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木里香小说-木里香小说作品(余果)

木里香小说作品(余果)在线免费看,都市言情小说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作者木里香全部免费阅读,《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免费阅读主人公余果的小说完整版章节。余家双生姐妹花,妹妹余真是天上星,光彩照人,姐姐余果是地下尘,风一吹就散了。后来,余果替了余真的位置,夺了她的爱情嫁给韩铭臣。她以为这只是场无关情爱的婚姻!婚后的她忙着卖货屯钱,教渣渣做人,日子过得舒心又惬意。韩先生背地里偷着塞人,塞钱,塞人脉,忙得脚不...
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木里香小说-木里香小说作品(余果)

《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第21章韩太太不想对外公开?

余果注意到门口墙壁上的公示牌,这人叫孙文封,办公室主任。

跟人轻握了下,牧致成跟着寒暄着,麻烦你了!

您客气了!孙主任的双眼在余果身上落了几秒,神色有些古怪,却也没有过多的打量,那我们开始吧!

行!坐进圈椅,牧致成取出档案袋里的东西搁在办公桌上,从孙主任手里接过资料搁在了余果的面前,太太,这些地方需要你签字!

孙文封惊了下,探究的目光重新打量起面前被一副黑超遮了半张脸的女孩,这位是?

牧致成笑了笑,韩太太!

孙文封愣住,倒是没听说韩总结婚的消息!

双眼将人重新打量了一番,这身装扮真跟那位明星女友联系不上。

这是换人了?

余果迎着他的目光弯了下唇角,伸手取下了墨镜,现在听说了!

孙文封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去,余小姐?您好!刚才真没认出您来!

跟他握了下,余果摇了摇头,您好!不过我是余果,不是余真!

孙文封重新将视线投向牧致成,一脸的困惑。

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人是双生姐妹花,韩总这是跟余真谈恋爱,跟余果结婚?

牧致成瞥了他一眼,却没有解释的意思。

见此,孙文封只能把满肚子的疑问憋了回去,为两人办理房产过户手续。

十分钟后,孙文封把证件推向余果,这是房产证,您收好!

谢谢!余果接过看了眼重新塞进档案袋里,神色淡淡的,并没有因得到一套价值近亿的房产而眉开眼笑。

孙文封看她的反应不由地在心里乐了下,这人是见多了钱麻木了,还是不知道这价值?

牧致成起身跟孙文封说道,那我们先回了!

跟在两人身后,孙文封一脸的讨好,牧助理下次有事打个电话就是了,我们提供上门服务!

余果看着他,孙主任,今天的事情我并不希望别人知道!

牧致臣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些许的思量。

孙文封只是错愕了几秒,立马应下,韩太太放心,我心里有数!

嗯了声,余果紧跟着牧致成转身离开。

看着两人的背影,孙文封有些手痒,这怀里抱着个大瓜却不能跟人分享的感觉,实在糟糕透了!

转身往回走,却被杵在身后的人吓了一跳,张总,你吓死人了!

张海对着他哈哈一笑,孙主任这是看美女看痴了吧!连我这么个大活人站在身后都没察觉到!

呵了声,孙文封看着他手里的资料打趣道,怎么,又给你家金丝雀买房了?

张海对着他笑了笑,这套可不是用来养金丝雀的!

往长廊那边瞥了眼,他接着问道,刚才那两人是亚华的牧致成跟余大明星吧?

孙文封嗝了下,这怎么让他看见了?

怎么,不能说?张海看他不说话,心里就有点不高兴。

吃饭喝酒的时候倒是一样不落地跟着,这么点小事还对他保密!

孙文封见他冷了眼,拉着他进了办公室,走走,里面再说!

张海摸着下巴说道,这么说韩铭臣把皇都的房子给了余真?

孙文封含糊其辞地嗯了声,给他到了杯水,喝点水!

行!张海起身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改天请你去不夜城玩!

孙文封看他一脸的兴奋,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就走了?

张海出了办公室,走了,手里还有点事要去落实下,你就别送了!

看他走远,孙文封长呼了口气,我可什么都没说!

余果站在车旁并没有上车的意思,牧助理,我就不跟你走了!我到处逛逛!

牧致成停下开门的动作往不远处的大厦看了眼,行,那我先回亚华了!

你慢走!余果退了步,见他倒车离开这才往外走。

摸着挎包,想到里面装着套价值近亿的房子,她拿出手机按了串号码下去。

她是个有良心的人,得跟金主表示下感谢!

会议室里,韩铭臣正翻着上个季度的销售报表,对面的部门经理正在做着季度总结。

铃声打破了肃静的气氛,男人捞过机子看了眼抬手跟在场的人说道,休息五分钟再继续!说着就起身走了出去!

在场的众人彼此对视了眼,都有些好奇!

韩铭臣接手亚华后,历届的大小会议中可没出现过中途离场的情况。

余果站在天桥上俯视着脚下忙碌的车流,耳边枯燥的待机音结束,她的唇角就勾了起来,韩少,在忙?

落地窗前,男人长身玉立,淡淡地嗯了声,事情办完了?

余果撩了把被风吹散的长发,办完了!所以我打个电话对你表示下感谢!

韩铭臣长臂撑着玻璃上呵了声,韩太太不觉得这感谢太轻了点?

礼轻情意重嘛!余果轻笑着,再说,我们什么关系,还讲究那些就见外了!

耳边是她柔和轻快的声音,韩铭臣低着眼帘勾了下薄唇,原来韩太太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

纤指绕着一缕秀发打着转,余果嗯了声,当然,毕竟我也是怕韩少不满意的!

男人单手插进西裤袋子,敛着长眉,既然如此,那就麻烦韩太太晚上陪我出席个聚会吧!

啧了声,余果撇嘴,你这是想让我不得好死?

韩铭臣目色微沉,怎么,韩太太不想对外公开?

我这不是怕韩总的宝贝疙瘩难过吗?余果轻叹了声,声音里满是委屈,更何况,她还叫我声姐姐呢!

游戏刚开始,太早暴露就不好玩了!

男人的长指点着玻璃窗,沉默片刻后倒是不勉强,随你!

谢了!余果闻声,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挂了!

也没等那边回应,她直接挂了电话。

站在原地停留了片刻,女孩这才推了下鼻梁上的墨镜随着脚步匆匆的人流离开,唇角上的弧度却是被这冬日的风吹淡了几分。

《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第22章余果:我要脸干嘛?

余果沿着衢城街道慢慢走着,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橱窗里各色款式的衣服,她在心底慢慢盘算着接下来要干的事情。

余果!谢佩玲刚走出店门,就见几步之外站着的女孩,眼底滑过一丝明显的厌恶。

余果看着面前的女人,眼角眉梢跟着弯了起来,快步走到她身边挽上她的胳膊兴致勃勃地问道,妈,你这是购物?

谢佩玲抽出胳膊,冷眼看着她,我还以为你翅膀硬了都不认我们了,挂余真的电话,挂我的电话,可真长本事了!

余果重新挽上她的胳膊,一脸的委屈,我那是老机子,动不动它就自动关机的!我怎么可能挂你们的电话,这点你得相信我!

老机子就去换一个!谢佩玲睨了她一眼,想到之前的打算忍了心里的怒气。

余果歪着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心情十分地低落,我也想换!只是我那点工资只够养活自己的,哪里还有多余的钱买新的手机啊!

一听她提钱,谢佩玲转了话题,那就跟我回家去住,还能节省一笔开支!

嗯了声,余果看着她手上的袋子没有半点羞涩地开口,妈,要不你给我买个新的吧!

余果!谢佩玲拨开她的手满脸的不耐烦,你都二十五岁了,买个手机还要问我拿钱,要脸吗?

我要脸干嘛?余果十分地不解,我要手机啊!

你谢佩玲摸着发疼的心口痛苦地说道,我怎么就这么命苦生了你这么个讨债鬼!

余果看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困惑上了,妈,你这话说得太没良心了!当初,学校跟专业可是你跟余真千辛万苦给我挑的,不是吗?

女孩接着轻叹了声,我还记得你说我就那命,一月拿个两三千饿不死就够了!

闭嘴!谢佩玲瞪了她一眼,自己就那贱命,别把责任推别人身上!

是!余果从善如流,我命贱,所以不配拥有好的东西!

知道就好!谢佩玲横了她一眼,现在跟我回去,别在外面丢人现眼了!

余果摇头,御园太高档,我住进去瘆得慌,还是算了!

谢佩玲气笑了,余果,你真以为我现在拿你没办法了是吗?

女孩跟着弯了下眉眼,怎么会呢?您老的手段我几年前就领教了,狠、毒、绝,这世上也就那个自宫的岳不群能跟你比拼一下!

贱人!谢佩玲抬手就往她脸上甩去,先是害死了自己的弟弟,又想来气死我是不是?

余果往后一跳避开了她甩过来的巴掌,紧跟着对着她做了个鬼脸,妈,你在这里慢慢玩,我先走了!

说完,攥着身上的挎包撒腿就跑,没几秒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余果回身看了眼,见没人追上来就停了脚步。

脸上的笑意一点点地落了下去,水波轻漾的眸子里只剩下满目的悲凉。

看着几步之外的面馆,她摸着肚子走了过去。

现在来碗热乎的牛肉面,就幸福了!

原地,被气得七窍生烟的谢佩玲盯着她消失的方向差点脑溢血。

余镇江的电话打来,她正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直喘气,怎么了?

张海过来了!余镇江压着声音跟她说道,他是来商量两家婚事的,你快点回来!

谢佩玲一听,一张脸瞬间堆满了笑意,行,我这就回去!

挂断电话,她提着大大小小的包冷哼了声,死丫头,你等着,我非把你嫁进张家不可!

韩总,老宅来电话了!牧致成敲开办公室的门,提醒着里面的男人,老爷子让你早点回去!

视线往右下角瞥了眼,韩铭臣点了点头,知道了!

十指在键盘上飞速移动着,将最后几组数据输入后,他按下保存键关了电脑。

两人离开亚华,男人坐进后座跟牧致成说道,你明天亲自跟罗氏打个招呼,让他降两个百分点跟对方签约!

知道了!车子驶出大门,牧致成点着油门往韩家老宅而去。

少爷回来了!管家张伯见车子停下快步走了过去。

韩铭臣迈下车子跟牧致成说道,你先回吧!

好!牧致成跟车外的张伯打了个招呼,转了把方向盘离开了。

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张伯跟面前高挺的男人抱怨,快进去吧,老爷子都念道一天了!

嗯了声,韩铭臣随着他往主楼走去,他们都在?

张伯看了眼他淡漠无色的脸,在!你何姨跟许小姐也刚从外面回来!

少臣是这个星期回来吧?韩铭臣停在一棵杏树下,盯着头顶满枝的果实。

是的,少爷!张伯跟着停了下来,下午打电话回来说已经进入隔壁省了!

韩铭臣笑了笑,走吧!

踏进大门,男人的视线将围坐在客厅里说笑的众人扫了一圈,抬着步子走了过去,爷爷!

韩庆横了他一眼,不满地嘀咕,我看你都快忘了家里的大门朝那边开了!

爸,这都回来了,你就别念道了!何蓉笑着打圆场。

韩铭臣在韩庆的身边坐下,看着对面的两人打了个招呼,何姨!爸!

怪不得你爷爷要念道你,韩东正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这回来都个把月时间了,见你的次数还不够一只手的!

你也真是!何蓉不赞同地在他胳膊上拍了下,这么大的公司打理起来不忙的?当初你生他的时候可没有多给他两双手!

韩东正无奈地摇头,行,我不说了!

见他消停了,何蓉转而碰了下身边的女孩,这丫头,怎么闷在这里一声不吭的,也不跟你铭臣哥打声招呼?

许笑冉不好意思地娇笑了下,铭臣哥!

韩铭臣冲她点了下头,眸色浅淡。

何蓉看了眼身边有些羞涩的女孩会心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少臣大概这星期五能回来,这次回来,你得说说他,这么大的人可不能再这么不务正业下去了!

对,他最听你的话,韩庆表示赞同,可不能再这么懒散下去了!

韩铭臣接过阿姨递过来的温水抿了口,何姨想让他做什么?

《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第23章我想永远留在你身边!

到时你问他吧!何蓉满脸愁容,我只知道他喜欢玩,别的不清楚!

许笑冉噗呲笑了声,阿姨,你这话要是让少臣听到还不得跟你闹!

何蓉撇了下嘴,我说的是事实啊!

他回来,你就别管了!韩东正说道,就交给铭臣吧!

何蓉一脸笑意,那感情好,我还落个轻松,还能多活两年!

姚姨走进客厅笑着招呼大家,晚饭已经备好了,可以上桌了!

韩庆站起身,那就先吃饭!

姚姨搀着他的手臂,慢点!

韩铭臣搀着韩庆的另一条胳膊,体检的时间安排了吗?

韩庆一听就不爽,折腾那些干什么,我身体硬朗地很!

韩铭臣也不跟他倔,扶他坐了下来,您坐!

韩东正挨着老爷子坐在了他左侧的位置,何蓉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韩铭臣坐在老爷子的右手边,许笑冉的位置在两人之间,稍稍用力,她就能闻到男人身上那抹清冽的味道。

少爷,要来点红酒吗?张伯有点期待地看着他。

韩铭臣对上韩庆看过来的目光点了下头,那我就陪爷爷喝点!

晚上没别的事情,就留下!韩庆挺高兴,这里又不是没房间!

韩铭臣接过早已醒好的红酒给他倒了点,晚上还有个远程会议要开,怕是不行!

听他这么说,韩庆也不勉强,你也别整天忙着工作,自己的事情也该办了!

闻声韩东正搁下手里的筷子,神色颇为严肃,你跟那个女艺人是怎么回事?

何蓉给身边的许笑冉盛了碗枸杞乌鸡红枣汤,听着两人的对话没有出声。

许笑冉捏着细勺慢慢喝着,低垂的眼帘下掩着浓郁的好奇。

旗下的艺人而已!韩铭臣回了句,没有细说的意思。

韩庆神色古怪地瞥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韩东正皱着眉心十分不赞同,既然只是艺人,那些绯闻就压下来!

韩铭臣点了点头,放心,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来,喝点汤!何蓉笑着推了碗汤过去,也就你会多想,铭臣做事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瞥了她一样,韩东正正色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婚姻大事可以提上日程了!

韩铭臣抵着杯沿闻着其间浓郁的果味,脑海中流转着昨晚那些悱恻缠绵的画面,我心里有数!

韩东正瞥了眼身边的女人,要是有了人选,可以让你何姨帮着参考参考!

嗯了声,韩铭臣点头应承了下来,好的!

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何蓉无奈出声,这些就不能等到饭后再聊吗?先吃饭吧,菜都凉了!

许笑冉看了眼正给姨夫布菜的何蓉,低垂的余光敛进身侧伟岸的身影,心口砰砰跳着。

饭后,三个男人进了书房去商量男人之间的事情。

何蓉泡了三杯茶,笑冉,帮姨把这几杯绿茶送进书房!

姚姨闻声走了过来,我来吧!

这点小事就让孩子去干吧!何蓉将盘子递给了许笑冉,你去忙别的!

姚姨看她往书房走去,赶忙道谢,那就麻烦许小姐了!

许笑冉弯着唇角摇了摇头,姚姨,太客气了!

我帮你开门!看她手上端着盘子,姚姨快走几步敲开了书房的门。

许笑冉将茶杯依次端到人面前,爷爷、姨夫、喝茶!

从她手里接过瓷杯,韩庆笑眯了眼,麻烦丫头了!

对着他笑了下,许笑冉转身端起最后的茶杯,浅笑的眸子染上些许的羞涩,铭臣哥,喝茶!

韩铭臣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茶香却是皱了下眉头,长臂一伸从她指间接了过去,转手搁在了茶几上,谢谢!

铭臣哥,客气了!许笑冉笑了笑,转身拿起盘子退了出去。

见人出来,何蓉打趣地看着她,怎么脸红了?

许笑冉搁下盘子,双手捂着脸歪在她怀里娇嗔道,何姨,你胡说!

何蓉拍着她的肩膀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许笑冉咬着唇瓣没有出声,纤细的手指相互摩挲着,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一抹温润的触感,何姨,我想永远留在你身边!

何蓉脸上的笑纹更深了几分,我也想让我家笑笑永远陪着我!

许笑冉看着她,两人相视一笑,彼此的眼中流淌着对方才能看懂的波纹。

书房里,韩铭臣听着两人的谈话,手指在屏幕上按下一行字:我在长河湾,你过来接我!

皇都,余果刚脱下衣服准备去洗澡,盯着进来的信息嘴角抽了抽,食指一动快速地回了句:我睡了!

韩铭臣盯着上面的三个字,嘴角微不可见地勾了下,长指一按将定位发送了过去:过来!

余果捏着机子表情有些扭曲,用力戳了几个字发过去:亲爱的,你老婆现在泡在浴缸中,满身泡泡,根本出不去!

男人的双眸犹如被灌了浓墨一般,漆黑暗沉:等你!

等你个鬼!余果扔了机子,无奈地捡起搁在床尾的衣服重新套了回去。

拿过柜子上的车钥匙,她出了卧室,几秒后又折了回来,快步进了浴室。

再出来时,就见她散着长发,脸上贴了张白色的面膜,脚步轻快地出了房门。

韩庆看了眼他手里的机子,怎么,有事?

我得走了,韩铭臣站起身,顺手将机子塞进了西裤袋子里,跟对方连线的时间快到了!

工作上的事情,两人也不敢耽搁,跟在他身后出了书房。

怎么,现在就回去?见三人出来,何蓉站起来走了过去,你也喝了点酒不能开车,要不让笑冉送你过去?

韩铭臣接过姚姨递过来的外套拒绝道,不必了,牧致成过来接我!

何蓉跟许笑冉对视了眼,那也行!

那我先走了!韩铭臣套上大衣,跟几人点了下头大跨步往外走去。

回屋吧!见人消失在夜色里,韩庆转身往回走。

何蓉拍了拍许笑冉的胳膊,外面冷,进屋吧!

许笑冉看了眼空无一人的院子,脸上难掩失望,好!

他就是这清冷的性子!何蓉压着声音跟她说道,别急!

嗯了声,许笑冉羞涩地点点头,我就喜欢他那样的!

这孩子!何蓉一愣,随即无奈地笑了下,行,我不说了!

《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第24章我这只金丝雀又不是标本!

韩铭臣站在长河湾的门口,看着清冷的街道耐心地等着某人的到来,一道急促的铃声打散了他周身的静寂。

等他打车赶到事发地时,也不过是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双眼扫过在街道两旁执勤的交警,韩铭臣蹙着眉往余果所在的位置小跑了过去。

此时,交警叔叔杵在余果面前,一脸正色,你这种行为很危险,知道吗?

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余果仿若做错事的小学生老实地站在那里,低着头认真地道歉。

韩铭臣停在不远处,将路灯下的女孩细致地打量了一番,目光一转看着那辆打着双跳灯的车子,舒了口气!

人没事,车子也正常!

男人走到余果身边,长臂一探将人揽进臂弯里,同志,这是怎么了?

鼻息之间浮动着一缕淡淡的烟草味,余果僵着身体抬头看了一眼,对上他落下的目光,小脸有些微地发烫。

交警看了眼面前高挺的男人,指了指女孩手里捏着的东西,这位同志驾车时贴了张白色的面膜,夜间行驶时,容易给对向车辆造成危险!

远光灯一照,驾驶室里坐着个白脸的阿飘,这得造成多大的后果?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韩铭臣看了眼,见她的指缝间果然捏着点白色的东西,男人默了几秒,同志,实在是对不起,这样危险的事情我们不会再干了!

交警见两人态度端正也就不再继续教育了,将余果的证件递了过去,下次不能再这样了,走吧!

谢谢!余果接过证件,被韩铭臣半拥着走向车子。

男人打开副驾驶的位置,对着身边依旧垂着脑袋的女孩说道,我来开车!

余果哦了声,老实地坐了进去。

韩铭臣跟着低下身,伸手从她的指间取走了那片面膜,快走几步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盯着湿漉漉的手指,余果转头看向男人离去的背影,记忆深处某些深埋的片段被翻了出来。

晕黄的光线里,女孩的双眸波纹轻漾。

见人回来,她快速收回视线,拉开暗格抽了张纸巾擦着纤细的手指。

韩铭臣回到车上,看她认真擦着脸,俯身过去。

男人强烈的气息俯冲过来,余果紧着呼吸盯着他深刻明晰的侧脸有些发蒙,你!

韩铭臣勾过安全带帮她扣上,瞥了眼她懵懂的样子嘴角邪气地勾了下,想了?

胡说!余果急切地否定了他的猜测,小脸却微微发红。

韩铭臣撤回身体,发动车子汇入车流,瞥了眼身侧气急败坏的女孩笑了笑,七情六欲,正常!急着否认干什么?

没有!余果坚决不承认,是你自己想多了!

韩铭臣摆着方向盘认真地点着头,我是想了!

余果睁着一双水眸见鬼似的看着他,窗外的光影从他身上快速掠过残留下一束束的光晕。

男人侧眸看过去,漆黑暗沉的深眸似敛着浓烈的岩浆往女孩的身上扑过去,烫的她缩了下。

余果盯着窗外来往的车辆,手指将垂落的碎发别到耳后,她这才发现指间微微颤抖着,掌心铺着一层薄汗。

车厢内一时寂静无声,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淌,空气中霹雳啪啦闪着小火花。

韩铭臣轻咳了声,长指打开车载广播,主持人轻快的声音飘了出来。

主持人:据说亚华在这个片子上投了六个亿进去,是真的吗?

余真笑道:具体数字其实我也不清楚,而我要做的就是拍好每部片子,对得起东家对我的培养!

主持人打趣道:上次亚华掌权人韩铭臣到山城探班,也足以见得对这部片子的重视程度了。

余真:是的,他对这片子期望还是蛮高的!

余果听着两人的对话,唇角勾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六亿?现在的影片都这么大的制作成本了?

后期特效是挺费钱的!韩铭臣按掉开关认真地解释,这是罗源导演的作品!

罗源是业界出了名的计较分子,对影片的要求是相当苛刻的,这点余果倒是有所耳闻。

见她紧抿着嘴角不说话,韩铭臣问道,还有问题吗?

余果攥着身前的安全带摇头,我这人好奇心不重!

过了会,韩铭臣问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怎么,韩少喜欢事业型的太太?余果挑着眉饶有兴致地问道。

呵了声,韩铭臣打了把方向盘转进另一条车流,我是无所谓!

余果把玩着身前的长发,半真半假地开口,既然这样,那我就做只被韩少养的金丝雀吧!

你高兴就好!韩铭臣对此没有意见。

余果来了兴致,小手一摊,拿来!

韩铭臣瞥了眼,什么?

养金丝雀难道不要成本的?余果嘟嘴,我这只金丝雀又不是标本!

男人沉闷的笑声在车厢内流转着,他从上衣口袋中拿出皮夹递了过去,那张黑卡,你拿去用吧!

余果眨着长睫,没有动!

韩铭臣把皮夹扔在她膝盖上,怎么,又不敢拿了?

余果看着手里的皮夹,睨了他一眼,声音有些嘲讽,你对女人一向这么大方?送了房子,又送黑卡?

怪不得短短两年时间,就把余真捧成了一线流量小花。

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

韩铭臣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没有接话。

余果抿着嘴角,手指利落地打开皮夹。

看着一溜的卡片,心底泛酸,仿佛塞了只柠檬。

呵,有钱人!

韩铭臣睨了她一眼,放缓车速驶进了皇都的大门。

此时,谁也没有留意到大门的东侧停着辆红色的跑车。

车子里,余真双眼圆睁,满脸惊诧。

韩铭臣名下的车子,她基本认识,就刚才这辆车的车牌对她来说印象特别深刻。

当初,她买下这辆跑车时就看中了这个牌子,只是这号早被人预定了,她有钱也买不到。

后来,见牧致成开着这辆车子进亚华,她才知道这个号是被韩铭臣定走的。

现在,她竟然看到这辆车的副驾驶上坐了个长发的女人!

一团浆糊的脑海中,反复播放着那个女人低头垂发一闪而过的模糊画面。

慌乱地翻出手机,她快速地按下了韩铭臣的电话,求求你,快接电话!

《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小说的主角是余果已经完结,《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

喜欢婚色迷人娇妻有点凶相关热门小说

情深不负(苏青关暮深)免费阅读木槿花开小说 情深不负
战龙小说完整版阅读(主角易军岚姐) 战龙
偏执老公宠上天免费阅读作者花重小说偏执老公宠上天 偏执老公宠上天
捡一送一:腹黑爹地强宠妻小说作者毛容容-叶北月穆亦琛小说完整章节 捡一送一:腹黑爹地强宠妻
《你是冬日暖阳》(主角程漓月宫夜霄)小说全文完整版 你是冬日暖阳
相思随你入心间全本免费-有点甜小说郁少谦慕雅静 相思随你入心间
忘了整个世界免费阅读作者水无心小说忘了整个世界 忘了整个世界
山茶花开时小说作者桃染染-白茶陌御尘小说完整目录 山茶花开时
你是我的风景林辛言宗景灏免费阅读-林辛言宗景灏在线阅读 你是我的风景
相思随你入心间小说在线阅读-相思随你入心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