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爹地是妻奴主角(陆轻寒厉慕琛)小说在线阅读

傲娇爹地是妻奴主角(陆轻寒厉慕琛)小说在线阅读,傲娇爹地是妻奴陆轻寒厉慕琛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傲娇爹地是妻奴是由作者小半写的一本总裁小说,傲娇爹地是妻奴(陆轻寒厉慕琛)小半小说大结局揭秘。五年前她被设计生下一对龙凤胎,女儿不幸夭折,五年后她被迫接受家族联姻,却不想丈夫却是孩子生父,还多了一个小公主缠着自己叫妈咪!陆轻寒一脸汗颜,她女儿起死回生了?...
傲娇爹地是妻奴主角(陆轻寒厉慕琛)小说在线阅读

《傲娇爹地是妻奴》第六章欺负

妹妹你就不要哭了,我怎么可能为了这样的男人去背叛慕琛呢,而且这样的男人配你刚刚好,这样的天作之合我怎么忍心拆散呢。陆轻柚推开陆轻寒走到厉慕琛的身边,挽住厉慕琛的手腕,两人看起来登对极了。

在陆轻寒晚上厉慕琛的时候,厉慕琛的手一瞬间握起来了,好不容易才忍住想把这个肮脏女人给一把挥出去的冲动。

现在这个女人是厉太太,为了厉家的脸面,他寒着脸没有做出反应。

陆轻柚也感觉到厉慕琛的半边身子的都是僵硬的。

话已经说出去了,收不回来了,陆轻寒干脆把另外一只也放上去真个人挂在厉慕琛的身上半搂着厉慕琛。

幸好今天的事情慕琛没有误会,要是误会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两个人动作亲密看起来无比的恩爱。

厉慕琛没有说话,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脸色不是很好,虽然不爱陆轻寒但是没有那个男人能忍受老婆为自己戴绿帽子。

慕琛你没有误会吧?

嗯。厉慕琛寒着脸,为了厉家的脸面他妥协了,给了陆轻寒回应。

黑沉沉的轻轻瞥了一眼不断安慰陆轻柚的

着声音落在其他人耳朵里,就是陆轻寒在在厉家真的很受宠,这样的讯息,让陆眠又是喜又是忧。

要是陆轻寒是轻柚就好了,那样的话他还怕陆氏不能好好发展?

看见了没,我跟慕琛可是很恩爱的,以后不要随便给我泼脏水,要不然厉太太的名誉可比陆轻寒的名誉来的重要的多。

果然听见这话除了她跟厉慕琛之外的所有人都神色一变,陆轻寒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任人欺负的陆轻寒了,而是关系着厉氏名誉的厉慕琛的太太,

等所有人离开以后厉慕琛才很嫌弃地狠狠把陆轻寒抓着自己手臂的手给甩开,从衣服的口袋里面找出一条黑色的手帕,把刚才陆轻寒碰过的地方狠狠地擦干净。

看厉慕琛这样嫌弃自己陆轻寒眼睛一眯:你怎么不学蛇却蜕皮呢?

要不是为了厉氏你觉得我会忍受你把你肮脏的爪子放在我的身上?

厉慕琛的声音透着火气,这个该死的女人,水性杨花,他现在有点后悔了,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娶了她。

回到厉慕琛的庄园以后厉慕琛第一时间就去洗了澡,好像陆轻寒身上有什么致命的病毒一样,陆轻寒撇撇嘴。

周围的佣人又朝她扔眼刀子,不过比起以前很好的是她们虽然不友好,但是不会像陆轻柚那条疯狗一样,到处乱咬。

很快陆轻寒就知道她错了。

这里的佣人跟厉慕琛的那个女儿贝西的关系可是非常的好,好到害怕她这个继母会对贝西不好,换着法子地来折磨她。

叫她扫地拖地,打扫卫生,甚至连庄园里面的杂草都交给她处理了。

这一切还都是厉慕琛受益的,刚开始那几天她们还忌惮着厉慕琛是在开玩笑,过了几天才发现厉慕琛根本就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陆轻寒的苦日子就来了。

这些个佣人一个个的看着她就像看见了仇人,就连吃饭的空隙也不放过她,那天她把厉慕琛给惹到了,这一下这些人是更加的猖狂了,把所有的家务都交给她了。

不过离开陆家真是让人心情愉悦,现在的她只想好好的度过每一天然后给小宝找到匹配的骨髓。

对于这些佣人的刁难她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以前在陆家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被佣人刁难过,说起来也是奇怪,她作为陆眠的女儿却过得连佣人都不如。

可是为什么这段时间安排的工作越来越变态了?

夫人,今天你应该给花园的花浇水了,而且今天还应该除草。

我凭什么?

这是先生吩咐的。

好吧,为了活着她必须向生活妥协。

但是这个庄园的花园到底有多大,厉慕琛是不知道吗,等她把所有的花都浇完水再把杂草除了,岂不是天都黑了。

我可不可以不去。陆轻寒在这里还练就了一项技能那就是即使知道人家讨厌你,你好要学会撒娇。

不行。越看夫人这张脸,佣人却越觉得她跟贝西长得像,摇摇头,暗骂自己一句神经病,贝西可是公主,怎么可以拿来跟这个陆轻寒相比较呢。

等晚上厉慕琛回来的时候陆轻寒已经累得瘫下了,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再动了,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不能活着离开厉慕琛的庄园了。

厉慕琛!陆轻寒给自己打气,今天一定要跟厉慕琛摊牌,她,陆轻寒不干了。

厉慕琛放下手中的公文包,抬头看她,等着她的下文。

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扫过她脸颊的时候,陆轻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以前以为这样的眼神只出现在小说里面,直到遇见了厉慕琛她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的秒杀式的眼神。

有事快说。

陆轻寒咽了咽口水,在心里面给自己打气,一定要为了自由斗争到底:我不想再做你花园里面的园丁了。

你不是想耍厉太太的威风了,就应该做一点厉太太应该做的事情。厉慕琛一边换鞋一边说。

你怎么这么小气,我不是就那天耍了一小会会儿厉太太的威风吗,至于让我做这么久的园丁吗?

人都晒黑了。

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陆轻寒在心里面怒斥厉慕琛的霸道,脸上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上一次去厉氏她知道跟厉慕琛是不能来硬的,只能来软的。

不可能。厉慕琛直接回了她三个字,就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陆轻寒的暴脾气一上来哪里海关自己之前说的,来软的。

厉慕琛要是被你爸你妈知道你让我在这里做佣人,你厉氏总裁的脸还往哪里放。

听见后面陆轻寒的声音,厉慕琛拧眉,还是停住了脚步,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陆轻寒。

看厉慕琛停下来,陆轻寒知道自己成功了。

你一个大总裁管理着那么大一个厉氏,不可能连一个佣人都请不起吧,不然为什么去一个妻子回来又陪睡有干活的。

又陪睡又干活?厉慕琛重复了一边陆轻寒的话,眼睛微眯看起来很危险。

既然你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今天就让这一切变成现实吧。

诶?

一会儿我就让人把你的东西搬进我的房间,让你完成陪睡。厉慕琛咬牙切齿地说。

我不要,你凭什么?

我只是帮你,不然你拿什么去告诉所有人我厉慕琛没钱请佣人。厉慕琛不等陆轻寒说完,不等陆轻寒再开口厉慕琛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转角。

《傲娇爹地是妻奴》第七章熊猫血

晚上。

陆轻寒的东西已经全部搬到了厉慕琛的卧室里面。

厉慕琛肯定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跟他住一个房间。

不管陆轻寒怎么反抗都不能动摇厉慕琛的决定,至于那些佣人本来就看她不顺眼,更加不可能会帮她了。

没有办法,厉慕琛的庄园里面,什么东西都很多,就连房间也很多,既然事情已成定局,她就只有自己找房间睡了。

陆轻寒开始寻找一个适合的空房间。

二楼是厉慕琛的领域基本上就没有空的屋子,健身房,书房,影院

啧啧啧配备还挺齐全。

陆轻寒来到了三楼。

咦?粉色的房间,应该是厉慕琛的女儿贝西的房间,看上去很符合很多小女生公主梦的幻想。

看来厉慕琛真的很宠他的这个女儿呀。

这让陆轻寒不禁想起了小宝,叹了一口气,必须要尽快找到熊猫血的拥有者了,小宝等不起了。

看了一眼这个房间,陆轻寒转身,不知道被什么给绊了一下,放在粉色小桌子的上的瓷娃娃扭过一个奇异的花都以后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碎成了渣渣。

你在干什么?厉慕琛暴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陆轻寒心里咯噔一下,心中飘过两个字:完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厉慕琛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冷,难道就因为一个娃娃?

我来这里看看。厉慕琛的表亲可真吓人呀。

看看?

嘶~手腕上传来钻心的疼痛。

这就是你看看的结果?

我又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厉慕琛额头上青筋直跳: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先松开,我可要告你家暴。陆轻寒李你只自由的手不断地拍打着厉慕琛钳制着她的手。

家暴,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家暴。厉慕琛的声音很大手上的力气加大,楼下的佣人听见动静纷纷上来查看。

哎哟,这可是贝西宝贝最喜欢的瓷娃娃哟。

那个看陆轻寒最不顺眼的佣人,心疼地看着地上的碎片心疼地说。

要是贝西回来知道自己最喜欢的娃娃碎成了渣渣,会不会哭,想到那个场景,厉慕琛就一阵头疼,也不知道那丫头像谁一哭起来没完没了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完了。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滚出去。

你说什么?

滚出去,我这两天都不想看见你。厉慕琛棱角分明的脸黑沉沉的,跟关公一样,要是陆轻寒不是个女人他早就一脚踹上去了。

我不要

不想我对陆氏出手就滚出去。

你又拿陆氏来威胁她。

还不快滚。

我走,你不要对陆氏出手,不然

不然什么!

好吧她是那厉慕琛没有一点办法。

她就这样被厉慕琛给扔出来,没有带身份证,不能出去住酒店,想了想还是却医院看小宝吧,她已经很久没有去了。

陆轻寒的到来给小宝带来了很多的换了,特别是今天陆轻寒还可以跟他一起睡,这让小宝更加的兴奋。

妈咪,你今天真的不走了。

嗯,不走了,跟小宝一起睡。

看着孩子那双黝黑晶亮的眼睛陆轻寒勇气一阵心酸,什么时候他的小宝才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蹦乱跳。

抱着儿子香香软软的身子,陆轻寒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轻寒就接到了来自好友李可的电话,说是查到了拥有熊猫血的人,那个人陆轻寒也认识,就是昨天晚上把他赶出来的厉慕琛。

她现在是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事终于可以救小宝了,害怕的是要是厉慕琛知道她还有个孩子的事情要是打压陆氏可怎么办呀。

但是看了看小宝天真无邪的脸蛋,陆轻寒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为了小宝她都要试一试。

等小宝行了,陆轻寒跟他一起吃了早饭,在小宝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回到庄园。

她来的刚刚好厉慕琛还没有走,刚好要出门。

你又回来干什么,我不是说不想看见你了吗?一看见陆轻寒,厉慕琛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嫌弃和厌恶。

回来继续修建庄园里面的花花草草呀,哎呀,你赶紧去工作吧,我马上就要开工了。

已经打算好跟陆轻寒打嘴仗的厉慕琛,完全没想到陆轻寒会是这么个态度。

直接越过厉慕琛,陆轻寒开始去拿工具开始了今天的工作,比如说帮花花草草修修剪剪,浇浇水,施施肥什么的,一点怨言都没有的样子,

眼看上班就要迟到,时间观念很强的厉慕琛也没有去管陆轻寒在耍什么花样,晚上回来再把她赶出去也行。

见厉慕琛没有把自己给赶出去,陆轻寒松了一口气,可算是又回来了,回到这里她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近厉慕琛,也有更多的机会说服厉慕琛给小宝捐献骨髓。

晚上以内老太太的助理陆轻寒终究还是没有被厉慕琛给赶出去。

这这段时间厉慕琛发现陆轻寒很诡异,开始变着花样地讨好他,开始自觉地去厨房做饭,花样那叫一个多。

他喝茶杯子里面的水刚喝完,立马就有人倒,他的衣服才换下来马上陆轻寒立马就拿出去洗。

这样的转边要说是没有原因的,厉慕琛是不信的。

难道是陆眠找她来当说客的?

厉慕琛忽然想起这段时间厉氏门下的一个子公司跟陆氏是有合作的,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陆轻寒才正要讨好他的。

厉慕琛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既然陆轻寒喜欢做,那就随她吧,她不说自己也就当不知道。

厉慕琛这样想也就是这样做的。

闭口不谈陆氏合作的事情。

陆轻寒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片好心被当成了给陆氏拉资源的行为。

过了没几天陆眠就过来找陆轻寒了,这一次恰好就是让陆轻寒帮陆氏当说客,所附厉慕琛跟陆氏合作的,

上一次厉慕琛对陆轻寒的宠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他要跟厉氏合作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陆轻寒。

我为什么要帮你?

以前是为了母亲的遗物,她不得不听陆眠跟宋菲的摆布,但是现在她有了厉氏的庇护她就不相信,陆眠还敢那样做。

你要是不帮我把这一次的项目拿下来,信不信我就把你五年前跟男人乱搞,还怀孕生了孩子的事情告诉厉慕琛,我就不相信他知道了这些事情还会喜欢你。

要是在以前陆轻寒是一点也不在乎厉慕琛会知道这些事情的,毕竟厉慕琛也有一个女儿。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厉慕琛是可以就小宝的人,本来厉慕琛对她的意见就很大了。

要是现在再被他知道自己以前跟陌生男子一夜风流还有了孩子的事情,那样厉慕琛只会对她越发的讨厌。

不能得罪厉慕琛,至少现在还不可以。

为了让陆眠保守秘密陆轻寒答应了他的要求。

《傲娇爹地是妻奴》第八章死缠烂打

答应了陆眠这个条件,陆轻寒一个头两个大。

抛开她跟厉慕琛本来的关系不说,就现在为了小宝她也不能再得罪厉慕琛了。

怎么办呀。陆轻寒吧自己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面,焦躁地翻滚。

陆轻寒你可以的,你可以的!

扣扣。

你怎么来了?说曹操曹操到。

安静。厉慕琛应该是在健身,穿的一件背心,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水几丝头发被汗水浸湿,柔顺的贴在他的额头上。

看不出来厉慕琛还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陆轻寒觉得如果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面没有对她表现出深深的嫌弃的话,他的气质可能会更上一层楼。

偏偏现在她寄人篱下,还有事相求,即使被嫌弃了她还要笑着问好。

嗨,晚上好。

砰!门在陆轻寒面前被关上,差一点撞到她的鼻子。

厉慕琛你有病呀?

咳咳。外面厉慕琛听见了这一声并不小声的咒骂,握拳咳嗽了两声。

啊,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呀。陆轻寒尴尬的笑笑,离开了那扇豆腐渣工程,没有什么隔音效果的门。

回到房间里面,确定厉慕琛什么也听不见了,陆轻寒拍拍胸口,安安分分准备睡觉,希望明天早上醒过来厉慕琛就能忘了今天的事情。

早上好。厉慕琛一大早开门陆轻寒就迎上去了,赶着问好。

今天的陆轻寒有点热情得过头了,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好事的样子。

看厉慕琛皱眉,陆轻寒的心咯噔一下,这是一早上起床心情就不好,那她一回儿该怎么开口。

让开。好冷。

你等等我。陆轻寒并肩走在厉慕琛的身边:你今天心情怎么样?

呵呵。厉慕琛没说话,但是一个表情就回答了一切。

没关系没关系。

吃饭吃饭。

陆轻寒先于厉慕琛一步走进餐厅为厉慕琛拉开椅子,厉慕琛坐下开始吃饭,她也不吃饭,就瞪着一双杏眼,嘴角带笑地看着他。

饶是厉慕琛觉得自己心理素质过硬也抵不住陆轻寒这样的死神微笑。

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轻寒呼出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厉慕琛你终于问出这句话了。

实不相瞒,我有一件要事相求。陆轻寒故意卖卖关子。

谁知道厉慕琛开口就把她接下来要表达的意思说出来了。

关于陆氏的那个项目?

啊厉总真是太聪明了。凳子拉起来靠近厉慕琛:你觉得怎么样?

并不怎么样?厉慕琛喝了一口咖啡,拿起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报纸翻看起来。

这件事就没有一点商量?

没有。

一点余地也没有?

没有。这样的拒绝并没有让陆轻寒就这样死心,死鱼眼注视着厉慕琛,看得厉慕琛浑身不自在。

你要是很闲的话,今天后院的游泳池该换水了。厉慕琛终于是忍无可忍,抬头不咸不淡地说。

闻言,陆轻寒哪里还有勇气继续在这里对厉慕琛实施死缠烂打术。

我突然想起后院的话该施肥了,先走了。

看着那道落荒而逃的背影,厉慕琛嗤笑一声,拿起报纸翻到经济板块。

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做?

我知道了,会尽快的。马上就要竞标了,这让陆眠怎么能不着急。

尽快,你最好是马上。

知道了。陆轻寒不耐烦的挂断电话。

叫厉慕琛帮忙哪里是那么容易的,明明就比登天还难。

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对厉慕琛很好但是厉慕琛对他的态度越是越来越不好,晚上下班的时间都变得越来越晚。

这样是不行的。

喂,就是你过来给本少爷拿一下东西。

一个看起来跟厉慕琛有五分相似的男人站在路边朝她挥手。

这就是厉慕琛的弟弟厉森莫,外面关于厉森莫的传言还是很多的,他跟厉慕琛的关系很好,却很怕厉慕琛这个哥哥,比起厉慕琛的睿智高冷,这个厉森莫倒是显得更加的刚光有活力。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呀?

我聋了。这两兄弟是怎么回事,一个二个的都想奴役她。

你这是什么态度。

就这态度。这嚣张跋扈的样是跟谁学的。

你里面是皱眉这女佣不会是想跟自己玩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游戏吧?

现在很多人勾搭不上厉慕琛就开始打他的主意,他虽然没有他哥聪明,但也不是傻子,看这个女佣长得还可以,就是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陆轻寒摇摇头,其实只要认识厉慕琛的人一看见厉森莫都会认为这两人是两兄弟。

你是新来的吧?居然不知道他是谁,厉森莫气得嘴都歪了。

是呀。

你学惯了那些贵族礼节的孩子,终究还是说不出那些市井小民烂熟于心的粗俗语句。

一会儿我就让我SZ把你赶出去。

虽然没见过陆轻寒但是停了母亲的描述他还是对这个新SZ充满了好感,最重要的还是小外甥女喜欢。

SZ?

看来这个厉森莫是友军呀。

等等,你这东西是送给你SZ的?

你管得着吗?糟了看来这友军的支援还没有到就被她给气走了。

不行他一定要抓紧厉森莫这根稻草,他是厉慕琛的亲弟弟,万一他的血跟厉慕琛一样是熊猫血呢?

想通了这件事情,陆轻寒更加确定了要跟自己的这个小叔子搞好关系这件事情。

我SZ呢?

夫人在院子里。这些个盛气凌人的佣人在面对厉森莫的时候倒是变得毕恭毕敬的了。

在院子里面干什么?

修剪花草。佣人如实回答。

哦。看来老妈说的新SZ是个勤快的人是真的。

原来是小叔子来了。

你厉森莫看着陆轻寒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没错我就是陆轻寒,呵呵。

厉森莫看着陆轻寒绷着的温柔笑容,觉得有的是偶也不能全听妈妈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