究机构吃饭呢。

这一起诉,行业内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王老看着陆叶,心里也是苦不堪言。

昨晚,要不是陆叶指出他的膏药有问题,他还真发现不了。

按照他的自信,都敢直接签约了,自然敢直接批量生产。

要是到那个时候再发现问题,一方面,公司损失巨大,另一方面,万一闹出点人命来,他一世英名就全毁了。

所以他今天过来跪陆叶,有一大半的原因,是感激陆叶的救命之恩。

不过,看着白家上下如吃了屎一样,王老有心不忍,就隐晦地说道:我便透露给你们一个消息吧。

接下来,好好巴结仁心医馆,未来的清城,是他们的天下。我就说这么多了,告辞。

王老说完,便大步离开了白家。

白家上下遭到如此重创,一个个跟傻子一样,半天回不过神来。

最终,白镇声先醒了过来,他双目赤红地瞪着陆叶,好你个狗东西!吃我们陆家的,现在,还破坏我们陆家的财路!

先是破坏仁心医馆的订单,现在又来破坏我的订单,还让我们白家得罪了王老,你简直是我们白家的千古罪人!

白镇声一言惊醒梦中人,白家上下除了白风雪和白若霜,一个个都瞪着陆叶,眼里都是恨意!

陆叶却无动于衷,这一切,虽然发生得巧,但归根到底,是你们自食其果罢了。

好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想想以后怎么办!陈淑云怨毒地看了一眼陆叶,转身坐回椅子上。

白风雪心里更苦了。

没想到,自己这个老公,还真闯下了弥天大祸。

未来在白家,日子更不好过了。

今天真不该带他来,哎

呵呵,刚才王老不是留下一句金玉良言嘛,要我们好好巴结巴结仁心医馆。一直看戏的林青峰,忽然微笑地说道。

他听到王老最后那句话,心里都快乐疯了!

王老这是无限看好仁心医馆的意思了。

他想让白家好好讨好仁心医馆。

巧的是,我手里刚好就握着跟仁心医馆交好的金石。

果然,林青峰这么一说,白家上下,一个个目光炙热地看向林青峰,对啊,青峰,你不是手里握着跟仁心医馆的一份预供订单嘛,你说,这不是巧了嘛。

林青峰顿时被白家上下,奉若神明。

他自己都想不到,本来只是五百万的份额,现在被王老最后一句话这么一说,已经不止五百万这个价值了。

呵呵,这可是拜门贴啊。

想要跟仁心医馆搞好关系,现在,还不是要靠我林青峰。

面对白家上下炙热的目光,林青峰微微一笑,呵呵,我这笔订单其实早就拿出来了,只是,你们白家,不领我这份情啊。

他的言外之意,哪会没人明白。

众人用激愤的眼神看向白风雪,白风雪,这事儿,你怎么说!从昨天到今天,所有的事情,你都难辞其咎,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白风雪却一脸憋屈,不要!说什么我都不会跟陆叶离婚的!想都别想!

白家上下,看白风雪和陆叶的眼神更加厌烦了。

最终,因为白风雪立场坚定,白家上下也拿她没办法。

只是,陈淑云当众直接宣布道:从现在开始,无限期罢免白风雪在公司的总裁之职!直到她戴罪立功为止!

听到这,白风雪的脸色,当场就白了。

心里,如千刀万剐般难受!

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因为自己的不肯屈服,付诸东流

白家,你们就是这样,把人当作商品,等价交换吗!

陆叶看着白风雪心情难受,忍不住轻轻握住她的手。

对陆叶来说,白风雪当不当这个总裁,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她失去的,自己能百倍补偿给她。

白家的人,随着陈淑云的震怒离场,也纷纷散去。

陆叶要带着白风雪一起回家,白风雪却忽然对他勉强一笑,说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

陆叶心里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回去做饭等你。

嗯,一起吃。白风雪强颜欢笑。

陆叶先回到家里,做满了一桌子菜,等待白风雪回来一起吃饭。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白风雪如此情深义重过了,这,可以算是他们破镜重圆以来,第一次一起吃饭吧。

他甚至还拿了一瓶红酒,开在那里醒着。

但是,随着时间一分分流逝,他温暖的心,渐渐变得凄清了起来。

风雪,还没回来

一直等到菜都凉了,陆叶忍不住给风雪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那边,传来一个男人轻蔑的声音。

呵呵,陆叶是吗?风雪跟我吃饭呢,你就在家好好等着吧。

林青峰!

《狂婿如龙》第17章给我整垮林青峰家的公司

听到林青峰的声音,陆叶的脑袋一嗡!

风雪,没有回来吃饭,是跟林青峰吃饭去了!

想到这,他心里的一股怒火,忽然直接就窜了起来!

难怪,刚才临走的时候,风雪眼神躲躲闪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呵呵,还是为了与仁心医馆叫好,所以你就违心去巴结林青峰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舍近求远,与虎谋皮!

说好一起吃饭,却是让我一个人,像傻子一样等了半天!

陆叶挂掉电话,眼眶一阵灼热。

他闭上眼睛,花了整整五分钟才平复了下来。

等他再次睁眼,满眼,已是漠然。

他掏出手机,给王青棉打了个电话,给我整垮林青峰家的公司!

王青棉还在仁心医馆吃饭呢,听到这句话,电话差点掉了。

她忽然有种感觉,怎么从昨天开始,她就无比畏惧接到陆叶的电话。

这小王八犊子,每次打电话过来,不是惊雷,就是惊悚!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青棉郁闷地对陆叶说道。

陆叶一脸冷漠,自然知道。你在公司吗?

王青棉回答在,陆叶随手就挂了电话。

十几分钟后,他出现在仁心医馆,王青棉的面前。

王青棉看到陆叶,本想劈头盖脸骂一顿,但是看陆叶脸色冷酷如冰,竟是不敢指责他。

你刚才说想整垮林青峰的公司?王青棉小心翼翼地说道。

陆叶淡漠点头。

可是,我们终究是正派医馆,背后里使一些小手段,怕是会落人口舌王青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陆叶再次点头,你说的对,所以,我们光明正大,整垮他们。

王青棉一听,差点一头栽地上去了。

她甚至想伸手狠狠打这小王八犊子一下。

你知不知道他们山林集团有多么厉害!你知不知道他们的人脉有多广!我们背地里搞小动作已经很难了,你特么跟我说光明正大搞死他们?搞死他们,总得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吧!你是想把我们仁心医馆搞死吧你!王青棉顿时不顾什么节操了,大声骂陆叶。

但是,陆叶岿然不动,一脸冷淡,冠冕堂皇的理由嘛,就说他们制假售假好了。

王青棉脑袋一嗡,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冠冕堂皇的理由。

怎么听都像是你随口胡诌出来的。

陆叶再说道:你就按我说的去做。

王青棉的火,再次被勾了起来。

你特么一次次霸道总裁范是咋回事!

我忍你一时,还能忍你一世!

你一副扑克脸,肯定是你家XF又被林青峰调戏了。

所以你这敢情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可是你也考虑考虑现实情况好不好!

为了一己之私,要把整个医馆搭进去吗!

王青棉懒得跟陆叶说,直接打电话向爷爷王沧海报告。

王沧海在电话里被王青棉劈头盖脸骂了十来分钟,最后来了一句,你就按他说的做。

王青棉这次真的直接摔手机了。

这一老一少,都特么疯了!

少的年少轻狂一意孤行!

老的为老不尊言听计从!

气死我了!

老娘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啊,就要被你们祸祸完了!

这时候,林林闯了进来,一副懵懂的样子,哎呀,小王八犊子也在呀,我刚好要跟你汇报呢,你要求的一百瓶样本药膏都生产出来了。

陆叶点点头,赞许道:表现不错,让王青棉给你加工资。

王青棉简直了,拿出一个靠枕就去砸陆叶。

对了,小王八犊子,这药膏还没取名字呢,你给取一个呗。林林丝毫没有发觉王青棉处在爆炸边缘。

陆叶心里,莫名一颤,就叫,红颜

红颜林林砸吧了一下名字,顿时拍手叫好,好好听的名字,既带着一股侠义之气,又体现女人美容的那种布灵布灵,陆叶,你简直就是天才。对了,下一次马上进行测试吗?

陆叶摇了摇头,说道:先放着吧。先帮我整垮林青峰的公司再说。

王青棉炸了,真的炸了。

刚才听陆叶取名字,心里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有点水平,知道孰轻孰重。

但是一转眼,这小子,居然又特么绕回复仇这件事情上去了!

林青峰到底是干了多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刨你家祖坟了吗?

让你陆叶念念不忘,放着测试药膏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做,就想着把人家往死里整。

你们俩都给我去死吧!王青棉大吼一声,直接摔门而出。

你另一个春风镯呢?陆叶在身后问道。

王青棉脚步一个踉跄,滚你丫十八代的犊子去!

陆叶回到家,却发现白风雪趴在饭桌上,睡着了。

他心一疼,走上前去,想去摸她的头,但是脑海里浮现出之前林青峰的电话,手,在半空之中停住了。

风雪,你究竟,在想什么

这时候,风雪嘤宁一声,转过头去,看见陆叶,顿时欣喜,陆叶,你回来了,我一直等你吃饭呢。

看着凉了一桌的菜,陆叶问道:你不是跟林青峰出去吃饭了吗?

白风雪脸色一僵,忽然眼神黯然,对不起陆叶,我不该瞒着你。是林青峰说,只要我跟他吃顿饭,就算把之前的人情还了,我信以为真,结果上洗手间的功夫,你刚好打来电话

然后我就跟他吵了起来,心想你一定很生气很生气,就跑回来了,却发现你不在家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陆叶心一柔,你这傻女人

我去把饭菜热一热吧。陆叶说道。

嗯,我跟你一起去。白风雪仿佛很想粘着陆叶,跟在他身后屁颠屁颠地端着菜。

陆叶,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你一定受了很多委屈吧。白风雪在厨房里,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陆叶脸色淡然,这点委屈,跟风雪比起来,算的了什么呢。

哎,有时候我就在想,等我攒够钱了,我们就买一套小蜗居,搬出去住,也不管白家的事,做一对苦命鸳鸯,也好过受他们的气。白风雪忽然感慨道。

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陆叶眼神一暖。

你想买多大的房子?

《狂婿如龙》第18章要不要学着勾引我一下

白风雪听陆叶这么一说,赶紧摆摆手,说道:啊啊啊?我刚才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我们哪有钱买房子啊。

陆叶却微微一笑,忽然问道:风雪,两周后,是你的生日吗?

白风雪脸色一喜,你居然还记得我的生日?是不是打算送我什么礼物呀?

陆叶露出神秘的笑容,到时候再说吧。

白风雪脸顿时耷拉了下来,没好气地捶了陆叶一拳,说道:哎,现在我被奶奶罢免了公司的职务,本来还想养你一辈子的,现在看来

只能我养你啦,哎,这一碗软饭还真不好吃。陆叶笑着说道。

白风雪嘴巴顿时嘟了起来,养我你还不乐意了?外面多少人排队想养我呢。看来,我们要赶紧去找工作了。

陆叶犹豫了一下,说道:风雪,这阵子你就先休息吧,其实,我找到工作了。我在仁心医馆打工。

白风雪眼珠子都瞪大了,你,你怎么去仁心医馆那了?

陆叶笑而不语。

但白风雪马上就机智了起来,对哦,是不是之前你替王青棉背黑锅,她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才补偿你的。

陆叶一头黑线,好吧,你这么说也行。

但白风雪的眼神,变得幽怨了起来,欸,那个王青棉,长得比我好看,又比我有能力,还忒会勾引男人,你这一过去

看着白风雪吃醋的小可爱,陆叶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那你要不要也学着勾引我一下?

白风雪直接呸的一声,你若出轨,我必切你。

俩人一阵打闹,却彼此之间,感情渐渐升温。

第二天,林青峰正在白家跟陈淑云张若云她们商量那笔预供订单的事。

他打算以此为要挟,逼陈淑云亲自向白风雪施压,赶走陆叶。

正当陈淑云想要一口答应的时候,林青峰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听到电话里的话,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什么!仁心医馆敢公然毁约!他们医馆不想开了是不是!

陈淑云和张若云一愣。

仁心医馆毁约?

靠!还敢倒打一耙,说我们制假售假!林青峰气得一甩电话,整张脸都狰狞了起来!

这笔订单,是他要挟白家最有利的武器。

现在,仁心医馆居然说翻脸就翻脸,公然毁约不说!

还诋毁他们林家!

简直不可饶恕!

林青峰马上就回到家,跟自己的父亲报告了这个事情。

林青峰的父亲林山海听了这消息后,却微微一笑。

仁心医馆如果不依靠王沧海的话,实力跟他们林家比起来,那可差距大了去了。

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处理吧,也算对你能力的一个锻炼。林山海说道。

林青峰狠狠地点了个头,心里怒火难平!

呵呵,仁心医馆,我不对付你,你倒是敢来对付我!

马上放出消息!明天在天河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我要让仁心医馆,在清城灰飞烟灭!林青峰对自己的秘书说道。

而王青棉得到这消息,都快气疯了!

果然,公然毁约已经是天怒人怨了,再来个信口开河说人家制假售假,人家不炸才怪!

明天就召开发布会,可见林家在这件事情的态度上,是非常强硬的。

仁心医馆真要被一个小王八犊子给祸祸了。

而此刻,陆叶却坐在王青棉面前,等她撒完气,才幽幽说道:天河酒店发布会是么?我们不是刚好也要办新品发布会么?干脆,也选在天河酒店吧,热闹点。

王青棉都快气成河豚了。

这小王八犊子,是嫌事情还闹得不够大吗!

热闹你家十八代祖宗大老爷们!

但是,陆叶仿佛已经下定决心,想要强出头,王青棉最后气得拉上林林,扭屁股就走。

眼不见为净。

白风雪本来还在家休息,却莫名其妙接到张若云的电话,要她马上去奶奶家一趟。

她赶过去的时候,白家上下已经都在了。

一个个神色凝重。

而她问清楚缘由之后,也是脸色大变,仁心医馆公然毁约?而且污蔑林家?甚至还要在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跟林家一起开新闻发布会?

但是,她丝毫没有察觉,刚才白镇声的诉说里,隐瞒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张若云冷笑了一声,看来,这个仁心医馆,是活腻了。

白风雪忍不住小声道:陆叶刚到仁心医馆打工,要不然,我问问他看知不知道什么内幕吧?

众人一愣。

那条丧家之犬,居然在仁心医馆上班?

呵呵,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当得一条好白眼狼啊!

但是,白镇声听到这消息后,却和林青峰微微对了下眼神。

眼神里,满满都是算计。

林青峰失去这笔订单后,他在白家的心中重要程度,一落千丈。

他不甘心。

所以,明天这场硬仗,他只能胜,不能败!

甚至,他现在有个完美的计策,就是将白家一起拉下水!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样白家就永远跟他撇不清关系了。

他对陈淑云说道:白奶奶,这件事情您也看到了,是仁心医馆完全无视规则,公然挑衅我林家的声威。这件事情,谁有理谁无礼您自然分辨得出来。我林家不会坐以待毙,明天就会让仁心医馆万劫不复,不过,我想寻求您的支持。

陈淑云顿时犹豫了起来,这件事情,其实跟白家完全没有关系。

而且,之前研究所王老的话,言犹在耳,要好好巴结仁心医馆

林青峰眼神一冷,继续说道:白奶奶,您放心,明天的发布会,我已经得到我父亲的全力支持,胜算百分之百,我寻求您支持的意思,您还不明白呢。只要你跟我们林家一起打完这场稳胜不败的仗,我们两家的关系甚至我现在就能保证,明天过后,我林家,会拿出一份千万的合同,送给你们白家。

陈淑云听到这,顿时心动了,林青峰,这是在向白家示好,以整个林家的声誉,提携白家。

说是寻求支持,其实就是找个日后扶持白家的正当借口。

你确定稳胜不败?陈淑云问。

林青峰点头,我以林家列祖列宗的名义发誓。

陈淑云一拍桌子,好!我答应你!明天跟你们林家,同进退!

拼了!为了白家能重回巅峰!

白风雪听到这,却感觉隐隐不安。

这件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等会议结束,白风雪回到家心情都还忐忑不定。

这时候,白风雪接到了白镇声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嘘寒问暖了一阵,说的白风雪云里雾里。

然后,他才隐晦地问道:你刚才说,陆叶在仁心医馆上班?

白风雪称是。

呵呵,堂哥有个事情想求你帮忙,听说仁心医馆最近出了一款很好用的美容产品,你也知道,你SZ这个人,对美容痴迷成什么样,我都被她烦死了,你能不能跟陆叶说说,让他带瓶给你SZ。当然,你不要跟陆叶说是我说的,他对我好像印象不太好。

白风雪犹豫了一下。

不过,她还是答应了,好吧,我问问看。

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让陆叶跟白家的关系能不那么僵持,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而陆叶接到白风雪的电话,微微一愣,却好似不疑有他,没问题,我待会儿就带回去给你。

王青棉在一旁,眼睛里都是火,你个宠妻狂魔,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你老婆?你知不知道明天新闻发布会一开,那些记者一报道,我们仁心医馆的名声会一落千丈?那些记者有多难搞你知不知道!

陆叶却好像被她提醒了一样,恍然大悟,哦!你说的太对了,这样,你帮我请一百名女记者过来,我私下好好巴结巴结她们。

王青棉脸色瞬间冷了。

无药可救!

先前一意孤行瞎逞少年之勇,现在事情无可挽回了,居然还想着贿赂记者!

你陆叶的心,究竟是有多脏!

罢了!就当我以仁心医馆为鉴,看清你这个人!

这件事情过后,我们再无瓜葛!

王青棉愤懑地瞪了陆叶一眼,转身离开。

而陆叶,却是叫来林林,说道:你帮我做件事情吧

《狂婿如龙》第19章针尖对麦芒

当夜。

林青峰在自己的公司里,下了一道最高的命令!

将公司里所有的药材,全部研磨成粉!

林青峰亲自监督,看着那些药材全部磨成粉末,还掺和在一起,他的眼神里,戏谑如冰。

做药品行业的,哪家不会掺点假?

他们的山林集团,还算是有良心的,只是在药材上,用了嫁接手段,将一些劣质药材相互嫁接,做到十分之九是真,十分之一是假。

就算平常专家过来,若不仔细检查,根本不会发现药材有假。

现在更是直接打成粉末,还掺杂在一起,就算是大罗神仙过来,恐怕也分辨不出了吧。

呵呵,仁心医馆,你想诬陷我们制假售假,恐怕,会适得其反了!

而一会儿后,林青峰忽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林少,药品,拿到了。而且,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们本想在药品里加点料,却没想到,那药品,本身就是毒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天助我也!

林青峰嘴角再度勾勒。

连老天,都在帮我们!

不仅如此,还有个更劲爆的消息,仁心医馆,居然大动干戈,请了全城很多记者去他们那,好像是贿赂他们,你说,这丑闻,要是明天爆出去,该是多么劲爆啊。

林青峰听到这,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畅快!

现在,自己不仅稳胜不败!

还手握重料!

明天,我要踩着你们仁心医馆,登临清城!

第二天傍晚,白风雪忽然接到家里电话,要她即刻前往天河酒店。

陆叶听了之后,笑道:我跟你一起去吧,我刚好也要去。

白风雪眼神一黯,说道:可是今天在那边,你们仁心医馆和山林集团,还有我们白家,会闹得很难堪,我怕你

不用多想,走吧。陆叶出去,戴上蓝牙耳机,替白风雪开车。

俩人来到天河酒店,一入大厅,顿时深吸一口气。

只见大厅之内,搭起了两个台子,一个是山林集团的新闻发布会,另一个,则是仁心医馆的新品发布会。

两个台子,居然正对而建!

这明显就是在对擂!

而很多记者,则在那摆好了器械,今日这一场,可是清城近年来最劲爆的一次针锋对麦芒了。

虽然仁心医馆背后的王沧海,以及山林集团的林山海都明确表示不会出手,但是这等盛况,还是吸引了很多的记者和好事者前来围观。

两个台子下方,摆放着整整齐齐的椅子,泾渭分明。

今天在场,不是朋友,便是敌人。

白风雪却看向仁心医馆的那个牌子,心里的那种不安,更甚。

新品发布会

昨天,他们没跟自己说,仁心医馆是要开新品发布会啊。

正当她皱眉之际,张若云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风雪,还不快过来。

白风雪转头一看,白家上下,连同陈淑云,都坐在了山林集团那边的椅子上。

阵营很明确。

白风雪却看向陆叶。

陆叶笑道:没关系,你过去吧,我不想让你为难。

白风雪勉强一笑,你不过来么?

我好歹算仁心医馆员工吧?你不想我刚上班就被开除吧?陆叶开玩笑道。

白风雪点点头,担心道:那你待会儿别乱出头知道么?我担心你会被牵连到。

陆叶笑了笑,我知道,你去吧。

白风雪这才朝白家人走去。

而张若云看陆叶朝仁心医馆那边走去,冷笑道:白家居然是出了一个叛徒,还真是家门不幸啊。

王青棉看到陆叶一屁股坐在台下椅子上,气就不打一处来。

好你个小王八犊子,捅出天大的篓子了,自己坐在台下看戏,就扔我一个人在上面丢人示众。

拜托你做个人好吗!

无奈陆叶一坐下就在那闭目眼神,而仁心医馆这边,也是门可罗雀,跟对面山林集团人山人海的拥簇者相比,显得那么无助。

王青棉再也受不了了,赶紧开完赶紧结束!

她想到这,也不管记者和宾客了,直接主持起新品发布会,周围的记者马上被她吸引了过去。

而白风雪看到仁心医馆推出的产品,心里一咯噔!

这不是昨晚陆叶交给自己的美容产品吗?

自己交给白镇声,而白镇声今天也坐在这里

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正在这时候,林青峰也出场了。

他跟白镇声两个人并排而走,坐上了台上的椅子。

而白风雪同时也看到了,秦汉医药研究所的王老,也慢慢地站到了一旁。

今天这阵仗

怕是不死不休了。

林青峰满眼戏谑,翘着二郎腿,坐等对面的王青棉介绍完产品。

然后他才傲然地说道:既然对面的结束了,那,我们的开始吧。

呵呵,也巧了不是,今天我们的主题,就是强烈谴责仁心医馆种种不道义行为,刚好你们也在,不然,你们也留下来听一听?

王青棉坐在台上,一个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把愤怒的眼神送给台下的小王八犊子。

昨天,仁心医馆公然毁约,这件事情,我们山林集团本来念着跟他们多年合作关系,想说他们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只要他们诚心解释一番,我们自然会理解。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信口开河,说我们制假售假,这就严重触碰我们医者底线了!今天,我要说的,有三件事情!林青峰忽然站了起来,义正言辞!

第一件事,我们山林集团制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为此,我们特地请来了秦汉医药研究所的王玉明老教授,他在清城的威名,大家不会不知吧?今日,就由他做个评判如何?林青峰说道。

众人看向王老,纷纷点头。

王老在清城医药行业,确实是数一数二的老专家了。

他说真,不会有假。

他说假,必然不真。

来人!林青峰再度出言。

这时候,很多人,端着无数的瓶瓶罐罐,走上台来。

众人一愣,这是做什么?

这是刚才,在王老的监督下,从我们公司随机抽取的药材样本,这点,王老可以为证。林青峰说道。

王老点点头,确实是一小时之前,我亲自取出的样本。

但是,王青棉看到这,眉头一皱,硬着头皮直接质问:药材哪有研磨成粉的,你们分明就是故弄玄虚,不敢把真正的药材拿出来检验。

林青峰嘴角一勾,呵呵,我们山林集团的制药习惯,为保证药材的真实效用,第一时间就会研磨成粉,难道,你们仁心医馆对我们的工序有异议?

王青棉一愣,拳头都握了起来,却只能无奈道:那倒没有。

如果,是辨别药材的话,万一对方真的有假,哪怕一两根假药也好,都可以为仁心医馆开脱。

但是现在,都磨成粉了,对方肯定有备而来。

小王八犊子,你那张臭嘴,我真想撕烂掉!

有请王老携专家,亲自化验成分。林青峰恭请王老。

几个专家,马上分头行事,对那些瓶瓶罐罐里的药粉,开始化验。

现场一片安静。

而王青棉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王老才停下手中的活。

一句话,让王青棉如坠冰窖!

经验证,山林集团的药粉,无一有假!

《狂婿如龙》第20章风雪决裂白家

现场,顿时哗然了!

连王老都说无一有假,那就证明,仁心医馆之前说对方制假售假,就是污蔑行径,破坏人家声誉了!

这仁心医馆怎么回事?心口开河就说人家制假售假,良心被狗吃了吗?

王老都验证过了,那就说明山林集团是被诬陷的,现在好玩了,看仁心医馆还能怎么办!

王青棉看向台下的陆叶,他还在闭目,仿佛丝毫不关心台上的事情。

你个杀千刀的!

气你来出,锅特么我来背!

你是个男人,就上台来!

你说得出来,就上来当面对质啊!

王青棉失望地瞪了一眼陆叶,心里憋屈万分,嘴上抑郁无比地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可能是我仁心医馆

呵呵,想道歉啊?早了。林青峰忽然打断王青棉的道歉。

能让你们这么容易就抽身而退?

从你们得罪我林青峰开始,就注定今天你们不万劫不复我就不会善罢甘休!

等着吧!

我的牌,还多着呢!

林青峰,你到底想干嘛!王青棉怒道。

没有干嘛?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这是我证明的第一件事,我们山林集团,一直秉承妙手仁心的医德,从不制假售假,也从不畏惧质疑!林青峰说得慷慨激昂,下面的人听得热血沸腾,齐齐鼓掌起来。

掌声中的仁心医馆,显得孤立无援。

接下来,我说第二件事吧,大家看一段监控录像。林青峰忽然指着台上的LED屏幕。

只见屏幕上,出现仁心医馆的门口。

时间正是昨天。

很多人,陆陆续续地朝仁心医馆走去。

现场很多人看到这一幕,脸色齐齐一变!

有的人,已经认出来了!

这,不是清城财经电视台的张记者吗?

还有养生频道的吴老师,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她的节目。

王青棉看到这,心里拔凉拔凉!

怕什么,来什么!

就知道昨天那小王八犊子贿赂记者的事情,不会天衣无缝!

现在,证据居然被林青峰拿到了!

仁心医馆,万劫不复了

大家也都认出来了,甚至,在场很多记者,也都心知肚明吧?昨天,为了应对今天的舆论,仁心医馆公然邀请记者,贿赂记者,呵呵,从医之道,不安分守己悬壶济世,难道就是靠弄虚作假、信口开河,还有虚张声势来取胜的吗!这样的仁心医馆,不配行医!林青峰再度出声,言辞激烈!

现场的围观者,纷纷被激起了怒火!

林少说的好!要是清城所有的医馆都是如此目无法纪道德沦丧,那简直是灾难!

我建议,请相关部门,彻查仁心医馆!将这些道德败坏的医者,都给我关到大牢内!

我绝对支持林少!仁心医馆趁早倒闭!免得为祸人间!

台上那个女人,看你长得那么漂亮,没想到,心却是黑的,最毒妇人心吗!

声声指责,让王青棉的眼眶都红了起来!

我二十多年来,奉公守法,行医有道,我为什么要受这样的屈辱!

为你陆叶一己私利,为你年少轻狂,为你无知无畏,我为什么要遭此辱骂!

好!

陆叶!

你不当男人是吧!

我王青棉替你当!

王青棉想着,强忍眼泪,就要朝四方鞠躬。

但这时候,她被人扶了起来。

她抬头一看,是林林。

林林一脸委屈和愤怒,姐,等下,对方,还有一颗大石头砸过来呢。

果然,林青峰再度说道:这就是我说的第二件事,仁心医馆自号仁心,却心术不正,尽走旁门左道,丢尽清城之脸。

这时候,王老小心翼翼地看向台下闭目不语的陆叶,想替仁心医馆打个圆场,林少,仁心医馆虽然这次所作所为有失偏颇,但是他们医馆素来医术高明,潜心研药

但林青峰却是狠狠打断了王老的话,令王老的脸色也僵硬了起来。

王老!你就不必替他们说好话了!好,你说他们医术高明是吗?呵呵,刚好,我说的第三件事,就跟他们医馆的药品有关!大家可还记得,他们今天开的可是新品发布会?林青峰恶狠狠地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

呵呵,新品是吗?这款叫红颜的新品,真如她们刚才自吹自擂的那么神奇吗?我就证明跟你们看!来人!林青峰大喝一声。

一个女人,一手捂着脸,一手拿着一瓶绿色的药膏,哭哭啼啼地走了上来。

林青峰拉开她的手,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这个女人,脸上居然长了一脸脓疱!

看上去分外恶心!

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仁心医馆刚才那款红颜的效果,呵呵,你们敢用吗?林青峰说道。

但这时候,林林却出离愤怒了,靠!你胡说八道!你不知道哪里搞来的药,就敢冒充我们仁心医馆的新药,你这是在污蔑我们!

哪里搞来的药么?呵呵,接下来,有请白兄代为解释。林青峰看向一旁笑而不语的白镇声。

而早就在下面愤恨不平的白风雪听到这,脑袋一轰!

她就是再傻!

也知道这瓶药是从哪来的了!

白镇声!

昨晚白镇声假借SZ之名,让自己从陆叶那里拿到了药

白家,在利用我和陆叶!

想到这,白风雪心痛如刀绞!

白风雪顿时万分歉然地看向陆叶,想要跟他道歉。

但是,陆叶依然闭目,不言不语。

这瓶药,是我从陆叶那里得到的,这个陆叶也在场,他就是仁心医馆内部的人,这样,你们还怀疑吗?白镇声得意地说道。

这一瓶药,就能将仁心医馆,踩下无间炼狱!

白镇声!白风雪忍不住喊了出声!

但是白镇声看都不看白风雪一眼,甚至心里还在为这个笨女人感到同情。

被人卖了,还在一旁笑眯眯帮忙数钞票呢,呵呵

你们,在利用我!白风雪一脸愤然地看向白家上下!

只有白若霜一脸担忧地摇头,其他人,全部露出了笑意。

至此,白家和林家联手,大获全胜!

白家复兴有望了!

这瓶药膏,我相信仁心医馆馆内还有,一查便知。白镇声说道。

但这时候,林林冷声说道:没有,一瓶都没有。

白镇声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到没有!仁心医馆毁尸灭迹了,新品发布会,却无一新品,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你们是在嘲讽全场所有人的智商吗?

大家看到没有?仁心医馆,不单单是心术不正,连他们研制出来的药品,都是害人之物,这样的药品,你们敢用吗!一个心不正、术不惊的害人医馆,我们清城,还能容他!白镇声大声喝道,心里竟有种振臂一呼,天下云集响应的豪迈之感!

太爽了!

下面的人,震惊了一秒之后,齐齐暴走了!

亏我之前还错信仁心医馆,我第一个抵制这样的邪门歪道!

对!滚出清城!清城不留这么恐怖的杀人医馆!

有的人,甚至将手中的矿泉水瓶,狠狠地甩到台上去。

王青棉的眼泪,哗啦一下,全部掉落下来。

事到如今,一败涂地。

不仅仁心医馆灰飞烟灭,我王青棉的声誉,也毁于一旦。

爷爷,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陆叶,我恨你!

但这时候,有人却小声说道:不过,这瓶药膏的来路,毕竟是白家一口之言,恐怕还当不得真吧。

白镇声却哈哈大笑起来,他已经享受这种众人呼应的上位感了,岂能就此罢休。

要证明是吗?好,我证明给你看!我的人证,就是

白风雪!

白风雪心头一咯噔,难以置信地看向白镇声。

我这瓶药,是从陆叶的老婆,白风雪那里得来的。只要她出言证明,你们总该信了吧。白镇声慷慨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白风雪。

白风雪感到一种毁天灭地般的窒息感!

居然!

要我去证明!

我老公是一代恶人!

你们好狠的心!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跟陆叶的清白吗!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也是白家人吗!

你们就这么想要看我和我老公自相残杀!

王青棉本来满心委屈,看到这一幕,却忽然感到一股滔天的怒火!

这个白家!

明明知道白风雪和陆叶感情深厚,这个时候,居然让白风雪站出来亲自指证陆叶!

她要是不指证,白家恐怕,再也容不下白风雪了。

但若是指证,她跟陆叶的感情,恐怕彻底完了!

最毒不若你们白家!

白风雪无助地看向白家上下。

一个个,满眼戏谑,似乎,等待这一刻,很久了!

陈淑云站了起来,冷冷说道:白风雪,还不快证明给大家看!你想让我们白家蒙羞不成?

白风雪的脑袋一轰!

整个人,心在滴血!

你们,是在逼我做选择吗?

好!

我白风雪,选择给你们看!

白风雪的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她声音哽咽,却坚定无比!

你们想听到我的指证是吗!好!你们听好了!

我就说两句话!

这瓶药膏,是我从我老公那拿过来的!

身在白家,是我白风雪一生的耻辱!

你们!满意了吧!

白风雪说完,眼泪洒落,却是在众人骇然之际!

大步离开白家席位!

朝仁心医馆!

朝这世间,唯一怜她之人而去!

她在众人哗然之中,坐到了仁心医馆席位!

陆叶身旁!

她无助地投入陆叶的怀抱,哭声,悲怆!

陆叶,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众人被这一幕,震得心口难以呼吸!

这个血性如此的女人!

而这时候,一直闭目不语的陆叶,第一次睁眼!

眼里,似有贪狼杀意!

似有青云怒气!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抱住白风雪的头,轻轻一吻,然后,大步决然,朝台上走去!

台上,响起林林出离愤怒的声音!

都说完了是吧!

那接下来,可就由不得你们开口了!

有请我们仁心医馆的新馆主!

陆叶!

《狂婿如龙》小说的主角是陆叶已经完结,《狂婿如龙》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

喜欢狂婿如龙相关热门小说

情深不负(苏青关暮深)免费阅读木槿花开小说 情深不负
战龙小说完整版阅读(主角易军岚姐) 战龙
偏执老公宠上天免费阅读作者花重小说偏执老公宠上天 偏执老公宠上天
相思随你入心间全本免费-有点甜小说郁少谦慕雅静 相思随你入心间
捡一送一:腹黑爹地强宠妻小说作者毛容容-叶北月穆亦琛小说完整章节 捡一送一:腹黑爹地强宠妻
《你是冬日暖阳》(主角程漓月宫夜霄)小说全文完整版 你是冬日暖阳
战龙小说易军岚姐全文目录-易军岚姐全本免费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战龙
忘了整个世界免费阅读作者水无心小说忘了整个世界 忘了整个世界
山茶花开时小说作者桃染染-白茶陌御尘小说完整目录 山茶花开时
你是我的风景林辛言宗景灏免费阅读-林辛言宗景灏在线阅读 你是我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