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竹裴炎陵小说-唯有深情负流年在线看

夏竹裴炎陵小说-唯有深情负流年在线看,三水小说唯有深情负流年主角是裴炎陵夏竹,由作者三水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唯有深情负流年裴炎陵夏竹在线阅读完本,小说精彩节选:我很恨他,恨他破坏了我的生活,破坏了我本来看上去美满的幸福,仔细一想又觉得我根本没资格恨他,如果不是他我看不到王磊的本质,如果不是他那天及时赶到带我离开,或许我会被打的很惨。...
夏竹裴炎陵小说-唯有深情负流年在线看

唯有深情负流年 第11章

我想到那天他把我赶下车我可是走了很久才找到了公交站牌,心里就一肚子气。

"他来这里和我有什么关系?"

蓉姐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他裴公子放话,你觉得有人敢买你的酒吗?而且你一晚的提成就在两三万?"

我选择沉默,是啊,一晚两三万可是我三年来都不敢想的数目。

"他在豪华包贵房,快去吧,不然要被哪些小妖精吃的连皮都不剩。"

主角裴炎陵夏竹章节在线阅读

仰望着房门,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如果进去该用什么表情来说话,说话该说什么话。

纠结的很。

我很恨他,恨他破坏了我的生活,破坏了我本来看上去美满的幸福,仔细一想又觉得我根本没资格恨他,如果不是他我看不到王磊的本质,如果不是他那天及时赶到带我离开,或许我会被打的很惨。

最终我选择推开了门,里面乌烟瘴气。

裴炎陵光着膀子,标准的八块腹肌暴露在空中,一脚踩着沙发,嘴里叼着烟,烟雾弥漫着喝一个女生在玩行酒令,看上去那个女孩子输了,她喝了满满一高脚杯的红酒,然后就开始拖衣服,一件上衣被她丢到我的脚得跟前。

然后又开始玩。

我看了过去,歪歪扭扭有四五个姑娘,身上除了比基尼没有别的。

有衣服的只有现在和裴炎陵玩的姑娘。

他们玩得这么开心,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们的兴致,把酒放下准备离开手腕被拉住了,裴炎陵含糊不清的说,"来都来了玩会呗,你接她。"

"裴公子,我只是卖酒的,你没资格让我陪你玩无聊的游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很生气很生气,或许是因为他来这里却没有买我的酒吧。

裴炎陵茫然无措的转过头,看到是我,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我下意识扯谎,"送酒的姐姐去卫生间了,我帮忙来送。"

他冷笑,嫌弃的丢开我的手,继续和那个女的说:"来咱们玩咱们的。"

然后他们开始玩着。

其余的小姐姐见我没离开,便上前拉着那个和裴炎陵正玩得嗨的女人,"好了好了,涵涵,走了走了,别玩了,去找别人。"

他们都也知道这段时间我和裴炎陵发生的事情也很识趣。

只有涵涵不屑的瞧了我一眼,抽出被拉的手醉意淘淘的说:"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人家裴公子是来消费的,咱们就应该陪着,再说了人家夏夏可是卖酒的,不是陪酒的,对吧夏夏。"

"是。"

"所以啊,你们想走就走,我呢在陪裴公子玩会。"

那些姐姐不愿意留下来等人赶,干脆也不去管涵涵姐,和我笑了笑都走了,我也没必要留着了,手刚放在门把手上,整个人就被翻转。

酒味和烟味扑面而来。

"你起开!"

"这我是该得的,为什么要起开?"

裴炎陵是真的醉了,不然为什么我竟从他的口气中感觉出一直撒娇的味道?

他在我失神片刻时就要亲吻我,我快速撇头不悦开口,"裴公子我不是陪酒的。"

"你爸手术我可是找的有名的专家,高利贷的钱,还有你工作,还有那个渣男,那个渣女不打扰你,都是我做的,你是不是该报答我?"

我就应该想到这些都是他做的,昨天医生把我叫去介绍了一个专家,还说一定会让我父亲康复。

一件件的确他有提要求的资本。

唯有深情负流年 第十二章: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想得美。"我心里不舒服,挣扎着,"裴公子,你喝醉了,去休息吧。"

"不!"裴炎陵说着就凑上前要吻我,"我要亲你。"

"裴公子~说好的咱们玩呢?!"

我看到已经贴在裴炎陵身上的涵涵姐用眼神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类似于警告我。

"有多远滚多远!"裴炎陵一个反手将涵涵姐甩开,应该是用了力气,听到哐当一声,伴随着就被子碎了的声音。

他知道我身体的敏感地在耳垂,他一次又一次到底轻微的挑逗着耳垂,令我全身都是酥麻。

我桑了一下脖子妥协的说,"别再这里。"

他兴奋的就好像一个孩子,抱着我朝外面走去。

我们都是成年人,尤其当我这道我这段时间顺风顺水是这个男人在暗地里帮助我时,我的确应该报答,我不知道除了我整个人,还有什么可以给他,应该说,除了我这个人他没有什么可要的。

就当让狗咬了一口吧。

绝色的楼上就是套房,裴炎陵将我丢在席梦思大床上,压着我,认真的端详着我整张脸,迷恋的说:"我好像真的……"

一个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在这种醉意朦胧的情况下,说这样半句话总是那么的勾引心魄,我想知道接下里的话,却又不想知道,主动送上唇覆盖住他接下里的话。

他兴奋无比。

那晚我醉在他的温柔乡里,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侵占着我。

作者三水在线全文阅读

一夜销魂。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端详着给我生活带来这么大逆转的男人,他真的很好看,剑眉星目,就算睡在这里都有一种让人害怕的感觉,他就好像一个迷,我却对他一概不知。

"昨晚是报答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谢谢你,再见。"

我将这句话写在了纸上,穿好衣服,房门阻隔了我和他。

我爸的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一个星期什么都办好了,裴炎陵没在出现过,包括绝色KTV也没有人提起他,他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

王磊和那个女人没找过我,让我也很轻松。

把我爸送回去,我下定决心离开那个城市。

"你真的决定好了?"

蓉姐吐出烟圈,风刚好将烟雾吹到我的面前,我不由的咳嗽了几下,"决定好了。"

"高利贷的人让你走?"

"我和他们要了账号,每个月给他们打钱,而且他们应该知道我老家在哪里,我怎么可能敢消失?"

"既然你已经想好了,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你要知道别处可不像这里有我,我的钱你别着急还,手头空下来再说。"

"我知道。"

蓉姐的确给我很大的帮助,我很感激他。

我以为,我的生活可以就此摆脱过去,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那是第二年的开春,万物复苏,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回归到了远点,我的生活还是在KTV里,却是一个叫"钥夜"的KTV,这次我来到了繁华靠近海的地方,这里高楼大厦,几乎所有人都是为钱而忙碌着。

我的生活和在绝色一样,几乎没日没夜的工作,而高利贷却还是快速的滚动着,好像再告诉我,这一辈子,我还不完一样。

"哇,夏夏,你这个月工资这么多?都快两万了。"

唯有深情负流年 第十三章:酒撒了

小慧,全名孙慧,是我在新工作的地方认识的女孩,和我不一样的是,她要陪酒。

我无奈的关掉手机,叹了口气,"只不过是在我的口袋里走一圈,明天就会变成大鸭蛋。"

小慧本来就小巧的脸皱成一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看,"你好可怜,不像我,挣的钱全都在自己的口袋。"

是啊,她多好,家里老小,有哥哥有姐姐,不用为任何事情担心,自己逍遥快活就好。

"小慧!牡丹贵宾房叫陪酒的。"

"来了!"小慧扯开嗓子吼着,转头和我说:"牡丹房来的可都是有钱人,快,拿着你的酒,去宰他们一顿。"

在小慧的催促下,我端着酒来到了牡丹贵宾房。

包房里的规矩都是,送酒的只送酒。

我把酒放下说:"开吗?"

"开!"

我们懂什么房间要什么酒,他们也懂我们送来的酒的价钱是多少,只要说开了,结账时不管你喝完没喝完,这都是你的。

我打开酒,一个转身,房门也被打开,陡然睁大眼睛看着那张已经消失在我生活里一年的脸。

进来的是裴炎陵和另一个人。

我快速低下头,尽量不让他看到是我,让开路让他们进去。

提醒吊胆的我走到门口正准备关上门的时候听到裴炎陵不悦的喊,"站住!"

"是。"

"你这是拿来的什么酒?!去换!低于三十万的别拿进来。"

"好。"

有钱人就是这样肆意妄为的挥霍,他们这样挥霍的越多,我挣的钱就越高,何乐而不为。

哪了一瓶五十万的酒端了进屋,他们已经玩了起来,房间里烟雾缭绕,看上去就好像是仙境,可惜他们却是糜烂的凡人。

坚决不能让裴炎陵看到是我,所以死命的低着头。

老天好像完全听不到我的祈祷,偏偏在我倒酒的时候手腕被大手抓住。

一个不小心将酒撒了一点出来。

"酒撒了。"裴炎陵的声音漫不经心。

"对,对不起。"慌张让我说话都有些结巴。

"你撒这点可就有几百块钱,你觉得一句对不起有用吗?"

"那要怎么样?"

"当然是赔钱。"

几百块钱我还可以拿的出来,我没有抽出那个被牢牢抓着的手腕,只好用另一只手去掏口袋。

今天出门我拿了五百,没花,放在桌子上,裴炎陵冷笑,"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还是以为我让你陪的是撒在桌子上的酒?"

"不是嘛?"我差异的问。

"我要你赔的是一整瓶酒。"

一整瓶?

我缓慢抬起头,睁大眼睛惊愕的看着裴炎陵,他没变,还是我讨厌样子,笑容肆意,挑衅,得意,就是没有错愕。

他的表情告诉我,他知道抓的是谁,是铁了心和我过不去。

我决定破罐破摔的说:"如果我还不起呢?"

"那就肉偿。"

我的脑袋里瞬间翻涌着一年前的事情,恶心之意泛滥。

"裴公子,她只是一个送酒的,肉偿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

唯有深情负流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小慧说着准备上前,她谄媚的笑着。

脆生生的巴掌声音在安静的包房里显得那么突兀,狠狠的摔在了小慧的脸上。

一个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表情却恶心无比,她此时站在我们的面前,面目狰狞的开口,"不就是个公交车,还在这里装纯洁,给特么谁看?"

这是再说我。

《唯有深情负流年》小说全部免费阅读,主要人物是裴炎陵夏竹,想要看唯有深情负流年小说章节目录的请关注本站哦,会实时更新精彩好看的小说。