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盛莞莞凌霄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盛莞莞凌霄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作者南荨小说在线阅读章节列表。“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雪。”一句话,一场逃婚,让海城第一名媛盛莞莞沦为笑话,六年的付出最终只换来一句“对不起”。盛莞莞浅笑,“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但是这一次,我不想再等了...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盛莞莞凌霄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第一章 相亲宴

盛家

今天是盛家大小姐盛莞莞十六岁的生日,在场来了不少达官显贵。

盛家家世显赫,在海城屈指可数。

只可惜盛家三代单传,到了盛灿这一代,膝下只有盛莞莞这一个女儿。

盛灿欲将盛莞莞往女强人方向培养,将来才有能力接掌盛家庞大的家业。

可惜十六岁的盛莞莞如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唯独没有经商天分。

盛莞莞一见数字就晕,也没有一次能完成盛灿给的测试。

无奈之下,盛灿只能提前为盛莞莞和盛家的将来做打算。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场生日宴。

今天来参加生日宴的男孩不少,年纪都在十六到二十岁之间,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好苗子。

盛灿夫妇站在二楼,打量着底下前来参加生日宴的男孩们,精心的挑选着。

打量了一圈,盛夫人指着个容貌出众的少年,“你看那个怎么样,这么多孩子,我看就他最出色。”

盛灿朝盛夫人所指方向望去,随后沉吟道,“那是凌家的孩子,凌家情况复杂,这么多年内\斗一直没消停过,这样的家庭不合适。”

那个少年叫凌霄,他清冷的站在其大伯母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沉稳。

十九岁的少年,长得很高,相貌出众,尤其是那一身与生俱来的贵气,让他在众孩子间,犹如鹤立鸡群。

可惜凌家家世复杂,凌霄小小年纪就受尽世人的白眼,性格清冷寡言,实在不是个好选择。

盛夫人听了丈夫的话,遗憾的移开双眼,很快便又找到了心怡的人选,“那个呢,慕家的孩子,学习很好,人看起来也很干净温和。”

盛灿蹙眉,“慕家?你说的是哪个?”

“就是站在玉兰树下那个。”

盛夫人又指了指,“好像叫慕斯。”

盛灿终于看见那个站在白玉兰树下的男孩。

十八岁的男孩一身干净,温润如玉,头顶白兰,唇红齿白,眸如星辰,如同画卷不染凡尘。

“是他?”

盛灿眉头蹙的更紧。

盛夫人期待的看着盛灿,“怎么样,我听说这孩子学习好,品性好,样样都是拔尖的。”

然而盛灿还是摇头,“不行,慕家的情况比凌家还复杂,而且他被去年一场车祸夺走了一条腿。”

慕斯的确样样拔尖,一直在慕家倍受重视。

如果不是因为车祸丢了一条腿,被慕老爷子从继承人名单中划去,他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场生日宴。

“什么,被车祸夺走一条腿?”

盛夫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少年的双腿,“看不出来啊!”

盛灿说,“带了假肢,咱们再看看其他人吧!”

优秀的慕斯自从车祸后就变得有些孤僻,年纪小小就丢了一腿,心理发生变化在所难免,所以也不在盛灿的备选名单中。

而此刻,一个纤细的少女也趴在窗口,目光紧紧盯着站在白玉兰树下那个男孩,一双漂亮的杏眼流光溢彩。

他来了!

盛莞莞万万没想到,那个令她怦然心动,惊艳了她整整两年时光的少年,居然会出现在她的生日宴上。

爸爸说,今晚在场的男孩,她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做她的未来夫婿。

未来夫婿,就是她长大以后要嫁的男人。

就是她以后的丈夫,会与她共度一生的人。

这其中也包括他对吗?

看见那个站在玉兰树下的少年,盛莞莞感觉自己的心都快从胸口蹦出来。

这大概就是心动的感觉吧!

这种感觉对她而言并不陌生。

自从上高中第一天下午,他身穿白色球服奔向自己那一刻,这种感觉就一直陪伴着她。

从那以后,蓝球场成了她每天必打卡之地。

可惜,后来车祸夺走了他一条腿,从此再没在蓝球场见过他,直到高考他才坐着轮椅出现在学校。

他考上了海大,她继续读高中,但关于他的消息,她却从没有落下过。

客人都到了,盛灿夫妇来带盛莞莞下楼。

“来了来了,快,快到盛小姐面前去。”

盛莞莞一下楼,各位宾客便将自己的孩子往前面推,争取多露露脸,好让她脸熟有印象。

说起来,盛莞莞在海城颇具盛名。

据说她出生那天早晨,整个私立医院的花朵全部绽放,医院上空被层金光所笼罩,远远望去像个金元宝。

当时海城著名的算命先生唐玄武,正好也在那所私立医院养病。

当时他便当着前来探病的亲友的面直言,“盛家这幼\女携聚宝盆出世,这盛家要变天了,将来也不知道要便宜哪家臭小子。”

当年的盛家,还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型企业。

后来盛家的发展,印证了唐玄武这番话。

盛莞莞出生后,短短几年功夫,盛世集团就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变成了海城屈指可数的大型企业,整个盛家蒸蒸日上。

今天来生日宴这些孩子,都是各个家族挑选出来的少年才俊,但却不是家族继承人。

盛家招婿,被选中的男孩,将来是要入赘盛家的,说白了就是做上门女婿。

盛夫人在盛莞莞面前提了几个男孩的名字,可惜盛莞莞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那些名字里没有慕斯。

盛夫人带着盛莞莞周旋了一圈,然后便让她跟朋友去玩。

盛莞莞一向大方好相处,她有许多朋友,男孩们也趁机向她献殷勤。

盛家大小姐不但家世好,人也长得漂亮,这些男孩中,有一部分是非常愿意入赘盛家的。

“你也去呀!”

孙思岚见身边的少年无动于衷,面露急色,“凌霄,你要知道,要是被盛家大小姐选中,有盛灿出面帮你打点关系,也许你爸就能少坐几年牢。”

面色冷清的少年,脸上终于有了丝松动。

孙思岚接着又道,“我看今天的孩子里,就属你最出色,盛家大小姐肯定会选你的,为了你爸爸就去吧!”

凌霄看着那个被众人捧成公主的女孩,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嘲弄,却迈着修长的腿走了过去。

看着凌霄修长单薄而挺直的背影,孙思岚满意的扬了扬嘴角。

凌霄若是被盛家大小姐选中,整个凌家都会跟着受益。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第二章 魔鬼与天使

“你好,我是凌霄,是海大……”

好不容易才摆脱男孩们的纠缠,盛莞莞一心只想奔向玉兰树,根本没有心思应付凌霄。

看着玉兰树下那个欲离开的少年,着急的盛莞莞不耐烦的打断了凌霄的话,“抱歉,你挡住我的去路了。”

这个年纪的盛莞莞,是骄傲的。

她甚至没有抬头看凌霄一眼,就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凌霄盯着自己伸出去的手看了几秒才收回。

四周的人们都在嘲笑凌家小门小户口,笑他不自量力。

而这个少年,对众人的嘲笑视若无睹,他回头朝盛莞莞离开的背影一眼,便神色淡淡的收回目光。

无悲无怒,仿佛这若大的世界,没有什么能够影响他的情绪。

正当他欲离去之时,人群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他就是凌霄?艳\星安兰的儿子?”

“就是他,安兰真是作孽,嫁了人不好好过日子,还成天四处勾搭男人,最后还被凌华清撞见,一怒之下捅死了奸夫,把自己后半生都给搭了进去。”

“我说凌华清怎么只捅了奸夫,要是换了我,第一个先杀了安兰那个贱人。”

艳\星、奸夫、贱人,这些字眼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插在凌宵的心头,痛的让人窒息。

这个冷清淡漠的少年,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只见他双拳握得死紧,脸上的血色全部退尽,眼底一片血腥,他僵硬的移动着,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这时一道轻浮的声音从角落传来,“《裙下之臣》你们看过吗?安兰那身材真是绝了,还有那声音叫得人骨头都酥了,真是天生的婊\子……”

中年男人轻浮的声音刚落,蓦然脖子一紧,喉咙被一双手紧紧攥住。

“你说谁是婊\子?”

男孩阴冷的声音从中年男子头顶传来,“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男人抬眸便对上一双赤红的双眼。

眼前的少年浑身带着杀戮,赤红的眼底好像弥漫着血气,就像从地狱爬上来索命的恶魔。

面对这样的凌霄,男人恐惧的睁大了双眼,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任由他掐着自己的喉咙,憋的一张脸发紫。

“放手凌宵,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孙思岚没脸再呆在这里,恨不得拉着凌宵立即离开,可是凌宵力气特别大,她怎么也拉不开。

她只能低声警告,“凌宵,你爸爸还在牢里,难道你也想进去吗?”

过了许久,凌宵终于松开了男人。

男人脚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强忍着喉咙的疼痛,大气不敢喘。

刚刚有那么一刹那,他以为自己真会死在这男孩的手里。

盛莞莞就站在不无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毫不怀疑,那个少年真会杀了那个男人,他的眼神太可怕了。

凌宵离开的时候,从盛莞莞身旁走过,目光也从她身上瞥过,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当他的目光瞥过来时,盛莞莞感觉身体的血液都被冰冻住了一般,全身发凉,连呼吸都冰冷刺骨。

凌宵走后,盛莞莞久久才从恐惧中缓过神来,心想:“那个男孩就是个恶魔!”

这段插曲来的快,去的也快。

就好像一块石头投进湖面,根本没有人会真正在意。

因为凌霄走后,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盛莞莞身上,她才是他们今天来的目的。

只见那个精致骄傲的少女,在拒绝了所有男孩后,独独走向了那个站在玉兰树下的白衣少年。

所有人都知道,这便是盛家大小姐做出的选择。

盛莞莞大胆的走向男孩,这是她长这么大,最大胆的一次,也是她第一次公然违背父母的意愿。

盛家大小姐居然选择了一个残废?

慕斯看着在众人不可思议,又饱含鄙夷和嫉妒的目光中,一步步坚定的向自己走来的少女,双手一点点收紧。

“为什么是我。”

他问。

“因为喜欢啊!”

盛莞莞故作轻松,一双漂亮的双眼神采奕奕,。

她是个漂亮的女孩,精致的像个洋娃娃,黑白分明的眸子那么干净清澈,真诚勇敢。

慕斯不自在的别开双眼,平静的说,“你的爸妈是不会同意的,我是个残废。”

身体的残缺,对少年而言是致命的疼痛。

“那又怎样?”

女孩坚定又固执,“慕斯,今晚除了你,我谁都不会选。”

慕斯平静的双眼里,终于有了些动容。

那又怎样?

难道她没发现,当她走向他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变了吗?

跟着他,她可能一辈子也摆脱不了这种目光。

盛莞莞小心翼翼的说,“慕斯,我知道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他出事后没多久,她在一次无意间,听见爸爸和叔叔们闲谈起他的事。

原来夺走他一条腿的那场车祸,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刻意为之,但是没有证据,无从查起。

盛莞莞看着眼前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男孩,勇敢的朝他伸出白\皙的小手,“你愿意吗?”

眼前漂亮的小脸,是那么白\皙美丽,那双乌黑的眸子如同宝石般璀璨夺目。

她很好,可惜却不是他想要的那个女孩!

但是有一点,她说的没错。

现在的他,需要她的帮助。

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为他带来很多便利……

慕斯沉默的盯着眼前的小人儿片刻,然后抬起了手,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包裹在掌心。

女孩的手,好小,好软!

这一刻,盛莞莞欢喜的展露笑颜,很甜很干净,有些青涩,有些羞涩。

就是这个笑容,后来让慕斯念了一辈子!

“不过……”

盛莞莞突然想到什么,笑容变得有些苦涩和落寞,但强颜欢笑着,“你和白雪是什么关系?有一次放学……我见你背了她。”

慕斯的双眼黯淡下来,眼底掠过抹沉痛,“她是司机叔叔的女儿,那天她脚扭伤了。”

白雪,那是他要用命来守护的女孩!

他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那场车祸,是白雪替慕斯挡去了致命的一击,他才得以活下来,而他的父母,则当场死亡。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第三章 我相信他不会负我

可现在,白雪被慕斯的叔叔慕成周囚禁了起来,成为了威胁他的筹码,他只能任其摆布。

就如此刻!

“那你喜欢她吗?”

当然,白雪是他心爱的女孩,一辈子都是。

然而此刻,慕斯只能选择心口不一,“我和白雪的哥哥白冰是好朋友,她对我而言,只是妹妹。”

“真的吗?”

盛莞莞的嘴角已经重新扬起来,显然她其实已经相信了慕斯的话,毕竟她才十六岁而已,哪懂得什么叫人心隔肚皮。

“当然。”

“慕斯,我相信你。”

女孩毫无条件的信任,和那毫无城府的笑容,让慕斯心底突然有些不忍。

但是这种情绪,很快就被慕斯内心的仇恨给压了下去。

还有太多等着他去完成的使命,所以该利用的就得利用,绝不能心软。

十六岁的盛莞莞并不懂,站在她面前这个如天使一般美好的少年,他并不是天使。

而那个如恶魔般的少年,也未必就是恶魔。

她紧紧握住慕斯的手,心里暗暗发誓:往后余生,她会一直握紧他的手,以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庇佑他,护他一世安宁周全。

可年少的她并不知,世事往往不如人愿!

她哪里知道,人的一辈子到底有多长?

它长到可以见证一个家族的兴衰,长到可以看清人心黑白!

后来盛莞莞无数次的回想起今天,都会不自觉地想,如果当年她选择的是恶魔,而不是天使,那该有多好!

可惜一念之差,一个选择,爱恨交错……

时光茬苒,转眼便是六年后。

今天是盛家大喜之日。

已将近临盆的盛夫人红着眼为爱女梳头,医院说她肚子里这胎也是个小公主,不过他们一家人依然很高兴。

盛夫人忍住眼泪,对盛莞莞说,“我的宝贝女儿终于要出嫁了,以后男主外女主内,好好跟阿斯过日子,多生几个孩子,一家人和和美美,活成一段佳话。”

盛莞莞浅扬着红唇,紧握着盛夫人的手,“妈,我会很幸福的,我相信阿斯。”

长大后的盛家大小姐,出落的亭亭玉立,是海城出了名的美人,被誉为海城第一名媛。

身为第一名媛的她,身高168cm,骨架纤细,曲线玲珑,长着一张精致且耐看的鹅蛋脸。

但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她那一身白脂玉般的皮肤,白嫩透亮,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吹弹可破。

见过的人,无一感叹她的天生丽质。

盛夫人不舍的搂住盛莞莞,哽咽着道,“他要是敢对你不好,我跟你爸绝不会放过他。”

盛灿沙哑着声音说,“好了,女儿大喜的日子,别说这种扫兴的话。”

盛莞莞拉住父母的手,一张明媚娇艳的容颜,被浓浓的幸福包裹,“爸,妈,你们放心吧,阿斯说过,这辈子都会对我好,我相信他绝不会负我。”

22岁的盛莞莞,对慕斯从没有过怀疑。

慕斯是个完美的男人,也是个完美的男友,他的一切都让人无可挑剔,她相信他也会是个完美的丈夫。

可盛灿看着她幸福的笑颜,眼底却露出了抹担忧之色。

三个月前,被慕斯逼的走投无路的慕成周,将白雪带到了盛灿面前,让盛灿帮他逃离海城。

那时盛灿才知道有白雪这样一个存在。

说起来,这白雪的美并不足以令人惊艳,跟盛莞莞的美貌更是无法相比。

但是,白雪身上有一种气质,那是一种让男人会不自觉对她产生保护欲的气质。

羸弱清纯,我见犹怜。

盛灿见了白雪后,怕盛莞莞和慕斯的感情发生变故,便将白雪藏了起来,并开始催促盛莞莞和慕斯结婚。

盛灿本想等婚礼后再跟慕斯坦白这事,谁料白雪在昨晚失踪了,不知道现在人在哪里!

如果被慕斯发现了可怎么办才好?

慕斯一直以为白雪已经死了的!

盛灿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害怕的事即将要发生,可是找不到人,他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盛灿只能祈祷今天的婚礼能圆满进行,不要出现意外。

只要安然渡过今天,他就跟慕斯坦白一切。

可盛灿不知道的是,他所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了。

慕家

此刻慕斯的房间里躺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她很瘦,白\皙的皮肤伤痕累累,一边的脸也肿着。

这个女人就是白雪。

“查出来了吗,到底是谁干的?”

慕斯温润俊逸的脸此刻被一层浓浓的阴霾所包裹,冰冷、凌厉、似暴风雨欲来的前夕。

今日的慕斯,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男孩。

今年24岁的他,用了六年时间成功坐上了总裁之位,将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夺了回来,成为海城最年轻有为的老总。

看着白雪身上那些新旧交错的伤痕,慕斯又怜又怒,到底是谁,竟敢如此伤她,找死。

手下低低垂着头,丝毫不敢看慕斯的脸,“白秘书正在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白秘书,白冰。

白冰是慕斯的得力助手,也是白雪的亲生哥哥。

既然白冰着手在查,慕斯便没再多问。

慕斯小心翼翼的握住白雪的手,生怕弄疼了她,他的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小脸上,除了心疼,还有失而复得的庆幸。

慕盛周说她已经死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活着,而且现在就躺在他的面前……

“雪儿!”

慕斯温柔的唤了一声。

这种温柔,是盛莞莞九年来从没有感受过的。

当年那场车祸,他痛失双亲,也失去了半条腿,是白雪陪他度过了那段最黑暗绝望的日子。

他想过死,是白雪将他拉了回来,在他黑暗凄凉的世界点燃了一根蜡,让他重新看见光芒和温暖。

可惜好景不长,半年后白雪就被慕成周囚禁起来,成为威胁慕斯和白冰的筹码。

从那以后,慕斯就再也没有见过白雪。

这些年除了慕成周偶尔发过来的照片,慕斯对白雪的事一无所知,不知道她在哪,过得又是什么样的日子。

再后来,慕成周察觉慕斯和白冰悄然崛起,脱离了他的掌控,暗地里抢了他很多生意。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第四章 承诺作废,婚礼取消

盛怒之下的慕成周,发了张白雪胸口中刀,倒在血泊中的照片给慕斯,告诉他白雪已经死了。

慕斯和白冰痛不欲生,展开激烈反击,终将慕成周逼上了绝路。

慕成入狱时,还亲口向慕斯承认,白雪被他给杀了。

慕斯心死如灰,答应了盛灿的逼婚。

他已经对不起白雪,不能再辜负盛莞莞。

可是此刻,慕斯早已经将盛莞莞抛之脑后,怜惜的将白雪的手包裹在掌心,“雪儿,这辈子我不会再离开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她在他心里的地位,没有谁能够替代,包括陪伴他六年的盛莞莞。

白雪睡的很沉,像个恬静的睡美人。

站在书房的男人,好几次欲言又止。

今天是慕少和盛小姐大喜的日子,可慕少好像完全忘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更衣。

又过了好半晌后,战战兢兢的手下,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慕少,时间快到了,该更衣出门接新娘子了。”

慕斯好像没有听见一般,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手下识相闭上了嘴,他是没有勇气再开口了。

许久后,慕斯终于站了起来,“更衣。”

一个小时后,婚车出现在盛家别墅外的路口,几十辆豪车一字而开,甚是气派。

而盛家的亲朋好友也都到齐了,整个盛家一片欢声笑语,格外的喜庆热闹。

“来了,婚车队来了。”

亲友们愉悦的笑声从楼下传来。

盛妆打扮的盛莞莞顾不得规矩,疾步走到阳台,看见主婚车缓缓停在大门外。

盛夫人严厉的声音从屋内传来,“莞莞快进来坐好,那样不吉利。”

“我就看一眼。”

盛莞莞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调皮的对盛母眨了下眼。

盛母道,“不行!”

看着母亲大人严肃的脸,盛莞莞收起脸上的笑容,依依不舍的走了回来。

“你呀!”

盛夫人在盛莞莞额头敲了下,“在这老实呆着,我跟你爸爸先下去。”

说着盛夫人看向盛莞莞几个姐妹团,不放心的交代,“一会儿慕斯上来你们得把门锁好,不能任由她性子来,吉时没到绝不准给他开门,听到没有?”

面对慕斯,盛莞莞向来没有定力。

盛莞莞娇俏的笑道,“您放心吧,这一次我一定听母亲大人您的。”

这么多年她都等过来了,不在乎多等这半个小时。

听着外面喜庆的鞭炮声,盛莞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幸福的扬起嘴角,“慕斯,我终于要嫁给你了。”

她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

盛家门外,慕斯迈着修长的腿从主婚车内走了下来。

他身穿白色西装,五官俊朗,一身清贵,颀长的身影立于车前,完美的让人们忘了他身上的残缺。

在一众赞扬和欢笑声中,慕斯带着迎亲队大步往盛家而去,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是白冰打来的,看来调查的事已经有了结果。

慕斯将电话接起,“白冰。”

接着白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声线比平日里多了丝阴沉,“伤害雪儿的幕后凶手找到了。”

“是谁?”

慕斯的正前方,盛灿夫妇含笑朝他踏来。

盛灿夫妇看着前方长身鹤立,温润如玉的男子,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白冰道,“是盛灿,雪儿一直被盛灿囚禁在盛家老宅,慕成周也是他送走的。”

白冰的话,让慕斯的瞳孔紧紧一缩,双眼的温度被冰雪寒霜所覆盖,往日的温润全消失不见。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你确定?”

白冰笃定的回答,“我确定。”

慕斯的手垂了下去,看着朝自己迎来的盛家夫妇,嘴角勾勒出抹嘲弄:既然如此,那他对接下来要做的事,也不必再有愧疚了!

本来还想亲自向盛莞莞解释,但现在他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她早就知道白雪的事,却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跟他结婚。

莞莞啊,我真是太小瞧你了!

楼上的盛莞莞,此刻正和姐妹们在合影,每个镜头都带着浓浓的幸福与甜蜜。

凌珂将一个盒子递给盛莞莞,“莞莞,这是我们姐妹几个精心为你准备的出嫁礼,刚刚伯母在我一直憋着没给你,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什么呀,神神秘秘。”

盛莞莞将盒子接过来,在几个好姐妹期待的目光下打开了盒子,“这是……什么鬼?”

只见里面放着几张成\人CD,还有一套情\趣内衣。

凌珂贱贱的笑道,“这是我们为你新婚夜准备的战衣,保证慕斯看了喷鼻血。”

盛莞莞捏起那一点点黑色的蕾丝布料,十分怀疑的说,“这玩意儿能穿吗?直接脱光不是更好?”

穿上也要扒掉,直接扑倒不是更简单省事?

凌珂白了盛莞莞一眼,“你懂什么,男人就喜欢这样若隐若现的,这叫情\趣。”

南荨浅笑道,“总之你听我们的错不了,只要你穿上这身,保证慕斯热血沸腾,狠不得立即把你撕了。”

“真的?”

盛莞莞看着手中薄薄的布料,脑海浮过一片烈艳之色,俏脸染了层薄薄的红晕。

今晚,她将会成为慕斯真正的女人。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沸腾之声。

“我去看看。”

凌珂说了声,朝阳台外走去。

很快,她便脸色沉重的走了进来,“莞莞,慕斯走了。”

刹那间,盛莞莞脸上的血色全部退去,哪怕妆容也遮不住她苍白的脸色……

“婚礼取消。”

慕斯扔下的这四个字,就像一个炸弹在盛家炸开,打得众人措手不及,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新郎逃婚了!

众人才反应过来,盛灿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大门,拦在已经发动的主婚车前,“慕斯,你这是在干什么?”

主婚车是辆敞篷超跑,车内的一切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慕斯冷漠的看着盛灿,决绝地说,“婚礼取消,之前的承诺全部作废。”

“你说什么?”

盛灿的脸色瞬间煞白。

慕斯浅浅勾起嘴角,那个笑容却饱含讽刺,“这个结果,早在你囚禁白雪之时就该料想到了,不是吗?”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第五章 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

慕斯浅浅勾起嘴角,那个笑容却饱含讽刺,“这个结果,早在你囚禁白雪之时就该料想到了,不是吗?”

------------------------

盛灿眼底掠过抹惊慌,他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

“慕斯你听我说,这件事我会跟你解释清楚,今天是你和莞莞大喜的日子,你不要意气用事伤了莞莞的心。”

“我说了婚礼取消。”

慕斯没有丝毫动容,面带怒色的看着盛灿,“走开。”

整整三个月!

盛灿整整囚禁了雪儿三个月,而他竟然一无所知,以为雪儿真的死了,还傻傻的答应这场婚事。

现在想来,正是三个月之前,盛灿开始对他催婚的,原来那时雪儿就已经落在他手上。

盛家的人,真当他是傻子吗?

想到白雪身上那些伤痕,慕斯就恨透了盛灿。

昨晚如果不是他的人发现了白雪,即时赶到,她已经被几个混混给糟蹋了。

这口气,叫他怎么能咽得下?

盛灿又急又怒,“慕斯你冷静些,所有亲朋都到了,莞莞还在里面等着你,你忍心让她变成全城的笑话吗?”

“那也是你们自找的,盛灿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和盛家再没有任何关系。”

从今天起,我和盛家再没有任何关系。

盛莞莞跑出来的时候,正好听见慕斯这句话,她僵在那里,怔怔的看着跑车里的男人。

慕斯也看见了她,他们的距离只隔了几米,他清楚的看到,她的脸色几乎白到透明。

她一向璀璨夺目,盛妆打扮后的她更是艳压群芳,身上那袭洁白的婚纱将她的高贵和美丽完全衬托了出来。

她再次惊艳了他。

慕斯想,如果盛莞莞没有遇到他,她一定会是世界上最美丽幸福的新娘。

可如今那双璀璨明媚的双眼,却因为他变得黯淡无光。

这一刻,慕斯有些不忍,他终究还是负了她!!!

可与雪儿相比,盛莞莞幸运太多了。

慕斯收回目光,冷漠的看着盛灿,将车往后倒退两三米,冰冷的说道,“我再说一遍,走开。”

盛灿想到盛莞莞刚刚那幸福的样子,再看看面前冷漠无情的慕斯,心如刀割。

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宝贝,尤其是慕斯。

盛莞莞有多爱慕斯盛灿最清楚。

他豁出去地对慕斯怒道,“慕斯,你若执意要走,就从我身上碾过去。”

坐在主婚车上的慕斯,脸色阴冷的与盛灿对视了片刻,车子突然猛地朝他直直撞去……

“不要……”

尖叫声,从盛莞莞喉咙中涌出。

就在众人以为盛灿会被撞飞那一瞬间,车子突然一偏,从盛灿身边擦了过去。

盛灿踉跄了步,接着立即朝车子追去,“回来,浑蛋你给我回来……”

这个浑蛋居然真的走了,把莞莞丢在这里。

盛莞莞想喊住盛灿别追,既然他狠心将她扔在这里,说明他的心已经不在她这。

心不在这里的人,强拉回来又有什么用?

可是盛莞莞一点声音也喊不出来,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越走越远。

前方十字路口,车子突然拐弯,一辆轿车直冲而来,突然暴露在车后的盛灿根本来不及躲闪,身体就被撞飞出去。

“爸爸……不……”

“不……阿灿……”

“盛夫人,盛夫人,天啊……她流了好多血,快,快叫救护车……”

你知道天是什么颜色的吗?

对此刻的盛莞莞而言,它是灰色的!

血液,鲜红刺眼。

盛莞莞身穿一袭昂贵的抹胸婚纱,颤抖的坐在手术室外,就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动不动,了无生息。

婚纱本雪白无瑕,如今却被一滩滩鲜血所染红,她皮肤本来就白,在鲜血的反差下更显得苍白如纸。

血液染在婚纱和她白雪的皮肤上,就像一朵朵鲜艳张扬的玫瑰,让她的美显得脆弱而妖冶。

就在刚刚,她的爸爸被推进了急救室抢救,而她的妈妈也被推进了另一间手术室引产。

陪同而来的盛家亲友,一个个都愤愤不平。

然而看着坐在椅子上,血色全无的盛莞莞,都心疼的不忍开口。

这个慕斯真是造孽啊……

盛莞莞怔怔的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脑海里全是盛灿被撞的画面,那段记忆在她脑海里徘徊不去。

他明明看见了,慕斯明明都看见爸爸出了车祸。

可是,他的车停了一下,却又走了!

他对爸爸的车祸选择视而不见,抛下她们就这么走了!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突然之间就变了,今天本该是他们最幸福的日子啊?

在此之前,他们感情一直很好,从没有吵过架红过脸,到底为什么?

盛夫人大出血,好在最后母女平安。

盛灿最后捡回来一条命,但因为头部受到重创,陷入重度晕迷。

医生安慰她们母女,只要盛灿醒来情况就会好转,但却没有告诉她们,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情况稳定后,盛莞莞送亲朋离开,叮嘱佣人一应事宜。

从头到尾她看起来都异常冷静,井井有条。

佣人回去拿来了干净的衣服让盛莞莞换上。

当她抱起那条小小的生命时,从来不爱哭的她,终于被眼泪模糊了双眼。

许久,她才将妹妹放下,声音沙哑的开口,“陈妈,我出去一趟,帮我照顾好她们。”

这时昏昏欲睡的盛母突然清醒过来,看着盛莞莞虚弱却又带着愤恨的说,“都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要去找他吗?”

盛莞莞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妈,你放心,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很快就会回来。”

说罢,盛莞莞转身便离开了医院。

盛莞莞一踏出医院,就有一个高瘦清秀的男人朝她走来,面色担忧,“莞莞。”

他是慕斯的好友顾北城。

盛莞莞神色淡淡的看着他,声音沙哑,“你怎么还没回去?”

顾北城说,“我不放心你,你是想去慕家吗?”

盛莞莞点头。

他道,“我送你过去。”

盛莞莞没有拒绝,上了顾北城的车。

上车后,她便拿出手机,从出事到现在,慕斯连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没有。

她低垂着眼睑,半晌按下了慕斯的号码。

电话拨通了,只是响了几声后却被对方挂断。

他不接,为什么?

小说《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主角是盛莞莞凌霄,大家想要看完整版小说的请记得关注!本站还提供更多好看精彩的小说。

喜欢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相关热门小说

《对你情深如故》(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苏梨落于时皓对你情深如故 对你情深如故
对你情深如故在线免费阅读-对你情深如故最新章节阅读 对你情深如故
对你情深如故免费阅读(苏梨落于时皓)小说全文在线 对你情深如故
对你情深如故(作者春雷炮)-对你情深如故免费阅读 对你情深如故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在线免费阅读-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最新章节阅读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
《眼泪融不化细沙》(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楚怡霍霆眼泪融不化细沙 眼泪融不化细沙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免费阅读(盛莞莞凌霄)小说全文在线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盛莞莞凌霄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
对你情深如故在线阅读(苏梨落于时皓小说全本资源) 对你情深如故
眼泪融不化细沙在线免费阅读-眼泪融不化细沙最新章节阅读 眼泪融不化细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