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迷局主角(梁健)小说在线阅读

权路迷局主角(梁健)小说在线阅读,权路迷局梁健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权路迷局是由作者笔龙胆写的一本职场小说,权路迷局(梁健)笔龙胆小说大结局揭秘。在基层混迹多年毫无晋升希望的梁健,得到区委女领导的欣赏,从乡镇干部到省级干部的跋涉攀升。从中你能看到不一样的风尚画面!...
权路迷局主角(梁健)小说在线阅读

《权路迷局》第006章践行晚宴

从黄少华办公室出来,梁健回味着黄少华的那些话,这些话里好像没话,又好像有话。以后不跟着领导,说不定也是好事,这话好像是说他,以后在镇上的工作要被边缘化了。而乡镇只是暂时的,这话难道又是对他的承诺吗?他思前想后,并不明白。

梁健接起了钱天一打来的电话,才记起先前说要给他打电话过去的。钱天一问他的事情,就是请客和送礼的事情。

梁健实话说了,黄书记说让我参加他的晚饭,我跟了他这么久了,没办法不去。

那你有没提到我们今天请钟书记吃饭的事情?钱天一警觉地问。

当然没有。

既然你选择黄书记的晚饭,而不是钟书记的晚饭,那我也不勉强了。我们各忙各的吧。钱天一说完就挂了电话。

梁健结束了通话后,心里惴惴不安,在常戚和钱天一他们看来,自己的这一举动,是否意味着拒绝站到他们的队伍里?也管不了这么多,反正都已经这么做了。

钱天一在常戚办公室里把梁健的情况说了。常戚皱了皱眉,从椅子里站起来,反正我们给了他机会,他抓不住机会那是他的事情了,以后也怪不得我们不讲义气了。黄书记那里,估计他也给你打电话了吧?

打了。钱天一道,所以,我想他可能会对我们有看法。

有看法就有看法吧。常戚道,官场上,走得好不好,就看关键时期的选择。如果一直要看别人怎么想,这就叫优柔寡断,干不成大事的。我看,以后梁健有的受了。

我看也是。钱天一心里也希望梁健的选择是错误的,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当天晚上常戚和钱天一他们请钟涛在哪里吃饭,吃到几点,最终又送了多少钱,梁健一概不知。那天晚上,他赴了黄少华安排的晚饭,那次晚餐带着点怪怪的味道,也许是义气,也许是悲伤,也许是真情,反正从一开始就有股借酒浇愁、不醉不归的样子。

晚饭上,共有十人,标准的一个圆桌。其中四个人是镇上的,除了黄少华自己,还有财政总会计丁百河,梁健,还有黄少华的驾驶员陆强。原本驾驶员是不上桌的,这次黄少华允许驾驶员喝酒,本就有一种饯别的意思在了。

其他六位是镇外的。黄少华先介绍他左边主宾席的,是副区长姚涛。黄少华说,今天我们能与姚区长吃饭,是我们的荣幸。

这姚副区长,也不摆架子,说,兄弟说这种话要罚酒的,今天座位上没有区长,只有兄弟。黄少华说,兄弟就是兄弟,我待会罚一杯酒情愿的。

然后他继续介绍,分别是第一街道办事处主任陶峰,体育局的副局长朱怀遇,区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姜岩,另外是两位美女,一位是市公安局的叫小倪,一位是旅行社的叫小曹,具体什么名字梁健没听清楚,也就没再进一步询问对方,喝酒的时候,就倪美女,曹美女的称呼。这两位美女重点是跟领导喝酒,梁健也识趣地意思性地敬了敬,再没有主动劝酒。

杯子里酒下去的速度很快,开始时大家忙着礼节性地全桌敬到位,接着就开始领导之间有重点的敬酒了。

酒过三巡,黄少华忽然举起酒杯,站了起来道,今天在坐的,可以说都是最好的兄弟姐妹了。

姚区长是我几十年的兄弟了,陶主任我们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一直够哥们,还有怀镜,姜岩,小倪、小曹,还有我到了十面镇后百河、梁健和我的驾驶员小丁都是很好的兄弟。

今天,其实我还叫了其他人,但他们没有来,以前对人走茶凉这句话没理解这么透彻,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人还没走、茶已经凉了

黄书记,你说的是常戚、钱天一这几个人吧。镇财政会计丁百河忿忿地道,这两家伙,不是兄弟。日久见人心,关键时刻露原型,他俩的狐狸尾巴,今天露出来了。

我们不说他们了,黄少华听丁百河说直白了,心气反而解了,酒杯举得更高一点说,兄弟不在多,真情就好。我满杯敬大家。

我们敬黄书记。大家道。

等一下。姚区长叫停道,我看看啊,黄书记的酒都斟满了,我看还有没有人的酒杯没满啊。

大家都相互看。梁健的酒杯是满满的,因为他跟着黄少华,安排过不少晚饭,陪过N次酒,知道黄少华的酒风超级好。敬领导一般都是整杯整杯,敬手下的时候也不会少于半杯。

今天践行宴上,梁健知道黄少华喝酒少不了,自己也打算豁出去了,舍命陪君子,要好好敬黄少华的酒。因此,看到黄少华站起来敬酒,他也早已经在杯中斟满了红酒。

陶主任态度好,朱局长态度好,丁会计态度好,梁健态度也很好,一点双眼皮都没有哎,小陆态度也好的,姚区长一个个数过去,看一遍,只有我们两个美女的红酒,是半杯嘛。

两位美女急道,姚区长,我们女性,可以少一点吧。

女士优先,怎么可以少啊。看来,美女是需要有人倒酒。姚区长说着就离开了位置,去给美女们斟酒。

区长亲自给我们倒酒,我们怎么敢啊。小曹也站了起来,向姚区长走去。

小倪也就不好意思,只好跟过去。

没事,没事,替美女倒酒,永远是我们的荣幸。姚区长说着,已经替美女们倒满了酒。小倪杯里的酒,因为倒得快了一点,有几滴溢在了外面,洒到地毯上。

好,我们干杯。

干杯。

祝黄书记到了新的岗位上工作顺利。

谢谢大家。黄少华带头一仰而尽。

酒喝得很尽兴,很热闹,大家都忙着敬酒。梁健已经敬了两圈,像姚区长、陶主任等重要客人,他差不多敬了三杯。朱怀遇副局长,他虽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两人很投缘,朱局长道,兄弟,你是个爽快人,酒风代表作风,我看你这人可交,以后多联系。

梁健也拍了拍朱怀遇后背,朱局长能认我这个兄弟,是我的荣幸,我再敬你一杯。

朱怀遇转向黄少华书记,黄书记,我跟梁健喝了这杯酒,以后就是兄弟了。

黄书记此刻正跟姚区长耳语什么,听到朱怀遇这么说,就道,好,你们喝,你们两个都是好兄弟。

这杯酒下去后,梁健就觉得酒意真正是有些上来了,就靠在椅子上休息,再不敢主动敬酒了。

靠着休息没事可做,脑袋里想,这么回去不行,酒积在胃里太难受,搞不好半夜里起来要吐,老婆陆媛有洁癖,自己吐了肯定要遭她厌。得找个地醒醒酒?脑袋里就冒出了一个人,那是他区委办秘书科的师妹余悦。脑袋刚有这个念头,已经掏出了手机,翻起余悦的手机号码来。

脑袋有些晕晕乎乎,翻阅号码明显比平时慢了许多,很多次都翻了过去,重新回到通讯录。最终,还是通过不懈努力找到了余悦的手机号码。

这种场合他不好打电话,就给余悦发了条短信。

短信内容也没啥特别,不过几个字:在哪啊?

发过短信,他就靠在椅子上,手机搁在酒杯边上,等着手机短信回复。

一会儿工夫手机亮了下,短信回复过来了。余悦:在跟一同学逛街,你在哪啊?

没想到她回这么快,梁健心里高兴起来,忙着打字:在陪领导吃饭。

余悦:陪饭你发我短信干嘛?

余悦这问题让梁健一时不好回答,想着该怎么回复。一般情况下,他在外面喝酒,不会主动给师妹余悦发信息,即使约她出来,他都怕自己满身酒气让她反感。

他与余悦是师兄妹,但大多交往也不过是打打电话,聊聊QQ,或者在什么会议上图个面,实质性的私下里交往还是不多。

这次,也不知自己犯什么病了,想到要约她出来。这么一想,先前的打算有些动摇。

没想到,余悦的短信反而过来了:是不是喝多了,想找个地方醒酒啊?

梁健:知我者余悦啊。你要一直陪着你同学狂街,还是待会有空啊?

余悦:应该不会太晚。你席散了,再给我打电话吧。我怕你待会也会有活动。

梁健:我一般情况下不会有活动的。

以往与黄书记一同在外应酬,一般都是席散了他就回家,至于黄书记去哪里,有司机小陆送,他不过多关心,领导也需要有些隐私。

与余悦约好了,梁健的心思就没在酒桌上了,等着快点结束。其他人酒喝到了八九分,朱怀遇与陶峰两人分别在给小倪、小曹两位美女敬酒,说是两位帅哥,敬敬两位美女。两位美女也不示弱,只是有个条件,要他们俩把酒倒满。一来一回,酒终于喝下去了。

梁健想,应该差不多了,喝酒高潮就是这了。

这时,黄少华书记却喊梁健过去,梁健,今天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你还不赶快再来敬敬姚区长。

梁健连连称是,端起了红酒杯,连同札壶一起带上了。

《权路迷局》第007章活动还有

到了姚区长身边,黄少华又再次介绍道,姚区长,梁健以前是我的秘书,也是很好的兄弟。这小兄弟,绝对靠得住的,以后还需要姚区长多多关心啊。

姚区长说,哪里谈得上关心啊。你黄书记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有姚区长这句话就好说了,假如有机会,梁健调到区里什么的,还要姚区长多帮忙呢。

到时候一句话的事情。姚区长转向梁健,打量了一番道,梁健啊,你遇上的可是一个好领导,讲义气。你还不好好敬敬黄书记?

梁健心里感激黄少华,黄少华嘴上没有明确表达过要帮他,但黄少华似乎一直把他装在心里,此刻请朋友吃饭,也不忘推介他,帮他以后调动打基础。

梁健将杯子里的酒斟到溢出杯壁,然后托着杯子移到姚区长的杯子下面,姚区长说得对,黄书记我肯定要好好敬的。

不过,先允许我敬姚区长一个满杯,今天第一次见姚区长,能认识姚区长真是非常开心的事情。待会我再敬黄书记。

梁健说得不错,先敬姚区长。黄少华敲着边鼓,心道,梁健还是很懂规矩的。

你这个秘书嘴巴会说啊,姚区长道,是个人才。今天我也豁出去了,我跟你干一杯。

两人喝了这满满一杯,桌上其他人都鼓起掌来。

姚区长把杯子停在桌上,梁健,你也要敬黄书记一个满杯。

让他先休息一下吧。黄书记稍解人意地道。

不用,黄书记,我再敬你一杯。梁健又把酒倒上,却没有替黄少华倒酒。

黄少华却自加压力,倒满,这杯兄弟酒,要喝的。

梁健这杯下去,酒意就更加重了,可也没有到现场直播的程度。他知道自己的酒量,此刻已经到了9分,也只剩下最后一根稻草了,怕就怕有人这会出来,把他最后一根稻草也抽去。

还好其他人见他们喝完了满杯,没有故意找事,各自顾各自聊起了天,有些还在用杯中酒互敬。

黄少华没让梁健马上回座位,搭着他的肩膀,耳语道,待会散席后,你留一下,不要马上回去。今天我们陪陪姚区长,另外我还叫上了朱局长,其他人我就不留了,就是我们四个人再去活动活动。

梁健没想到黄少华会邀请他一起活动,马上想到先前约了师妹余悦。黄少华看出了梁健的迟疑,问道,你有其他重要的事情?

梁健忙道,重要的事情倒是没有,只是约了个朋友喝茶。

喝茶下次还可以喝,这次你得给姚区长一个深刻印象,这对你以后有帮助。

我知道了,黄书记,我会跟朋友说一下,下次再喝茶。

好,那就这么定了。待会散了,我们就说一起送姚区长回去。黄少华道。

回到座位上,梁健就忙跟余悦发了短信:领导真的叫我一起活动了。

余悦回复:我说是吧,你还说一般不会有活动呢。

梁健:真是不好意思,下次再约你。

余悦:你放了我一回鸽子,欠我一次了!

梁健原本以后余悦会生气,没想到她还开玩笑。一个人还在开玩笑的时候,是不会生气的,这让他又进一步感到余悦的可爱和善解人意。他回道:知道了,这次我真的欠你了,下次双倍补偿。

余悦:我要你什么补偿,你就怎么补偿?

看到这个略带暧昧的回复,梁健心里痒了一阵,不由自问,难道余悦真的对我有好感?他回:要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

余悦发了个笑脸过来,后面是一句:我记下了。

一会儿,手机又震动了,梁健以为是余悦,这次却是来电显示:家里领导陆媛。

这时坐在他身边的驾驶员小陆歪过脑袋来,看他的手机,道,跟哪个小姑娘发短信啊?

梁健看到是陆媛来电,就不怕给陆强看,反而把手机屏幕拿到他眼前,家里的领导。

家里领导管得紧,看来晚饭后你没戏了。陆强道,本来晚饭后还想请你一起活动活动呢。

梁健想起黄书记提出一起活动的几个人里,没有陆强。梁健道,活动看来是不可能了。

那我叫其他人。作为驾驶员,平时只有看领导喝酒替领导开车的份,今天偶然有了喝酒的机会,散席后肯定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会找个地方潇洒潇洒。

对于陆强的这种心理梁健也是理解的,两人平时关系还不错,要不是黄书记已经跟他说了,梁健说不准还真会跟陆强去第二场。

陆媛的名字还在手机屏幕上闪烁,梁健见黄书记和姚区长还在交谈,想宴席还不会就此戛然而止,就拿着手机到了走廊,才接起了电话。

陆媛的声音传了过来,快吃好了吗?

还没有。

你什么时候结束?陆媛的语气里没有责怪,也没有高兴,就事论事的感觉,我还在爸妈家里。

恐怕一时半会还散不了。梁健道,黄书记说,晚上吃好了,可能还活动活动。

爸爸说了,你该和黄书记保持距离了。陆媛似乎在复述丈人陆建明的话。

接着,梁健依稀听到电话里传来丈人非常低的声音,虽然非常低,但梁健还是听得出丈人忿忿的责备:真是搞不清状况,这个时候不去接近钟涛,反而还和黄少华去吃饭抓不住重点

听到丈人这若隐若现的责备,已有酒意的梁健更加不想马上回去,他道,我跟了黄书记这么久,现在他要走了,我不陪他吃个饭,这也太现实了吧,我反正做不出来。我会晚点回。

陆媛的回答是,那我今天住在爸妈这里了,不回去了。

梁健知道陆媛依赖父母,要她一个人在家里,她会睡不着觉,还是这样比较省事,就说,也好。

雅间的门往外推开,朱怀遇的头伸了出来,看到梁健道:要结束了,快进来吧?

梁健挂断了电话,道,好,来了。

天不知什么时候已下起了细雨。一辆黑色轿车在雨夜的街道中滑行,有些迷幻不真实感。这是副区长姚涛的专车,车上就是姚涛、黄少华、朱怀遇和梁健四人。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镜州市开发区的清池会所。

梁健跟黄少华这么久,以前从没跟黄少华一同出入过这种会所。梁健想,这到底说明黄少华是一位很谨慎的领导,还是说明以前自己并没有得到黄少华完全的信任呢?有句俗话说,这一辈子有四种关系最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一个秘书与领导关系有多铁,可以看他是否带你一同私密活动。

即将离开十面镇的黄少华,这次真的把梁健看成了一个兄弟,带他一起去会所活动。

清池会所装潢精致而不张扬,前台侧向门口,在柜台上拿好号,就有女服务员引路,穿过幽静、干净、低光的通道去包间。

包间装饰的也很有异地风味,木地板上是五张舒适的床,床单看上去也很干净,散发着让人舒适的香味,墙壁不是油漆,而是一块块砖块堆砌,墙壁上挂着羚羊头骨,不知是否仿制品。

正对门的地方,还有一个壁炉,似乎到了冬天还可以生火。梁健想,这个壁炉应该只是装饰吧,因为房间里分明有中央空调。

四个人坐了下来,女服务员彬彬有礼地问道,四位客人,你们是足浴按摩,还是洗浴按摩?

涛兄啊,黄少华道,今天就我们几个,想做哪个项目我们也不强求。你看,你选哪样,我陪你。

梁健注意到,黄少华称呼姚区长已经改口叫涛兄了,也许是为了避嫌。

黄书记啊,还是我陪你。你说哪样就哪样吧。

那好,我们先去洗浴,再做一个按摩,你看怎么样。

好。姚区长欣然答应。

怀遇啊,你和梁健你们俩自己定,我们先过去了。

我们还是足浴吧。朱怀遇道,我喝多了,恐怕洗澡都困难。

梁健洗浴和足浴以前都玩过,只是清池会所没来过,各项服务内容不了解,因此也没什么要求,况且看到姚区长和黄书记单独去洗浴,可能有什么话要说,他就不好掺和,就道,我跟朱局长一起足浴。

你们也借此机会好好熟悉一下。黄书记道。

一名服务员走到近处,微躬了下腰,道,洗浴的两位客人麻烦请跟我来。把黄书记和姚区长引了出去。

偌大一个舒适的包间就留给了梁健和朱怀遇两个人。朱怀遇道,外面已经开始下秋雨了,这个天气洗脚才感觉不错。

梁健道,看来朱局长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

朱怀遇也不谦虚,很多人都是事业第一,生活第二。现在整个中国都那么浮躁,要发展啦,要建设啦,结果搞得大家都不知道生活了。

特别是我们东部沿海地区,你若去过重庆啊,云南啊,就知道还是经济不发达地区的人会生活,大家都说在重庆半空的飞机上,就可以听到下面的麻将声。

你还别说,就是他们会生活。我认为,生活第一,工作第二。

《权路迷局》第008章初面诱惑

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

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

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

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还不错。

他调到体育局来,是时运不济,大材小用,说不定哪天时来运转,他当区领导了也有可能的,到时候你也就有机会了。

梁健觉得朱怀遇说的时来运转实在有些玄乎,酒劲又在发作,他也不想用这些不济的事情破坏自己的心情,于是道,朱局长,我们足浴吧?

对对,光顾说话了,我们舒舒服服地在这里洗洗脚,喝喝茶,说说话,蛮好的,姚区长和黄书记他们管他们的,我们管我们的。

好啊。

你这里认识洗脚洗得好人又养眼的姑娘吗?朱怀遇侧过来,微笑着问他。

这里我还是第一次来呢,一个都不认识。梁健如实说。

不认识不怕,我认识两个很靓的洗脚姑娘,你会满意的。

这时一个服务员进来,又微鞠了躬问道,两位先生,你们要几号来服务?

朱怀遇道,9号和17吧。

服务员道,9号可以,17号正在给其他客人服务,换一位行吗?

朱怀遇道,估计还要多久?

服务员道,这不一定的,如果单是足浴,大概半小时就能结束,但如果客人还需要其他服务,那可能就会更久了。

梁健好奇地道,其他服务是什么啊?

朱怀遇用疑问的眼神看了眼梁健,你真没来过?

梁健道:没来过。

朱怀遇道:那我今天的任务岂不很艰巨,要让兄弟你知道一下其他服务的使命就落到我肩上了嘛。

朱怀遇这么一说,女服务员就嗤的一笑。

朱怀遇对服务员道,你笑什么啊,你笑的话,你给我这位兄弟服务吧。

不好意思,我也想替你这么兄弟服务,可老板规定我只负责排号。不过,如果先生你需要,我可以介绍一位不错的足浴师。

我这位兄弟,需要的是真正不错的足浴师,可别欺骗我们幼小的心灵。朱怀遇道。

这你放心。说着转身出去了。

经他们这么一说,梁健倒是对那个被称不错的足浴师产生了好奇。

一会儿功夫,包间木门被轻叩了两下,接着就有两位女足浴师端着木盆进来了。令梁健震惊的是,她们居然身穿着海军服,虽然经过了修改,更显简洁,同时也更显性感。

这身服装,可以看出老板为了吸引顾客费了不少心机。

梁健再去瞅进来的两位女足浴师。

其中一位熟稔地在朱怀遇前面坐下来,应该就是9号,她身材丰满、曲线分明、凹凸有致,特别是敞领海军服里面,鼓鼓的胸脯就如涨满的风帆。她坐下来后就对朱怀遇道,今天有空过来啦。然后笑了笑将朱怀遇的双足放入了温水的木桶里,顺手在朱怀遇地大腿上轻拍了一下。

这轻轻一拍,仿佛是无意为之,也仿佛只是打个招呼,但在梁健眼中,那似乎表示一种亲昵。果然朱怀遇很享受地朝9号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梁健这才去注意替自己服务的女足浴师。这位女足浴师乍一看,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

梁健以为称她女足浴师有些不妥,叫她女孩还差不多。她不仅年轻,脸蛋更是精致的有些吓人。先前的女服务员称介绍一位很不错的女足浴师过来,看来没有瞎说。

留意到给梁健服务的女足浴师如此年轻漂亮,朱怀遇对自己的足浴师道,梁梁,你这位同事叫什么名字啊?

梁健听朱怀遇喊女足浴师为梁梁就觉得特别扭。朱怀遇也意识到了,道:今天也真是巧,我们这里有两个姓梁。

大家笑了一番,梁梁才回答朱怀遇的问题:她叫菲菲。

菲菲?梁健重复道。

怎么巧了?梁梁抬起脑袋道。

有人说过菲菲特别像一个人吗?朱怀遇抢着问道。

梁梁道,没有,因为她今天才第一天工作,她加入我们这个队伍本来就不久,前段时间都在接受培训,你的这位朋友就是她的第一位客人。

请多关照。菲菲矜持地道,声音微弱,但还是挺清晰。

听到菲菲是第一天工作,服务的第一个客人就是自己,梁健道,那我岂不是很荣幸。

菲菲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梁健,道,是我很荣幸。

被菲菲这么瞧了一眼,梁健心里就有一股酥麻。这个小女孩虽然话不多,但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梁健你说菲菲像谁?朱怀遇问道。

梁健见菲菲第一面,感觉她特别像刘亦菲,但他没说,而是答道,我不知道哎。

朱怀遇道,我说啊,菲菲就是很有点像刘亦菲,梁健你说呢?

老板说笑了。菲菲不好意思地道。

菲菲,就是像菲菲本人。梁健不想做什么比较。人与人之间的际遇是很不同的,在他看来,菲菲初出茅庐,无论从面容、身材还是气质上说都不输刘亦菲,但人家刘亦菲是一位尽人皆知的电视明星,而菲菲只能做一位足浴师,替人足浴。感叹之余,梁健只想在菲菲替自己服务之时,给她足够的尊重。

他的尊重被菲菲感受到了,菲菲道,谢谢。

朱怀遇哈哈笑了起来,他刚开始还有点后悔,为什么让9号替自己服务,而不是让菲菲,毕竟菲菲是那么年轻漂亮,而从刚才菲菲的话语之中,他还是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菲菲一张白纸,还没有字涂上去,纯净是纯净、年轻是年轻,她有的是很明显,但她缺的也是很明显,那就是如何讨男人开心的经验。

这一点上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很多年的9号梁梁,却已经深谙其中的道理了。

泡脚到了恰当的时间,她们把药水撤了,用毛巾抹干,然后用双手给他们的足上涂抹膏药。

梁健脚上的皮肤,这才与菲菲的手正式全面接触。

虽然到清池会所梁健是第一次来,但足浴却不是第一次做。然而,感受到如此柔嫩滑润的手掌,梁健却是头一遭。

菲菲的手指和掌心在足上滑过,梁健感觉有如一层薄薄的电流在他身上流淌,不知什么时候梁健已经感觉下身有些不对劲。意识到这一点,梁健赶紧把注意力转移开来,与朱怀遇聊道,朱局长,以前你就跟黄书记认识啊?

朱怀遇道,与黄书记认识已经很多年了,那时候黄书记还是区府办副主任,我是区府办的一般干部,后来他出去了,我也出来了,因为我以前联系的线是社会发展,组织上把我安排到了体育局,没想到这么几年过去了,又有与黄书记共事的机会。

人生就是很巧合的。

是啊。朱怀遇把眼睛闭了起来,今天酒有点多了,瞌睡上来了。休息一下了。

梁健看到朱怀遇很享受着梁梁的按摩,也就不好意思打扰他,看着天花板,感受着脚上传来的一点点电流。

而心里却不时有一个魔鬼冒出来,如果能与这个菲菲会是什么感觉?

这么一想,下面又开始紧张起来。整个足浴的过程把他弄得紧张兮兮、胀胀鼓鼓、备受煎熬,想睡睡不着,想醒醒不了。

偶然拿眼睛去瞧瞧菲菲,她因为专注于足浴的程序,手上该使力的使力,该抹、该按、该挑的都到位了,只见她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细的汗珠,如珍珠一般在弱光下微微闪烁。

梁健不由感叹,几年之后,这个女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会不会跟梁梁一样老道了呢?这么想着,脑袋里凭空想到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当然,梁健也知道这不过是给邪念找的借口!

似乎感受到了梁健的目光,菲菲抬起脑袋,目光与梁健碰到一起,她赶忙躲开了,低下脑袋,脸上恰似多了一层红晕。

梁健没话找话地道,菲菲,你们这身海军服,是你们老板设计的吧?

菲菲还没回答,梁梁就抢着道,可不是呢,是我们自己设计的。

梁健道,自己设计的?不是你们老板?

是梁梁姐自己设计的,菲菲介绍,老板给的是一般的工作服,挺老气的。梁梁姐有头脑,自己设计了这身海军服。我觉得蛮好看,所以也就按梁梁姐的款型做了一套。你说好看吧?

梁健是第一次听到菲菲伶俐地说完一段话,看来这女孩虽然话不多,要说也是挺会说的。梁健夸了一句:很新颖。

得到了夸奖,梁梁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这时半睡半醒的朱怀遇插话进来,这身海军服,是梁梁的独创,清池会所里目前只有三个人有这种海军服,以前就只有梁梁、还有17号,现在也就是增加一个菲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