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主角(御言琛许清芷)小说在线阅读

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主角(御言琛许清芷)小说在线阅读,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御言琛许清芷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是由作者猫滚滚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御言琛许清芷)猫滚滚小说大结局揭秘。整个京城都知道,惊才绝艳的许家大小姐许清芷杀了人,被自己的丈夫亲手送进了监狱。几年前,她在监狱门口撕心裂肺地喊:“御言琛,我恨你!”几年后,她一边牵着天才儿子,一边看着复婚协议书:“御言琛,如果孩子不是你的,我们是不是可以不复婚了?”...
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主角(御言琛许清芷)小说在线阅读

《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第一卷:第6章这就是你的价值

许清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

她像是破碎的娃娃般被扔出包厢,浑身上下都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五年前,那个男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五年后,依旧如此。

许清芷莫名轻笑一声,她正准备爬起,就在这时,一声骄纵的女声从头顶传来:

哟,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冷玫瑰吗?

说话的是个浓妆淡抹、烫着大波浪的性感女人,紧身衣将胸前的二两肉紧紧勒住,看上去格外热辣。

只见这个叫做丽萨的女人红唇勾起,满是幸灾乐祸:不是都说我们冷玫瑰最讨客人喜欢了吗?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被赶出来了?

见许清芷不啃声,她顿时更加狂妄了。

看来是被我说中了?要是让别人看到,夜总会大名鼎鼎的冷玫瑰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也不知道你怎么和以前一样嚣张。

啧啧,真不知道主管看上你哪点了

你说够了?

许清芷倏然出声,冰冷的语调让女人的话语戛然而止。

她缓缓从地上爬起,之前脱了衣服,身上只有一件简单的外套,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衣料下惹人艳羡的曲线。

她细长的眼眸眯起,明明衣不蔽体,落魄至极,可偏偏,那高冷倨傲的模样不由让人为之一颤。

那倨傲的姿态,宛若出身豪门的贵族千金。

有这个时间在这里碎嘴,不如赶紧工作。许清芷淡淡道,如果我没记错,你这两个月掉了不少绩点,已经惹主管不满了。

你!

丽萨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错愕飞快散去,独留下一片怨恨。

她刚才,竟然被这个女人吓住了!

什么豪门?什么千金?自己怎么会有这种错觉?

不就是一个夜总会的女人吗?和自己半斤八两的货色,惺惺作态假清高,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有什么资格对自己指手画脚!

然而许清芷并不理会她的心思,自顾自地转过身,去更衣室换了身新衣服。

丽萨是这家夜总会的老员工,因为自己的人气太高,所以对自己很是嫉妒眼红,三天两头都要针对一番。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倒是自己被客人赶出来了这件事更加令她头疼。也不知道会不会惹主管不满,今晚的工资还能不能结算

就在许清芷思绪杂乱之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点开屏幕,竟然是夏医生。

要知道,夏医生是许小晨的主治医生,现在突然打给自己,难不成是许小晨出事了?

想到这里,许清芷顿时一慌,连忙接通了电话:喂?

果不其然,夏明宣温润而又急促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清芷,你现在在哪里?

小晨病情发作了!你赶紧来医院一趟!

什么?

许清芷的心脏似乎在一刹那停止跳动:怎么可能?!

现在已经送到急救室了,需要立刻进行急救手术。夏明宣说道,还有,医院发下通牒,让你立刻交钱

我、我知道了。她的指尖发冷,夏医生,请你立即帮小晨做手术,钱我会尽快送来!

电话终于挂断,许清芷的双腿一软,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软软地跌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

明明她离开前,小晨的状态还很好

许清芷咬紧牙关,她伸手扶着墙,才得以将身子站直。

现在,最重要的是去医院,给孩子交手术费!

可偏偏,现在的她,别说手术费了,恐怕连平时的医药费都难以拿出!

除非

忽然,一道灵光在许清芷的脑海里闪过,她顾不得其他,仓促地冲出了更衣间,不顾众人的阻拦,跑向了一个熟悉的包厢!

砰!

包厢的门被狠狠撞开,房间内,原本热闹的人们一同停下了动作,齐齐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女人。

当看看清女人的面容后,静默的人们止不住议论纷纷起来。

这个女人怎么回来了?御先生不是才将她赶出去吗?

不会是想傍大款想疯了吧?

长的是挺好看的,可惜眼光太差,偏偏看上了御言琛!

要知道,御言琛是谁?

整个京城无人不知的狠角色,谁都知道,御言琛深爱着一个女人,而几年前,为了那个女人,他甚至亲手将自己的妻子送入监狱中!

果不其然,看到许清芷,御言琛的眉头狠狠皱起,男人俊美的脸上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厌恶:谁让你滚回来的?

那宛若看待杀父仇人的目光,让许清芷的心脏一紧!

这个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

五年前,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看她的!

我来要钱。许清芷抿了抿唇,故作淡然道,御先生,之前您说了,只要我按照你说的做,我就能得到十万。

想必,以御先生的身份,也做不出言而不信的事情吧?

只要拿到那十万,晨晨的手术费就有着落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

男人的话语让许清芷摇了摇头:御先生请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要得到我应得的东西而已。

应得的?御言琛的话语骤然一冷,他的眼底似乎跳跃着怒火,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一个出卖肉体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向我要东西?

许清芷一愣:你什么意思?

许清芷,这么多年过去,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御言琛冷笑一声。

曾经,这个女人为了地位,害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现在,为了区区十万块钱,竟然能做出这么下贱的事情!

许清芷,你想要钱,是吗?

御言琛倏然站了起来,他迈开长腿,走到了女人的面前。

两人有明显的身高差,许清芷必须仰着头,才得以与他对视。

可惜,是谁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你能价值十万元。

众目睽睽之下,男声响起,一张百元大钞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脸上,接着飘落在了地上。

御言琛的皮鞋傲慢地踩上了那张一百元,这个男人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居高临下的样子,口中的话音如刀子一般锋利。

在我的眼里,这就是你的价值。

《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第一卷:第7章你的孩子要死了

三秒前,红色的钞票狠狠地打在了许清芷的脸上。

伴随而来的,还有男人轻蔑而又讽刺的声音。

深沉的字眼在宽阔寂静的包厢内残忍落下,一时间,四处无声。

许清芷紧缩的瞳孔开始颤栗,她低下头,那刺眼的鲜红色狠狠刺激着她的视野。

御言琛,你什么意思?!这一刻,她再也按捺不住,低吼出声,你既然答应了我,就该把钱给我!

许清芷,你真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御言琛冷笑一声,他似是没看到女人惨白如纸的面色,大手一挥,把这个女人拖出去,脏了人的眼。

御言琛!

许清芷低喊出声。

他怎么能这么做!怎么能?!

他知不知道,这十万块,究竟代表着什么?!

像御言琛这种地位的人,出门在外自然带着保镖。御言琛一声令下,一旁等候多时的几个黑衣人从黑暗中站了了出来,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女人的双臂,将她向外拽去!

放开我!许清芷奋力地挥舞双臂,将人猛地甩开。因为太过用力,她的脚下不稳,踉踉跄跄地险些跪在地上。

保镖想抓她,却不料女人飞快地捡起了地上的啤酒瓶,啪的一声敲得粉碎,接着将破碎的瓶口狠狠地指向了他们:都别动!

保镖们顿时不敢动了。

怎么?换手段了,想拿命威胁我?御言琛危险地眯起眼睛,可惜,你的命在我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御言琛,算我求你一次!女人的声音已经沙哑,刮花的嗓音中似乎带着歇斯底里的味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我需要那十万块钱!你可以恨我,但是我求你,就这么一次

五年前,因为父亲,她对他恨之入骨。

五年后,为了孩子,她苦苦地恳求着这个高贵冷漠的男人。

许清芷只觉得心尖都在发颤,她的指尖发凉,甚至察觉不到任何温度。

曾经所有的骄傲,都仿佛在这一刻,支离破碎。

求我?许清芷,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求我?御言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嗤笑一声,真没想到,曾经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如今会为了十万块钱低声下气求人。可惜,如果不是许家的人早已死绝,说不定你还能用亲人绝症的借口。

原本以为许清芷会反驳,然而她的肩头一颤,却出乎意料地没有说什么。

女人沉默死寂的模样让御言琛眼底的厌恶更为浓郁。

果然被自己猜对了吗?无论过去多少年,这个女人依旧下作得让人嫌恶。

想到这,他不耐烦地开口:拖出去!

男人再次发令,就算许清芷有酒瓶做武器,面对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还是难以招架,因此没几下就被制住了。

放开我!快放开我!

酒瓶轱辘轱辘地滚在了地上,许清芷惊慌失措地挣扎着。然而无法反抗的巨大力道,只能让她眼睁睁地看着房门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就在她快要被拽出屋子时,就在御言琛不以为意地转过身时,一记绝望的女声在背后响起:

御言琛,你的孩子要死了!

《亿万萌宝之豪门夫人又跑了》第一卷:第8章许清芷,你不配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刚才的一幕幕依旧呈现在眼前,他们不是没有听到御言琛喊那个女人的名字许清芷如果没有记错,当初被御言琛亲手送入监狱的妻子,也姓许?

而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说,御言琛的孩子要死了?!

见男人的背影未动,许清芷狠狠地咬了咬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御言琛,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当初进监狱前,我就怀了你的孩子。

如果可以,她希望这辈子御言琛都不会知道许小晨的存在。

但是,为了孩子的心脏病,为了他的生命

许清芷狠了狠心。

现在你的孩子在医院里,需要做手术,如果再晚一点,他就要死了御言琛,就算你恨我,但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

女人的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一个高脚杯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许清芷的话语戛然而止,她瞪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男人转过了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饱含愤怒和鄙夷的黑眸。

许清芷,你已经愚蠢到这个地步了吗?御言琛走上前,狠狠掐住了她的下颚,孩子?我告诉你,所有女人都有可能怀上我的孩子,唯独你没有。

因为,你、不、配。

咬重的尾音在许清芷的耳边一字一顿地敲落,这一刻,她眼里的挣扎终于消失,独留下一片死一般的灰色。

她任由保镖将自己拖出了包厢,然后随意地扔在了角落。

包厢的门被无情摔上,像是隔绝了一个世界。

一天一夜过去。

市中医院内。

病房里,夏明宣摘下了口罩,长舒了一口气:手术很顺利,孩子已经在休息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就会醒。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床边的女人。

因为守了一晚上,原本精致美丽的脸庞也变得极为憔悴,眼底的黑眼圈浓郁可见。

这样子的许清芷,就像是易碎的玻璃娃娃。

许清芷看着病床上睡颜安详的孩子,半晌,她抿了抿干涩的唇,嘴角艰难地勾起了一抹弧度:谢谢你,夏医生

你和我道谢什么,这是我们医生的职责。夏明宣温和地笑了笑,接着道,你守了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医院有护士看着,我也会帮忙的,你也不想等晨晨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然后为你担心吧?

不。许清芷摇了摇头,夏医生,真的谢谢你。

昨天晚上,她没有带来钱,是夏明宣一再坚持,才让许小晨的手术得以顺利进行。

如果没有夏明宣,她无法想象,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就此离开自己?

而险些制造出这些悲剧,都是因为那个残忍无情的男人!

夏医生,你放心,我会按照昨晚说好的,在一个星期内交上十万块钱。

而这也是,医院给她的最后期限。

在夏明宣一再坚持下,确定许小晨无碍后,许清芷终于离开了医院。

此时夜幕已深,泊油路上并未有多少来往车辆。她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绪杂乱。

虽然和医院定下协议,但是说实话,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在一个星期内凑齐十万块钱。

可是,为了孩子,她根本没有退步的余地。

前所未有的迷茫和无措涌上了许清芷的心头,她太累了,以至于走了半天才到住的地方。

因为许小晨住医院,所以需要住处的也就只有她一人。为了节省房租,在来到夜总会工作后,她和丽萨住在主管介绍的一个老房子里。

两室一厅,虽然地方偏僻,房子又老又破,但好歹房租便宜,一个月只要几百块钱。

许清芷拿出钥匙开门,却忽然发现,自己的钥匙竟然打不开门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